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上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杜若蘭來到校門口的時候,正好碰上失魂落魄的蒲忠義像個遊魂似的往回走來。

九月的天氣很熱,校門口人來人往的也算熱鬧。可是人群中的他,此刻卻像是很冷一樣,雙手交叉緊抱著肩膀,蒼白的臉上,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地面,一步三搖的慢吞吞走著,就連不少人跟他打招呼,都像是沒聽到一樣,根本就沒理會。

杜若蘭看著他,心裡的那種不舒服又濃了幾份。

要不是自己莽撞,或者也不會鬧到現在這步田地吧?

「小蒲,你父親安頓好了嗎?」心裡重重的嘆了一聲後,她伸手拉住了蒲忠義的胳膊。

「啊?杜師姐!你說什麼?」

明顯不在狀態的蒲忠義顯然被她給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後一看是她,整個人似乎一下子就回醒了過來:「師姐,你怎麼出來了?是不是青凝好點了?」說著話,他抬腳就要往裡跑。

「沒有,青凝還是老樣子。我出來等人。」耐心解釋的杜若蘭心裡又嘆了口氣。

「哦,那我馬上進去陪她,她現在肯定希望我在她身邊的,我這就去陪她!」身子明顯一顫之後,蒲忠義抬腳又想跑。

「小蒲你冷靜點,青凝不會有事的,我保證!可是經過剛才你父親那麼一鬧,你覺得你現在再去,會有什麼好結果嗎?你冷靜點!」杜若蘭手上一使勁,硬拽住了他,聲音也稍稍大了起來。

校門口經過的眾人都被驚動了,紛紛往他們這邊望來。

蒲忠義也顯然察覺了這點,稍稍冷靜了一些。「師姐,我……」話沒說完,淚水就已從眼眶裡滾落。他慌忙用雙手遮住臉龐,無聲的抽泣了起來。

「小蒲,你現在情緒太激動,裡面蒙老他們也正在焦躁中,你現在再過去不但於事無補,而且還會對你和青凝的將來製造更多的阻礙,聽師姐的話,回去好好陪培你父親吧,順便你自己也再冷靜一下。師姐答應你,青凝這裡一有什麼新變化,第一個就通知你好吧?聽話!」

杜若蘭心裡稍稍有些著急,方羽眼看就該到了,而自己也出來了不少時間,要是再多糾纏一會的,恐怕裡面那傢伙又要追出來了……

不過急歸急,但是面前這學弟還是要勸的,否則,本來夠亂的事情就要更亂了。

「好吧,杜師姐,我聽你的,要是青凝那裡有什麼新變化,你一定要記得通知我啊,拜託你了!」或許是蒲忠義明白了她的苦心,也或許是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在校門口哭泣讓他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總之有些出乎預料的,蒲忠義很快做出了她希望的回應。

「嗯,一定!」杜若蘭重重的點頭,表示一定會第一個給他通知。

「那我走了,謝謝師姐!」蒲忠義抹去臉上的淚痕,深深給她鞠了個躬後,轉身走了。

「噓!」杜若蘭長長的鬆了口氣。

就在這時,已經走出幾步的蒲忠義忽然又轉過了身體:「杜師姐,你剛才說你保證青凝不會有事,是真的么?」說話的同時,蒲忠義的雙眼中全是執著和企盼!

「我保證,肯定沒事!」

杜若蘭心裡稍稍遲疑的瞬間,就張口給了他一個非常響亮的肯定!

重重的點了點頭之後,蒲忠義帶著滿心的希望跑遠了。

「若蘭你在保證什麼?」就在杜若蘭盯著蒲忠義跑遠的背影心神有些恍惚的時刻,她耳邊卻響起一把清朗的聲音。

這聲音是那般的熟悉和親切,頓時讓她忘了一切似的大聲喊出了一個名字!

「方羽!」

旋風般的轉身,兩米外,陽光下,正含笑走來的,可不就是她一直在等的方羽?

飛一般的衝上,腦海里一片空白。等醒過神來時,她才發現自己正以前所未有的親密撲在方羽懷裡,而方羽的手也攬在自己腰間,正輕輕不停拍著自己。

臉上泛起大片的紅暈,就在心底涌過的那陣幸福中、就在周圍眾人的嬉笑聲和目光里,她乾脆把頭藏進了方羽的懷抱,嘴裡卻在低低的發著命令:「木頭,怎麼現在才來,都等你好久了。」

方羽的臉上也微微有些泛紅,卻不知道此時該說些什麼,只能有些獃獃的傻笑著相陪。

不遠處響起的尖利口哨聲解決了他的難題,就在口哨聲響起的時候,依然紅著臉不肯抬頭的杜若蘭離開了他的懷抱:「跟我來!」

說著話,她的手順勢挽住他的胳膊,低頭往方羽來路上走去。

方羽也不多問,只管傻笑著跟她一路疾行。

直到走了好一會,杜若蘭才抬起了依舊有些發紅的臉飛快的四下觀望了一圈,這才鬆了口氣。

扭頭,卻看到方羽正笑嘻嘻的盯著自己看個不停。她臉上又有發燙的趨勢:「傻看什麼?沒見過么?」

「你害羞的樣子以前還真是沒見過,若蘭,現在這樣的你很好看!」沒想到幾個月沒見,方羽也變得會說話了。

她在心裡暗喜的同時,卻故意皺起了眉頭:「難道我平時就不好看么?」

「呵呵,當然也好看,不過味道不同!對了若蘭,我們這是要去那裡?」

方羽當然不會上當,很自然的改換了話題。因為他發現,不知不覺間,若蘭拉著他已走到了他和孟勝藍分手的路口。

「先去對面賓館給你登房間,其它的事情我們等下再說。」說起這個,杜若蘭臉上的笑容頓時斂去,心情又有些沉重了起來。

「若蘭,現在可以說了吧?」

在對面的賓館登好房間,方羽做了簡單的梳洗後,來到了杜若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