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五章

第五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最初的一陣忙亂過後,特護部二樓的走廊里安靜了下來。絕大多數徘徊在門口的人都被蒙老給趕了回去。

杜若蘭沒走,但是也知趣的沒再進去裡間。因為很明顯,蒙老的氣還沒消,剛才出來趕人的時候都沒理她。

蒲忠義也沒走遠,一看趕人的蒙老進了屋,他又悄悄的摸了回來。

「你想進去找這個嗎?」

有些好笑的看著他在特護室門口來回張望,想進又不敢進去的樣子。杜若蘭拿出了一直握在手裡的東西。

這是一個斷成了兩半的綠玉葫蘆,只有一寸大小的樣子,其中一半上系著灰色的細繩,一看就知道是掛在胸前的飾物。

這是杜若蘭在從特護室出來的時候,從地上撿到的。她記得當初好像就是這東西的斷裂,引起了面前這年輕人對青凝的打擊。

從而使得目睹了一切發生的她本能的認定,這東西可能和天心燈一樣,是那類比較特別的東西。否則,不會偏偏在那個時候斷開。

按照她的理解,這類東西對他的主人來說,就像曾經化成了灰燼的天心燈對於方羽和自己一樣,即便是損壞了,也會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所以在這失魂落魄的年輕人和其他人一樣,被蒙老趕出來的時候,她特別留意的給揀了出來。

「啊!什麼?」這位叫蒲忠義的年輕人好像被她忽然的招呼給嚇了一跳。

「你是想進去找這個嗎?」杜若蘭把手裡的東西送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杜若蘭手裡的東西,蒲忠義不自覺得伸手摸向了脖子,這才忽然想起眼前斷成了兩半的綠玉葫蘆就是自己的東西。

「哦!是我的東西,謝謝你了,老師!」

從面前這陌生而又美麗的女郎手中接過飾物時,他臉上一紅,彎腰淺淺的鞠了個躬。

「你怎麼知道我是老師?」

杜若蘭在驚訝他對自己稱呼的同時,也對他的禮貌暗暗稱奇。如今這個年代,除了方羽這樣的古董,像他這麼多禮的年輕人已經不多見了。

「我剛才進去的時候,好像老師您就在裡面。現在整個學校內的同學都知道,能進到青凝房間的,除了固定的護士之外,就全都是老師了,所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到這裡,蒲忠義又往特護室的門口望了過去。

剛剛,裡面傳出一些響動,但馬上又沒了動靜。一想到剛被自己打倒的青凝,他的心情又焦躁了起來。

「哦,明白了。你叫蒲忠義是吧?看你這麼緊張青凝,你和青凝很熟?」

這一切都落在正關注著他的杜若蘭眼裡,讓她對他和青凝的關係有了猜疑。

「是的,我叫蒲忠義,是本校臨床醫學系的學生,我和青凝,不,蒙青凝是同學。老師你是?」蒲忠義被她突如其來的追問問的心裡發慌,但一時間卻又沒辦法想起面前的這位是那個系的老師,所以情急之下,反問了過來。

「杜若蘭,蒙老以前的學生,青凝的姐姐!」杜若蘭很乾脆的做了自我介紹。

「啊!原來是若蘭師姐,我經常聽青凝提起你,說你是她的偶像!」蒲忠義一聽她是杜若蘭,明顯鬆了口氣,臉上頓時也精神了許多。

「青凝會在普通同學面前提起我?」杜若蘭似笑非笑的盯著他,讓他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杜師姐,不好意思,之前因為不知道你是誰,所以騙了你,青凝是我女朋友。」說著話,蒲忠義又彎腰淺淺鞠了個躬。

「你剛才那樣子衝進去,就算是傻子都猜到你和青凝的關係不一般了。」杜若蘭搖頭微哂的同時,又想起躺在特護室里的青凝,不由輕輕嘆了口氣。

「杜師姐,這次你要幫幫青凝,她現在這個樣子,蒙老先生他們,他們……」

杜若蘭的嘆息提醒了蒲忠義,他的臉色馬上又變的蒼白,人也激動了起來。可是說到關鍵的地方,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儘管他一想起碧玉葫蘆斷裂代表的含義,就恨不能馬上衝進去搶了青凝就跑回家去。可是現在,在這個凡事都要講科學的高等學府里,他一個人微言輕的普通學生,又能做些什麼呢?

就連現在,面對著青凝的偶像姐姐,這個替自己撿回了家傳碧玉葫蘆的人,自己都開不了這個口…

「他們的醫術幫不了此時的青凝,對嗎?」看他臉色青紅不定的憋著太辛苦,杜若蘭冷不丁開口捅開了謎底。

「杜師姐?!」蒲忠義瞠目結舌的望著杜若蘭,再也說不出一句整話來。

「別驚訝,我也是因為看青凝的反應太奇怪,亂猜的。別的先不說了,如果真是我猜的那樣,你有辦法幫青凝,是嗎?」

一說起青凝的問題,杜若蘭就直奔主題。

她隱約覺得,蒲忠義既然能那麼快發現青凝的不妥,而且至今徘徊在這裡不走,那麼肯定就有幾分解決問題的把握。起碼,他能提供解決的辦法或是思路。

「把握不是很大,不過我父親應該有辦法。我以前見過他救治這樣的病人。」蒲忠義說話的時候,眼神有些閃爍。

杜若蘭頓時覺得眼前一亮,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急忙問道:「你家離這裡有多遠?」

「不是很遠,三四個小時的車程。不過……」

「青凝現在這麼危險,你還不過什麼呀,趕緊去請你父親來一趟吧,越快越好!」杜若蘭一聽,心裡大喜,忙不迭的就催他趕緊去請他父親。

「杜師姐,我父親是個鄉村裡的土郎中!」蒲忠義心裡也著急啊,被她這麼一催,也顧上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