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章下

第三章下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大前天你來電話之前,我先接到了一個老朋友的電話。他叫丁乘風,剛從國外回來。」慢慢說到這裡,杜若蘭特意停了一下。

結果看到方羽面色如常,還是擺出了一幅認真在聽的樣子,她心裡的緊張就消退了幾分,語速了快了起來。

「我們兩家算得上是世交,他和我是從小一起長大,小學,中學,大學,一直到出去留學,他和我都是同學,也一直都是關係很好的朋友。」說到這裡,杜若蘭又停了一下。

方羽迎著她的目光,給了她一個理解的笑容。她暗裡一鼓勁,心裡下了一口氣說完的決心。

「他從大三開始追求我,希望我做他的女朋友,雙方家裡也有這個意思。當時我和他很親近,但是我卻不知道為了什麼,當時沒答應。推託說等畢業了再說,結果他也沒在意,一直等我等到了大學畢業。

結果我大學一畢業就又考取了托福,繼續去了國外讀書,沒想到第二年他也考了過來,和我一樣,同樣成了湯姆森教授的弟子。

當時我因為剛到國外不久,學習生活上的壓力很重,再者也莫名其妙的有些厭煩他這種死纏著不放的做法,所以還是拒絕了他。

而他卻還是和國內一樣,根本不管我的拒絕,依然隨時隨地的默默出現在我身旁。結果沒過多久,一起的留學生和湯姆森教授都知道了他和我之的事。

剛開始周圍的人還對他這樣死纏爛打的做法有些看不慣,可是過了兩年後,卻都成了他的幫手。就連一向都比較贊同我有獨立性格的湯姆森教授,都開始經意不經意的幫他說好話。

可越是這樣,我心裡的反感和抵抗就越濃重。

最煩的那段時間,有一年放假,我連回國探親都沒回,就是因為害怕回家後,又要面對家裡和周圍朋友們為他而嘮叨。

那一年,我一個人偷偷跑去瑞士滑雪了。

可是等我從瑞士回來後,才知道他為了我,那年也沒回家,整個假期就一直孤零零的留在租住的留學生公寓里等我。

結果見我回來了之後,他一句多餘的話都沒說,就問我吃飯了沒有。

我說還沒來得及吃,他捲起袖子就開始給我做飯。

這讓我很感動,我還記得我吃飯的時候,淚珠不停的往碗里掉。而他卻像是做了錯事一般手足無措的在責怪自己不該讓我傷心流淚。

那一刻,我終於動心了,哭著抱住了他,告訴他我願意做他的女朋友。

當時他一愣之後,高興的像是瘋了。

什麼話都沒說,就跳起來一溜煙就跑到走廊里,挨個去敲其它留學生的門,不管人家高興不高興,見人就告訴他們,我終於答應要做他女朋友了。

結果沒過幾分鐘,整個樓上的留學生都知道了這個消息,都紛紛跑來祝賀。看他們的樣子,甚至比我這個當事人都高興。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我說出了答應做他女朋友的那句話後,我的心裡卻空蕩蕩的高興不起來。只是覺得人很累,但是又很輕鬆,就像一座一直被壓在身上的大山被拋開了一樣的那麼輕鬆。

緊跟著,就在樓上越來越多前來的人提議舉行個慶祝pt的時候,我暈倒了。

醒來已是三天之後的中午。

你可能還不知道,國外的大醫院是不讓家屬陪床的,所以他就在醫院外面的長椅上陪我熬了整三天。

醒來之後,我看著他憔悴的樣子和關切的眼神,心裡百感交集,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沒想到我這一哭,卻讓他慌了神,也跟著哭了起來。

也不知道究竟為了什麼,從小他就像個女孩子一樣愛哭,而我卻一直都很討厭的就是他這個愛哭。

那天他又哭了稀里嘩啦,到最後反要讓擦乾眼淚後的我勸他不要再哭。

可能是個性里的有些東西始終都沒辦法改變,他在我勸他別哭了的時候,還是察覺到了我盡量隱藏起的那種厭惡。

結果從來沒沖我發過火的他,那天卻當時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的發作了起來。當時他的模樣很嚇人,整個人就像瘋了一樣,扭曲著面孔,紅著眼睛,指著我的鼻子開始數落我。

剛開始我還能忍受,因為我知道他陪我熬了幾天夜,很疲倦也很容易激動,而且剛才確實是我自己沒小心傷到了他的自尊。

可是沒想到,他這一發火就開始發個沒完,就連聞聲衝進來醫護人員都勸不住他。到了後來,他像是完全瘋了,不但開始用最粗魯的髒話罵我,罵那些要把他趕出醫院的醫護人員,最後甚至還開始像瘋狗一樣,對著那些阻攔他的人撕咬了起來。

我當時被他的那副樣子給嚇壞了,腦子裡一片空白,除了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到了最後,哭得喘不上氣來的我又暈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已經不在了。守在我身邊的醫護人員告訴我,是醫院的警衛將他打暈了之後才帶走的。

當天晚上,其它同學來看我,她們告訴我,他因在醫院失控鬧事而被警局暫押,聽說醫院院方面準備起訴他。

當時我大腦里一片空白,一點都不明白事情為何會變成現在這幅模樣。那一晚,我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新來看我的朋友又告訴我,事情有了新的變化。

院方因為湯姆森教授的關係,取消了起訴。過了沒多長時間,警局裡有警察來找我做筆錄,而且最後還問我要不要告他。

儘管我對他已經徹底失望,但卻從來沒想過要告他。於是幾天之後,我出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