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一章

第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杜若蘭收拾好行李的時候,窗外下了一天一夜的秋雨也正好停住。

可她卻依然沒有決定好自己要去那裡。

一邊是兩年多沒見了的父母,一邊是讓自己牽腸掛肚的戀人。這短短兩三個禮拜的假期究竟要用在那一邊,已成了這兩天來她心中一個委決不下的難題。

作為女兒,她對已經兩年多沒見的父母自然挂念不已,恨不得立刻就回去承歡膝下。可是作為女人,她又對已經快兩個月沒有任何消息的方羽柔腸百結,愛恨交加到了魂牽夢繞的境地。

這個該死的傢伙,為了避免被自己掌握住行蹤,居然從來不帶手機。致使自己只能傻等他來電話,才能知道一點信息。

前一段時間還好,隔上個一二十天就能聽到他的聲音,得到一點他的信息。可是最近,已經整整有五十三天沒收到他任何消息了。

更嚴重的是,在這期間,他不但沒給自己打過電話,甚至連他父母那裡,都沒報過一次平安。

這怎能不讓人牽腸掛肚的擔心呢?

要不是掛在胸前的天心燈一直都沒出現什麼異樣,杜若蘭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到這個假期的來臨。

現在假期到了,行李也收拾好了,可她卻發現自己就算決定要去看他,都不知道究竟要到那裡才能找到他。

真是個可惡的傢伙!

「不管了,再等一天,如果今天他還不來電話,那明天就飛回去看父母!」擔心猶豫了良久之後,杜若蘭就像是給自己打氣一般,咬牙做了個最後的決定。

就在這時,放在面前的手機響了!

「方羽!你還知道來電話啊?」

一把拿起手機,飛快的掃了眼陌生的異地號碼,杜若蘭衝口而出的埋怨中,已隱約帶上了一絲哭音。

「若蘭嗎?我是乘風,丁乘風啊,我回來了!」電話里,傳來的卻不是她心目中方羽的聲音。

「啊!乘風?」強烈的尷尬和突如其來的這個名字,一下子讓她下意識的關上了手機。

楞了幾秒後,她摸著自己滾燙的面頰,發現腦海中已亂成了一片。

「他怎麼回來了?」

跑過去到衛生間用涼水洗了把臉,盯著鏡子中自己紅白不定的面頰楞了好久,她紊亂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期間,手機在短暫的停頓後,鈴聲一直在響。

長吸了口氣,讓心神安定了些之後,她又拿起了手機:「喂,乘風嗎?剛才不好意思,一激動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讓你久等了。」

「若蘭?我是方羽。」

電話那頭,這次傳來的卻是方羽清朗的聲音。

「方羽!你還知道給我來電話?」

心裡猛地一緊之後,一股說不清楚的委屈剎那間漫過了她的心頭,淚水隨著話語狂涌了出來。

「對不起啊若蘭,這段時間我在藏區,沒辦法給你和家裡報平安,讓你擔心了,對不起!以後保證不會再這樣了,別哭了行不?我會心疼的!」

電話里的方羽似乎也動了感情,語氣中充滿了少見的歉意和憐惜。特別是最後一句話,能從方羽這樣木頭似的人嘴裡冒出來,更是充滿了別樣的深情。

杜若蘭眼中的淚流得更洶湧了,不過心情卻猛地一下子好了起來。

「讓我不哭也行,不過你要答應我,馬上去買個手機,然後馬上用新手機給我打電話來哄我,不然……」

「這個,好吧好吧,我馬上去買,買來就給你打電話,你等我!」說完話,那邊的方羽就掛了電話。

「從藏區剛回來?他不是沿著大河往下走的么?怎麼又跑去藏區了?」

心裡開心的嘀咕著,臉上露出了笑容的杜若蘭放下手機,剛抽出紙巾要擦掉眼淚的瞬間,手機卻又響了起來。

這次她特意注意了下來電號碼,這才不慌不忙的打開了手機:「喂,乘風啊!剛才不好意思,一激動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讓你久等了。」

「沒事沒事!沒燙著吧,若蘭?沒想到幾年不見,你還是這麼不小心。不過這次這樣,令我很開心!」

電話中,他的聲音依然充滿了當初令她心動的關懷,這讓她的心裡,也微微起了些波瀾。

「討厭,一見面就知道數落人!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這次回來,是不是準備要在國內發展?」

「今天剛回到首都,就趕緊先給你打電話報道了。這次回來是應邀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過些天還要回去。很久不見,若蘭你還好嗎?我很想你!」電話里他的話說到後來,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感情。

「先給我報到?丁乘風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禮貌了?」

杜若蘭一張口,就習慣性的沖了過去。話出口了,才覺得有些不妥。畢竟,隔了這麼多年不見,還像以前那樣說話,好像有些過了。

「若蘭你別誤會,家裡和老師那裡我前兩天就打過電話了,不然我怎麼會拿到你的電話?我的意思是說,下了飛機後,我先向你報到了,家裡我等下就打回去。你還好嗎?若蘭!我真的很想你!」

還好,電話里的他還像以前那般的脾性。不過這第二次提起的想你,卻讓杜若蘭的心猛跳了幾跳!

「哦,原來是這樣!我回來後過的很好,學生們很聽話,也很爭氣。我也經常想起你和其他留在外面的同學們,你們都還好吧?」控制著呼吸,她小心翼翼的斟酌著字詞作了回應。

「我們過的都還不錯。」

「那就好!」

手機中出現了短暫的沉默,她也無意去打破這種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