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羅欲的弟弟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羅欲的弟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帝位之爭,無比殘酷。

七年前,先皇崩殂的時候,朝廷之中風雨飄搖,甚至連江家一開始都不是站在羅欲這一邊的。

而那時候,肯幫助羅欲的並不多,其中,就包括了這位和自己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弟弟。

當時,扶持他的力量也不小,但是他放棄了帝位的同時,也讓這些人去幫羅欲了,其中,就包括了甘家。

羅欲登基之後,開始大肆殺戮,幾乎殺光了所有兄弟,而這位安貧樂道,躲在深山中只知修鍊的弟弟,卻被他封為了王。

然而,羅非把這個僅有的王,給辭了,說是影響自己修行。

羅欲知道原因,而原因也極為簡單。

羅非想要一個人,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就是甘凌。

不過,甘凌比羅非大了三歲。

羅欲也喜歡甘凌,但是因為羅非的存在,所以他放棄了,更何況,羅非並非親弟弟,和甘凌是真正沒有血緣關係的,而他和甘凌則是舅表親,為這個世界的倫理所不容。

當然,他是皇帝,他可以改變著一切,但他不能這樣做。

當初沒有弟弟羅非,也就沒有他的今天,所以,今天甘凌就算有一千個一萬個不樂意,他還是責令她必須去接自己的弟弟下山。

……

兩個人坐在了一起的時候,羅非就霸道的握緊了甘凌的手,根本沒有鬆開的意思,而此時,甘凌是不是偷瞄羅非一眼。

羅非很帥,也長大了,又高又壯,但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桀驁難馴的野性,甘凌不是很喜歡。

一路上,甘凌沒有和羅非說一句話。

……

車子一直開到了市區,來到了羅家的皇宮,摩天樓下。

一起乘坐電梯的時候,甘凌說道:「今天四大家族開會,一起討論對付羅非的事情,呃,你別介意,是天狼羅非。」

「哦,我知道,聽說了。」羅非道,「欲境被他封鎖了,對吧?」

「嗯,他也在欲境,一旦發現他,必殺之。」甘凌冷冷道。

「哦,我不是很關心這種事。」羅非道,「甘凌,如果你還有良心,你應該知道我當年是為了誰才隱居深山的。」

此時,甘凌嘆了口氣:「那年你還小,現在你也不大。」

「你又沒試過!」羅非冷冷道。

甘凌氣呼呼道;「不準開車!你這孩子,幾年不見怎麼變得這麼無恥了?」

羅非輕哼道:「一直這樣,從未改變,我羅非一生之中未必只有一個女人,但我一定要得到你,你就是我的,就連我哥也不能跟我搶!」

「你閉嘴,你這樣說是謀逆!」

「哼,當著我哥的面我都敢這麼說,反正我不要他的江山,還不能覬覦他的表妹嗎?」羅非冷哼道。

「……」

甘凌鬱悶的嘆了口氣後,便說道:「你別拿這件事煩你哥哥了,你哥哥最近挺不容易的,羅非入侵,封鎖了欲境,欲境里的人出不去了。」

「外面的人,也進不來啊。」羅非冰冷一笑道。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這些年靠什麼過活?如果沒有九界足夠的**,我們的實力會衰減的。」

羅非聳聳肩,道:「辦法又不是沒有……大不了,內耗唄,欲境的尋常百姓的慾念,可以先拿去一些,到時候打破了結界,再加倍返還就是了。」

「你!幼稚啊!怎麼可以這樣做?」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他們的身旁突然間傳來了一個聲音:「是個好辦法。」

就在此時,兩個人已經來到了107層會議室。

會議室的大門一開,羅非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羅非的目光筆直的落在了羅欲的身上。

仇人相見,但羅非沒有眼紅,理由很簡單,所有的憤怒和報復,已經從現在開始了,魔界百萬同胞不能這麼白死。

羅**著羅非,眼神中充滿了寵溺。

羅欲一輩子心冷,對誰都可以做到冷酷無情,對曾經的羅非,也能做到。

但羅非堅持不要帝位,都要幫他,並隱居深山的時候,他動搖了。

他坐上了皇帝的位置之後,弟弟拒絕了王位,他徹底改變了,從此,只寵愛弟弟一個,甚至連自己的老婆都不如弟弟,甚至,他允許弟弟胡鬧。

然而,弟弟從不胡鬧,只是默默的待在深山裡修鍊。

如今,修為暴漲的他,仍舊玩世不恭,但是,對他沒有威脅。

「說吧,說說你的想法。」羅欲道。

羅非一看,會議室內坐滿了人,都是四大家族的成員,還有一些人是羅欲的辦公人員。

羅欲,是個最高科技的皇帝,他不喜歡稱自己為皇帝,更是讓眾人稱呼他為董事長,不過,大多數人做不到,總是忘記。

羅非倒是記得很清楚,他微微一笑後,便說道:「董事長,我這人有一說一,如果我的想法被採納了,你能不能把甘凌給我?」

甘凌的老爸甘成笑道:「怎麼還惦記我閨女?」

「老頭,不行嗎?是我配不上你閨女,還是怎樣?還有你們,看什麼看,找滅是吧?」羅非冷冷道。

「好了小子,別胡鬧了,說吧,如果你的建議靠譜,我可以勸說甘叔把甘凌給你。」羅欲笑道。

此時,羅非看到有幾雙眼睛在盯著她看,其中一人,有些眼熟。

其實以前沒見過,但是有一種如遇故人的感覺。

這是個漂亮女人,看外表,年紀在二十六七歲左右,十分成熟,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很知性,長得很漂亮,很溫柔。

這女人,是羅欲的左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