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可怕的池水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可怕的池水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幾分鐘後,劉佳終於關上了金庫的門,和楊靜一起上了樓,來到了會議室中。

金山,的確是楊靜和劉佳從欲境弄來的。

欲境物產豐富,特別是礦石資源非常發達,其中最重要的礦石,仍舊是黃金,特別是西南地區的金礦特別發達,以純度高和產量大而聞名於世。

羅欲對於金融和經濟發展並不是十分在行,而且在他在位的時候對於黃金也不夠重視,總覺得欲境幣才是最為流通,也是最堅.挺的貨幣,但在最後一戰中,他的貨幣體系卻完全崩塌了,可以說,他的失敗和貨幣體系的崩塌很很大關係。

楊晶和劉佳是隨著羅非一起進入欲境的,兩個極為聰明的女人通過分開合作的方式化整為零,建立了幾十個錢莊,隨後開始不停地收購黃金。

一開始的時候,欲境幣非常完美,而且十分強硬,特別是在羅非剛進入欲境的半年時間裡,它的價值高的驚人。

而那段時間是黃金最不值錢的年代,價值低到驚人。

當時,楊晶和劉佳做連鎖酒店生意,獲取的大量欲境幣都兌換成了黃金。

到了後來,羅非和羅欲開戰的時候,趁著欲境數不清的大老闆大土豪人心惶惶的時候,她們又用華夏幣瘋狂收購他們手中的黃金。

因為對欲境和羅欲已經沒有信心,所以當時很多土豪都認定了華夏幣將會成為他們未來的通用貨幣,所以毫不猶豫的拋售了手中的黃金。

這樣一來二去,楊晶和劉佳賺了個盆滿缽滿。

……

現在,兩個人齊齊的坐在了會議室里,和一群同事開起了會。

這群同事並不一般,他們每一個人至少都有數千年的壽命,都是幾千年前就已經得道成仙或者得道成精的存在,其中不乏實力強大之人。

而目前最受楊靜重視的,是四個人,分別是王天嬌、李蓓、劉媛和周謹。

前三者都是嬌滴滴的女孩子,而最後一人則是一個心術極為詭譎的男人。

楊晶坐在會議室中,把最近幾個月自己和劉佳的事情告訴了眾人,隨後說道:「這就是我和佳佳經歷的一切。」

聽到這,眾人紛紛點頭。

周謹微微一笑道:「董事長,這筆錢咱們怎麼使用?」

楊晶道:「最近欲境剛進入九界,聯合公司馬上要城裡,我的建議是,投資他們的糧食公司,入股糧食公司的股票,具體怎麼操作,看你們的吧。」

「是!」周謹說道。

楊晶的目光旋即轉向了王天嬌。

王天嬌來自妖界,是狐族成員,只不過並不是狐族的貴族,而是一個普通分支。

不過,王天嬌非常勤奮,在去年的時候就已經做到了第九次轉身,其實力大大提升,令人瞠目結舌。

而且,王天嬌很有交際能力,是個了不得的交際奇才。

而更重要的是,王天嬌至今為止,一直做到了全身而退。

楊晶望著王天嬌的時候,眼神都比看著其他人的時候更柔和,更親近,甚至還在笑:「幫我辦一件事。」

王天嬌微微點頭。

此時,楊晶並沒有開口,而是動用了心語。

這種傳輸方式,縱然是大羅金仙也無法參透,比任何語言都更加保密。

此時,眾人都很明白,這件事屬於保密項。

「我希望你能去羅非身邊當卧底,當然,以什麼形式出現,你自己說了算。」

王天嬌微微點頭:「我明白了。」

楊晶說道:「我目標太大太明顯,如果這時候我出手,恐怕不合時宜,所以必須你出馬了,我最看重你,也最信任你。」

王天嬌問道:「需要我做什麼嗎?獲得非凡團隊的秘密,還是其他什麼?」

楊晶道:「暫時不需要做什麼,只需要潛伏進去,後續的事情我會及時安排你。」

「是!」王天嬌毫不猶豫的說道。

「就不去問問到底為什麼嗎?」楊晶問道。

「不需要問,姐姐的命令我無條件服從。」

「謝謝你,天嬌。」楊靜望著王天嬌,不由微微嘆了口氣,「我們幾個情同手足,本來這件事我應該讓佳佳去做,但是佳佳對羅非舊情難忘,恐怕容易惹出事來,所以,不如這件事讓你出頭,你和羅非根本不熟,不容易被真正的情感羈絆。」

「我明白,我會做好的。」

「關鍵時刻,做好犧牲自己清白的準備。」楊靜說道。

王天嬌頓時愣住了,片刻後才說道:「是!」

「我知道很為難你,但是現在,我唯一能夠相信的人,也只是你們幾個了,其中,我最相信你。」楊靜道。

「姐姐放心,我會不辱使命的!」王天嬌堅定地說道。

「記住,這個任務對誰都不能說,甚至是自己最親密的夥伴,這是保密項。」

……

緊接著,楊靜又給李蓓、劉媛和周謹都布置了任務,而任務,居然和王天嬌的任務一模一樣。

但是,至少現在,他們彼此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接了這個任務。

散會了,當眾人都離開的時候,楊靜終於說道:「我讓他們四個都接了同一個任務,但是他們都跟我簽了保密項。」

「我明白了。」劉佳說道,「是神魂契約嗎?」

楊靜搖了搖頭,道:「並不是。」

「這個……」劉佳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許久之後,她才鼓起了勇氣,小心翼翼的說道,「姐,你是不是不相信他們之中的某個人?」

「是,因為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覺得他們之中可能出現了一個叛徒,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