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大將車桓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大將車桓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什麼?你要交出京都的管理權?」

洞房之前,在羅非和羅欲獨處的時候,羅非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而羅欲仍舊很虛偽,表面上很震驚,但是心裡很高興。

「哥,我不適應這樣的生活,現在我幾個老婆都娶到手了,我想退出了。」羅非懇切的說道。

羅欲很清楚,周南是自己的心腹,只要有周南在羅非身邊,就會對羅非形成一種制約。

一想到這,他只能點了點頭:「你這臭小子,還真的是當慣了乞丐難做官,我可不會讓你輕易這麼走掉,走吧,但是北境得交給你。」

羅非頓時一愣,許久才說道:「好吧,北境從此不設防。」

羅欲聽到這,心中更是欣慰,立刻點頭道:「既然你這麼說了,我沒有理由不放你走,去北境吧,好好的幫老哥鎮守邊疆,從今天開始,咱們要努力備戰了。」

「是,我會努力讓北境成為咱們的糧倉。」

羅非的這句話,足以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他已經徹底放棄了養兵。

而因為如此,所以羅欲更加高興。

……

而這一天,羅非也很高興。

回到洞房裡,面對六個老婆的時候,羅非很坦然的說道:「我準備離開京都了,明天一早,咱們去北境。」

聽到這,幾個美女一時間都有些詫異。

甘凌在今日大婚之日,也成為了甘家的家主,聽到這個決定後,一時間有些躊躇。

羅非望著甘凌,淡淡笑道:「凌兒,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放不下,但我會做好一個丈夫能做的一切,我會保護好甘家,林家、羅家和江家的一切。」

聽到這,甘凌頓時面紅耳赤,甚至嘆了口氣:「非,都是我不好,這幾年,我一直難以忘記某個人,可是……自從那年開始,我已經忘了。」

「是比武那年,對啊?」羅非笑問道。

此時,甘凌哭了……

羅非沒有勸說,而是讓她哭了個夠。

林心雨也紅了眼圈,沒有說話。

直到今天,羅非做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那就是還沒有吃掉兩個人,羅非說,會在兩個人徹底想通了之後,哪怕結了婚,兩個人想不通,他都不會對她們下手。

此時此刻,她和甘凌都感覺羅非在誅心。

甘凌許久之後才停止了哭泣,嘴唇緊咬道:「非,我愛你,如果這輩子愛不夠你,下輩子我也會繼續愛你,我不傻,我有良心,我知道誰是真正對我好的人。」

此時,林心雨也微微點頭,道:「我也有良心,我也……」

羅非望著六個美女,許久才說道:「咱們明天要回家,回北境,在欲境真正的家,但是在今天,我想說一件事,關於我的秘密……我的秘密,都在我的鮮血之中。」

羅非說完,便突然間割開了自己的手腕。

一時間,鮮血噴薄而出。

幾個人都傻了眼……

但很快,林數就第一個站了起來,走了過去。

緊接著是周南,再之後是甘凌……

當她們一個個都喝了天狼之血後,都懵了,大腦中浮現出了額最原汁原味的羅非。

此時此刻,很多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羅非的故事包含著太大的信息量了。

但是,她們看到了羅非的傷感,看到了羅非最痛苦的時候。

……

許久之後,甘凌笑了笑,道:「反賊羅非,卧底羅非,混蛋羅非……你知不知道,你要害死多少人?」

羅非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活,今天你們嫁給了我,我不用陳明任何利害關係,我只想告訴你們,我對你們是什麼樣的感情。

要殺我,不用你們動手,我會讓我的鮮血不停的流,流到死。」

「不要!」羅莉一把捂住了羅非的傷口。

但是,鮮血還是順著羅非的指縫噴了出來。

羅莉哭了:「你造反,我跟著你造反,你被殺了,我跟你一起死!羅欲從沒對我好過,從沒真正對我好過!我為什麼要跟他好!你才是我哥!你是我最好的哥哥!是我的男人!我不會讓死你的!」

林心雨也忍不住了:「林家和我的命,就是你的命!非,你不準死!」

甘凌默默的走到了羅非的面前,也不說話,只是低下了頭,湊近了羅非的嘴唇……

林數和蘇文芳都紛紛表態。

最終,只剩下了一個周南。

周南和羅非感情其實非常好,這幾年,羅非一直都在暗中提攜和幫助周南。

「南姐,我知道你最為難,因為羅欲對你才是真的好,我也知道,你的幾個哥哥都在羅欲身邊……」羅非說道,「我不為難你,你可以留下來。但是,為了姐妹們,能不出賣我嗎?」

周南苦笑了一聲後,便走到了羅非的面前,說道:「止血吧,非。還有,你什麼手帶上帝後,不,是凌霏一起走?」

羅非頓時一愣。

「你瞞不住我的,你知道嗎?我早就知道凌霏是你的人了,你為了湊齊七把劍,用心良苦啊,還有,你剛才也根本沒隱瞞,把這件事也灌入了你的血液之中。」周南一針見血道。

羅非低下了頭。

周南望著羅非,深情地說道:「非,我自從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你。我也知道,羅欲並沒有真的對我好過,他只是覺得我的父兄都是可造之材,能替他送命而已。

非,我想好了,我要讓他們一起去北境,名義上是監視你,實際上,是幫你練兵。至於凌霏,你必須把她給我帶出來,不惜一切手段。」

羅非聽到這,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