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七把劍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七把劍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欲自信滿滿,而周南同樣自信滿滿,作為欲境帝王最信賴的心腹,她已經明白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但就在此時,她根本不知道,一場戰鬥正在羅非的房間里發生。

此時,甘凌已經飛出去了七八米開外,如果不是因為羅非的房間大的驚人,估計她已經被拍在了地板上。

此時此刻,羅非低下頭,目光睥睨的望著她,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就這點實力,還不願意跟我,憑什麼?」

甘凌已經感覺自己的雙手在發抖了,就在此前的幾分鐘,她和羅非的戰鬥完全落於下風,羅非的攻擊方式非常欲境,完全吃透了她。

此時,甘凌站起身,正要繼續和羅非作戰,但就在此時,她卻發現自己已經被羅非捆綁住了。

羅非望著甘凌,微微一笑道:「服不服?」

甘凌拚命掙扎,可是不論怎樣都無法掙脫。

這時,羅非走過去,單手按住了甘凌的腦門,很快就吸收到了甘凌此時此刻的好戰欲。

甘凌的雙眼一時間迷離了,甚至緊張的在哆嗦了,她甚至已經聯想到,對方要用什麼方式對付她了。

然而,羅非淡淡一笑,旋即躺回了床上。

此時,甘凌身上的繩索已經解除了,整個人恢復了自由。

她不解的望著羅非,不由問道:「為什麼放了我?」

「強擰的瓜不甜,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我,就走吧。」

女人是很奇怪的生物,欲境的女人,更是奇怪,她們一直都是貫穿著尊崇強者的習性。甘凌雖然有所不同,但此時也有些手足無措。

羅非非常強大,而她本身又好武如命,所以自然把羅非視為了一個想要超越的目標,但是此時此刻她感覺到,羅非難以超越。

而且,甘凌本身很有心計,自從羅非回到城裡之後,她已經感覺到羅非和過去不同了,再加上近期欲境被封鎖的事情,她非常想調查一下這個羅非的底細。

而現在,這個羅非所用的功夫套路雖然凌厲的酷似那個羅非,但卻是正經八板的欲境套路,這樣一來,甘凌自然就消除了全部的疑惑。

此時,她平靜的走出了羅非的房間。

而此時,會議室內只有一人,那就是羅欲。

羅欲正在心平氣和的喝茶,當他看到甘凌的時候,頓時輕輕點了下桌子,道:「過來坐吧。」

這一次,羅欲沒有拍自己的大腿,他很清楚,已經不能這樣做了。

一直以來,羅欲都把甘凌當做自己的妹妹,雖然偶有非分之想,但最終還是壓抑住了,因為這件事,曾經讓自己的老婆非常難受,直到現在,兩個人偶有冷戰。

而且,羅欲一心想要征服九界,最近更是忙碌的像一個真正的暴君,陪老婆的時間非常短。

而且,欲境被封鎖之後,他一直都在親自動手打破這層阻隔,更是忽視了自己的老婆。

所以,對甘凌的情感,也已經轉向了真正的兄妹。

甘凌也有分寸,已經坐在了他的身旁。

「回不去了。」羅欲苦笑道。

「哥哥,我決定給羅非一個機會了。」甘凌說道。

羅欲頓時一愣:「給他一個機會?」

甘凌點了點頭:「之前,我很難不把羅非出山和另一個羅非封鎖欲境的事情聯繫在一起,因為兩件事挨得太近了。」

「哦?」羅欲微微一愣,這件事,他倒是沒有懷疑過,聽甘凌這麼一說,才覺得有些巧合。

「但是現在,我不這麼想了,因為剛才我和羅非較量過,他用的是純正的不能再純正的欲境功夫。」

羅欲頓時來了興緻,問道:「你們交手了?」

「是的,我們交過手了。」甘凌說道,「就在剛才,我輸了。我真的沒有想到,僅僅幾年的修鍊,他的功夫居然這麼強了,他的慾念繩索我無法掙脫,而且被他吸收了好戰欲。」

羅欲聽到這,這才微微點頭。

的確,欲境的功夫不是天狼羅非能夠學會的,因為這是一種特殊的法門。

但是,羅欲並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羅非驚人的複製能力。

是複製,而不是學習。

就在羅非吸收了自己的那顆牙齒之後,自然也從那顆牙齒身上複製下來他掌握的欲境的功夫。

而且,欲境的功夫靠的是天賦,有些人天生擁有極為強烈的慾念,功夫就會變得非常高,有些人天生不具備強勁的慾念,實力就很一般。

聽到這,羅欲只感覺自己可以完全相信羅非了,頓時深深點頭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從明天開始,我們要加倍努力,爭取早日打破欲境外面的阻隔。」

……

其實,羅欲的工作之所以艱難,是因為九界的位面神們都在幫助羅非,而理由很簡單,很多位面神都和羅非心有靈犀,覺得羅非一定做了什麼,所以才會用自己的力量封鎖住欲境。

的確,一位位面神的實力可能不如羅欲,但是幾個人加在一起,還是羅欲無法對抗的,所以,羅欲才會這麼辛苦。

……

這一天,羅欲心滿意足的回家了,他想和自己的老婆凌霏好好的親熱一番,明天就準備長期住在欲境和九界的隔離層中了。

而就在他回到家中的時候,卻發現老婆凌霏躺在了床上。

「霏!」羅欲連忙走過去,摸了摸凌霏的腦門,結果發現她的腦門滾燙。

凌霏,一個長得極美的女子,她可以說是羅欲的「林若心」,她高挑、性感,但卻從不賣弄性感,而且不懂任何權術,是個心思極為單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