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六章

第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那時天色剛剛發亮,整個特護室內光線還不是很明亮,但也足以讓我清楚的發現,躺在病床上的青凝那雙死死盯著我看的眼睛。

那時一雙怎麼樣的眼睛啊,原本清澈明亮的雙眼中,那時卻充盈中一股徹骨的惡毒和仇恨,帶著如刀般鋒利的殺機和冰冷,一瞬不瞬的死盯在我身上。就在看到這雙眼睛的同時,我明白了,我剛才就是被這雙眼睛盯著引起的不適,才從睡夢中驚醒的。

不過很奇怪,就在我發現她盯著我而她也發現我醒來的同時,她卻在眼中閃過的一股明顯恐懼和慌亂中,馬上閉上了她的雙眼。

現在仔細想想,從見到我開始,她隱隱約約的好像一直都有些害怕我。這次更是明顯,所以當時我就想到了,其實她不是在害怕我,而是在害怕我胸前的天心燈。

所以當時我心裡忽然起了個念頭,既然她這麼害怕天心燈,那我要是把天心燈掛到她胸前,會不會讓她清醒過來?

想到就做,當時我也忘了害怕。於是就把天心燈從胸前拿了出來。

誰知我剛一拿出來還沒等從脖子上取下,原本閉著眼睛裝睡的她就忽然發出了一聲驚叫,然後用一種我從來沒聽過的語氣給我說:「拿開那東西,不然我馬上就咬舌自盡!」

當時她陌生的語氣,急促的話語和臉上那種恐懼而又兇狠的樣子嚇住了我,我拿著已經開始發燙的天心燈愣住了。

「拿開那東西,不然我馬上就死給你看!」比剛才更急促更堅決的話剛一說完,粉紅色的舌頭已被她咬在了牙齒中間。

我被她給嚇壞了,一邊喊著讓她別衝動,一邊趕緊把已經開始燙手了的天心燈收了回去。

天心燈被我收回去後,她好像也明顯鬆了口氣。

就在這時,一直盯著她的我卻發現她的臉突然扭曲了起來,緊跟著她的雙眼也在一陣快速的眨動中,翻起了眼白,就在我被驚呆的瞬間,我卻聽到了她嘴裡冒出的一句低語:「若蘭姐,救我!」

短短一句話,卻像一道驚雷炸響在我的耳畔!

那熟悉的語氣,熟悉的聲音和感覺,活脫脫就是記憶深處青凝本來的樣子。在聽到這聲呼喚的瞬間,眼淚就已模糊了我的雙眼。

可是當我激動的叫著她的名字撲過去的剎那,迎接我的,卻是透過模糊的淚眼看到的那道冰冷而又仇視的眼神。

我發覺不對,抹去眼淚再看,果然又是那雙邪惡的眼睛,而不是我心目中的青凝。

我心頭一股怒火猛地的竄起,已經出離了憤怒的我當時就冷冷的盯著那雙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訴她,如果她不馬上離開青凝,還敢傷害青凝,我一定不放過她,保證一定會讓她後悔。

可是回應我的,卻是她無聲的沉默和閉上了的眼睛。

當時我肯定是已經氣昏了頭,一看她的這幅樣子,我馬上就決定不顧一切的把天心燈拿出來給她帶上,看她是不是真的敢咬舌自盡。

結果就在我決定冒險的時候,蒲忠義領著他父親匆匆忙忙的趕到了。」

一口氣說到這裡,已經口乾舌燥的杜若蘭端起了茶杯潤了潤嗓子,這才望向沉默不語的方羽:「剛才我那樣衝動是不是很危險?」

「嗯,非常危險!不但會害了青凝,而且也會把自己置於極端的危險之中。」看到她自己有所反省,剛剛在聽的過程中,替她捏了把冷汗的方羽這才認真的點了頭。

「可能會害了青凝這點,我在冷靜下來後也曾想到過、後怕過。可我不明白,怎麼還會讓我也置於極端的危險中?她不是很怕天心燈的么?不然也不會威脅我說要自盡啊!」杜若蘭對方羽凝重神情背後代表的關心感到很歡喜,但是卻對他說的話,有些不以為意。

「天心燈對你來說,是什麼?」

方羽眉頭微微皺起,越發的認真了起來。因為杜若蘭的反應,已經讓他意識到了自己以往忽略了的一些事情。

這些事,對他而言,非常的重要。因為那就是父母和身邊人的安全!

以往,他活動的範圍不大,接觸到的人和事大多都還在能應付的範圍。但是現在的他遊走天下,現在和將來肯定會遇到越來越多的人和事。

就像書上說過的那樣,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他所接觸的這個領域,卻又不知道要比那個所謂的江湖兇險和莫測多少倍。

就算以他自己的個性,衝突都在所難免。而更可怖是,身邊和周圍的人,都有可能會在有意無意之間,遇到就像這次杜若蘭遇到的這樣的情況。

要是他沒得到過天心燈,和所有的人一樣都是兩眼一抹黑的普通人,他和周圍的人相對的安全係數就會大大提高。

起碼。現在絕大多數的宗派和修行人,都還在大體上遵守著這個領域內,約定俗成的潛規則。會盡量的避免牽扯到普通人。

再者,身為普通人,往往就算有異常的事件在自己身邊發生,也會因為感覺的遲鈍而自動忽略,就算有一些被察覺了,也大多會因為本能的畏懼而選擇迴避。這樣一來,接觸的少了,安全係數自然也就會提高。

但是現在,這種可能性已經隨著他得到天心燈而消失了。

父母那裡,因為歲數和閱歷的關係,一直都讓他比較放心,再加上出行時的巧合和匆忙,也沒讓他多往那邊去想。

但是這次杜若蘭的想法和舉動,卻及時的讓他醒悟了自己的這份忽視,究竟有多麼可怕。

就像杜若蘭,如果沒有他給她的天心燈,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