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豐收之年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豐收之年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身邊的幾個美女都聽得目瞪口呆。

畢竟真正的羅非給外人的形象永遠都是溫文爾雅,甚至有幾分儒商氣質,但是現在給人的感覺卻是截然相反的,反而是個雷厲風行且十分暴躁的大帥。

但是眾女似乎並不反感,一個個都在用玩味的眼神看著他。

羅非回過頭,看到她們的眼神中的時候,頓時淡淡一笑:「其實……還好吧?」

「嗯,挺有氣魄的。」甘凌道。

「我只是不想讓你們跟著我受苦。」羅非說道,「北境擁有兩億人口,是整個欲境人口最多的區域,但是現在卻遭受裁軍困擾,兩億人中居然找不到五千士兵,而這五千人居然還是羅欲的人,所以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培養起自己的隊伍來。」

「嗯,理解。」

「我不能讓你們白白跟著我。」

……

羅非的話讓人心暖,而羅非的行動力讓人吃驚。

就在三個月後,第一波欲米終於種出來了。

畝產高、質量驚人、在沒有任何化學肥料的情況下,成品的飽滿程度讓人瞠目結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同樣是這一年,北境之外的大部分區域卻乾旱少雨,迎來了一場可怕的旱災。

這一年,羅非謊報了收成,只是將一成的作物交給了羅欲,但是看上去卻和兩成差不多。

而羅欲則非常高興,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其實羅非已經開始屯糧了,而且,羅非那4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內,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那就是,太陽出現了。

欲境本來是沒有太陽的,因此欲境只有黑夜,沒有白天。

但是羅非卻用自己的力量製造出了人工太陽。

從來沒有沐浴過陽光的欲米和能夠提供肉食的欲牛見到陽光的時候,格外興奮,光合作用讓欲米長勢更好,而欲牛也茁壯成長著。

……

不過,就在萬物生長的時候,卻有兩個人不是很高興,她們就是甘凌和林心雨。

因為直到今時今日,羅非都沒有碰過她們。

但是,她們不敢和羅非說。

這一天,她們去了凌霏的家裡。

和凌霏一起喝茶的時候,凌霏笑問道:「怎麼樣,最近和非關係還好嗎?」

兩個人只是尷尬的笑了笑,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凌霏道:「有什麼話儘管說,到了姐姐這裡還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

這時,林心雨終於開口了:「姐姐,我覺得非和以前不一樣了,他變了,他只是天狼羅非了,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羅非了。」

聽到這,凌霏笑了。

而甘凌則更是難過,甚至有些傷感:「他的心裡只有練兵練兵再練兵,已經把我們忽略了,平時雖然經常去我們家裡看望我們,但是……不是很親近。」

凌霏淡淡道:「這不怪他,怪你們,你們不覺得自己平時太過於高姿態了嗎?」

聽到這,二女都瞪大了眼睛,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而凌霏接下來的話,對兩個人來說猶如晴天霹靂:「你知道嗎?非和其他幾個姐妹還有我在一起的時候,都非常甜蜜,怎麼他對你們倆感情最好,你們反而不會把握了呢?所以說,這是你們的錯,不是他的錯。」

兩個美女聽到這,頓時愧疚的低下了頭。

……

走出了凌霏的家,兩個美女思忖了片刻後,林心雨終於開口說道:「凌兒,從明天開始,咱們倆不能住在一起了。」

自從來到了北境之後,羅非給每一個女孩都分配了一套房子,不過因為林心雨和甘凌感情莫逆,所以住在了一起,生生空置了一套房,當也因為如此,她們總是不能和羅非獨處。

甘凌聽到這,頓時微微點頭。

……

第二天接近中午,羅非忙完了練兵的事情,恰好路過了甘凌的家。

這時,羅非下意識的快走了幾步……但是,他最終還是沒有走遠,而是來到了甘凌家的門前,按動了門鈴。

平日里,都是甘凌和林心雨兩個人住在這裡,但是今天羅非感覺房間里少了一些人氣。

而沒多久,甘凌打開房門的時候,發現羅非站在門口,她頓時俏臉一紅。

而羅非也臉紅了。

甘凌全身冒汗,臉色緋紅,身上還穿著一身健身服,顯然是正在進行瑜伽。

而瑜伽並不是欲境的產物,而是來自人界,是羅非帶過來。

瑜伽對於女孩子來說是很好的塑型體操,甘凌每天都在做,畢竟,女為知己者容。

羅非望著甘凌,只覺自己的體內有一股小小的躁動,他微微一笑,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甘凌的臉蛋:「今天這身好看。」

健身服緊緊包裹甘凌的身體,全身的曲線都楚楚動人,特別是甘凌身材本身就不幹癟,而是飽滿充盈。

甘凌只是羞澀一笑,旋即問道:「想喝點茶嗎?」

「嗯……」羅非說道。

……

走進了別墅,羅非望著四周的一切,不由問道:「心雨呢?出去練功了?」

「這個不知道,不過她今天一早就搬回家了。」甘凌說道。

「沒吵架吧?」羅非有些擔憂。

「沒有,我們倆好著呢。」甘凌在廚房裡沉吟了許久,才說道,「兩個人住在一起,終究不是事。」

羅非何其聰明,頓時明白了過來。

他不動聲色的走進了廚房,繼而伸出了雙手,摟住了甘凌的柳腰。

甘凌深吸了一口氣後,便微微閉上了眼睛。

而此時,羅非在甘凌的脖頸處微微親了又親,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