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我看你很好吃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我看你很好吃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凌霏只感覺血管里的每一滴血都在熱情洋溢的奔走,都在恣情燃燒。

羅非不僅僅是年輕,而且是她的所有希望所在,更是她走了千萬里路之後,終於粗碰到了的指路明燈,這一刻,她還在猶豫什麼?

沒有絲毫猶豫,凌霏立刻撲在了羅非的懷裡,毫不猶豫的擁抱住了自己的未來。

此時,羅非發覺自己居然沒有一點陰謀得逞的快意,但也沒有任何負罪感,就好像是真的談了一場戀愛。

而如今,戀愛的果實要提前收穫了,青澀之中,帶著酸酸甜甜,還帶著一絲令人欣喜的……危險。

……

第二天日照三竿,羅非才終於蘇醒過來。

他走進了衛生間洗漱,從鏡子里看到自己的肩膀上出現了幾排小巧的牙印,而且,腰部已經隱隱作痛。

昨晚和今晨,羅非和凌菲幾經輾轉,在房間里、客廳里、沙發上、廚房裡都留下了燃燒過的足跡,兩個人完全控制不住了。

甚至,凌霏都沒有要保護自己的想法。

羅非走出了房間的時候,發現羅莉正在客廳里,而廚房中則飄出了誘人的菜香。

造物主對凌霏是有偏愛,對凌霏可以說是寵愛到了極致,它給了凌霏最好的身材,最美麗的容顏的同時,還給凌霏溫柔的性格和高超的廚藝。

羅莉仍舊是不諳世事的樣子。

羅非望著羅莉,不由一陣苦笑。

「非哥哥,你好了嗎?」羅莉最喜歡的就是羅非,特別是在羅非成為了帝國第一勇者之後,更是平添了幾分崇拜和愛慕。

羅非摸了摸小美女的頭,便說道:「你坐一會兒,我去廚房幫忙。」

「嗯。」羅莉笑道。

羅非走進了廚房的時候,已經步下了結界,並將結界內的時間進行了調整。

而與此同時,結界內的凌霏轉過頭,沖他微微一笑。

羅非走過去,雙手緊握著她的腰,並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兇猛啊。」

凌霏感受著羅非的肆無忌憚,或者說,她自己都肆無忌憚了,她就這樣任憑羅非胡作非為。

不過,不得不說,凌霏覺得羅非才是好男人,而羅欲真的不算。

羅欲雖然名為欲境之主,但對凌霏缺乏關心,甚至做夫妻並不到位,他的絕大部分慾念都給了自己的帝國,反而對凌霏嚴重關心不足。但是,這個自負的傢伙居然一直以為凌霏是最愛他的,卻並不知道,就在自己家的廚房裡,羅非和凌霏已經展開了新一輪的廝殺。

這種頭頂呼倫.貝爾大草原而懵然不知的態度,讓凌霏非常玩味好享受。

……

結束了,湯也煮好了。

這時,羅非帶著一絲戲謔說道:「霏,你不怕羅欲知道後殺了你嗎?」

「不怕。」凌霏輕笑道,「你不怕羅欲知道你是天狼羅非,也殺了你嗎?」

羅非的臉上居然沒有一絲驚愕。

「你不反駁嗎?」

「不反駁,你是聰明人,你應該早就看出來了。」羅非一針見血道,「自從我第一次給你喝我的血之後,你就應該看出來了,因為即便是羅欲,他的血都沒有這種能力,也只有我才有。」

凌霏微微點頭:「他的血只能治療強者,對弱者沒有提升能力,這一點我知道,但是,你對我的態度,也說明了這一切,非,你隱藏很深,不過,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對付羅欲?」

羅非搖了搖頭,道:「他屠殺了我魔界100萬人,其中有40多萬士兵,以及幾十萬的無辜百姓,甚至很多婦女都慘遭侮辱,這都是因為他放出了秦殺,他的罪行罄竹難書,我如果用一般的方式對付他,難消我心頭之恨。」

凌霏的心跳微微加速,她沉吟了許久之後,才說道:「我們是知己,你知道嗎?我父母就是他殺的。」

羅非不動聲色的說道:「我知道,因為你弟弟能這麼快查出真相,都是我在幕後推手。」

凌霏頓時愣住了:「你?」

「霏,我是故意的,但是,這是事實。」羅非認真的說道,「你知道我,沒有揭穿我,就說明,你願意相信我。」

凌霏深情地說道:「非,我以前對你並沒有太多了解,可是現在,我了解你了。

我是個小女子,沒有大情懷,我只想為自己的父母報仇。

而你,有大情懷,我也希望能幫你報仇。

我們合作吧,就像我們這兩天翻雲覆雨一樣流暢的配合,好不好?」

凌霏剛說完,就被羅非一把抱了起來。

「霏,我跟你在一起,不是開玩笑,我承認,我是帶著目的,但我對你,有感情了,我想將來,你陪我回天州,我們一起住。」

「嗯,嗯!」

……

許久之後,兩個人終於走出了廚房。

這時對於羅莉來說,才過去沒多久時間,所以羅莉根本就不知道羅非和凌霏做了什麼。

一起吃著飯的時候,凌霏就笑問道:「莉兒,我記得你今年也十八歲了吧?」

欲境法律,女生十八歲就可以結婚,而男生同樣是十八歲。

羅莉聽到這,頓時俏臉一紅,問道:「嫂子問這個幹嘛?」

凌霏道:「沒什麼,我就是覺得你哥哥和你挺合適的,畢竟你哥哥也不是真正的帝國王子……如果你不在意的,我將來倒是可以為你向你皇帝哥哥說句話。」

此時,羅非沒有一絲意見,他很清楚,凌霏這是在幫她。

羅莉雖然害羞,但是看到羅非沒言語,就知道羅非並不反對,不過,她自己倒是有點後顧之憂,於是問道:「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