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上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羽直到下了飛機,都沒想起來若蘭說的這個青凝是誰。

同樣,他也不太明白為什麼去了首都的若蘭,會跑到名城這裡來。

更不明白的是她在電話里說話時的那種急促和短暫。自然,也不明白為何在自己訂好機票,回電過去時,她的電話會關機。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在接到電話後第一時間內的反應。所以還不到下午三點,他就出現在了名城機場。

這裡明顯要比四川熱的多,一出機場大廳,方羽就感受到了迎面撲來的熱浪,潮濕而又悶熱。

還好他素來就穿的簡單,再加上身體強悍的素質,這點熱不用調整,倒也還支持的住。

出了機場大廳門口,他摸出電話再撥,這次通過了。

「方羽,你趕快打車到名城醫學院來,半個小時後我在校門口等你。情況緊急,快點過來。我現在不太方便,咱們見面再說!」

電話里,杜若蘭又是匆忙的這麼幾句話後,關了機。但是這次,方羽卻從她的語氣中聽到了濃濃的倦意和遲疑。

遲疑?

帶著心頭淡淡的不解,方羽往大廳外的停車場走去。那裡已經有數位計程車司機注意到了他的出現,正一窩蜂似的向他湧來。

就在這時,一輛警車卻有些突兀的橫插到了他的面前,吱的一聲中,停下來了。

方羽停住腳步,淡然自若的抬眼往車上望去,卻看到急速搖下來的車窗里,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孟隊長,怎麼會是你來接機?若蘭剛沒給我提起啊!」上了車之後,微笑著的方羽眼中流露出了足夠的驚奇。

「鬼才知道你會在這裡出現呢,我也是剛下飛機。咦?聽你的意思,莫非表姐也在這裡?」

孟勝藍伸手將鼻樑的太陽鏡推到了腦頂,這才用她那雙漂亮而又銳利的眼睛斜了方羽一眼。

她還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方羽。更沒想到,表姐似乎也來了這裡。

「原來是巧合。呵呵,我還以為是孟隊長特意來接我的。沒錯,若蘭也在這裡,我就是接了她的電話才過來的。」

方羽笑著回答的同時,打量著身邊的警界之花,卻發現她眼神深處,隱隱流淌著一抹疲憊。

「賊眼霍霍的看什麼看?是不是想說我已經老了?」孟勝藍又斜了身邊的方羽一眼,口中強硬,眼波中卻有些微微的黯然。

「怎麼會?孟隊長風采依舊,只是覺得稍微清減了些而已,工作太辛苦了吧?」

「辛苦什麼啊,都閑了兩三個月了,這次要不是我下了功夫再三請求,還不知道要閑到什麼時候呢。對了方羽,幫我個忙如何?」

專心開車,頭也不敢多扭一下的孟勝藍說到後來,卻猛地的將身子轉向了方羽。雙眼中更是暴起了明亮的精光。

「要是你自己私人的事情,能幫我肯定不會袖手。不過現在,拜託你專心開車!」方羽在點頭的同時,心裡卻隱隱閃過一絲猶豫。

這是直覺本能的反應,無關其他。

孟勝藍像是被他嚇了一跳似的吐了下舌頭,趕緊轉頭認真開車。

這種小女孩一般的俏皮動作卻沒有騙過方羽敏銳的反應。因為原本要幫忙的孟勝藍扭頭之後,卻奇怪的陷入了沉默。

方羽也不吭聲,只管默默的望著窗外不停閃過的樹蔭出神。

「難怪表姐有時候在電話里忍不住說他是根木頭!人家都明確開口需要幫忙了,都不知道主動表示一下,好歹……」

孟勝藍沉默了好一會後,忍不住又斜眼瞟了他一眼。可身邊這傢伙卻似乎比前段時間更難纏了,居然好像沒感覺似的還是望著窗外發獃。

心裡微微一惱,孟勝藍心中的傲氣狂涌,還真想從此不再開口向他提起這個話題。可是又一想到自己近兩三個月的閑置和憋悶,心裡湧起的這股衝動頓時又散了下去。

莫名的,一股說不出來的委屈又湧上心頭,讓她忽然有了想哭的感覺。但她知道,自己能忍住,肯定能忍住!

「你有那方面的潛質,不但有,而且你的潛質很優秀。不過……」方羽在心裡暗嘆了一聲後,開口打破了車內有些陰鬱的寧靜。

「不過什麼?」

孟勝藍霍然回頭,雙眼中滿是驚喜和焦急。

但是對於方羽能未卜先知般的開口道破自己的心事,她卻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因為,這樣才更像她心目中所知所想的方羽。

「你真的已經做好了進入這個圈子的準備么?這裡面,絕非你之前見過的、想到的那麼簡單。修行路上的坎坷和磨難,還有比死亡還要可怖的危險,這些都不是現在的你所能想像和理解的,所以我的建議是,你最好再仔細考慮清楚。」

方羽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臉色顯得很認真。

因為現在的他,並不覺得一個普通的成年人,特別還是個成年女人,忽然起念進入這個領域是件好事情。更何況,她相對特殊的職業背景,就已經早就註定了她走這條路的艱辛和危機。

「我還能有什麼別的選擇么?」

看他說的認真,孟勝藍的臉上終於流露出了深藏在心底的那份失落。

自血夜一案在主犯方榕神秘失蹤,陷入停頓後不久,負責此案的她和楊冰就被召回了總部。她不知道楊冰在彙報的時候說了些什麼,反正她在經過反覆一系列像是審查般的彙報和總結之後,被忽然調到了另外一個部門。

來接她去新部門報道的,正是曾經的夥伴,楊冰。

等她在那個外表普通,內部看上去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