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等一下,方羽,我接個電話!」

方羽和杜若蘭剛踏出賓館的大門,杜若蘭包里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杜若蘭心裡就暗嘆了一口氣。

是丁乘風的電話!

停步的方羽顯然猜到了是誰的電話,只是沖著她無聲的笑了笑,並沒有其它的表示。

方羽的舉動讓杜若蘭的心裡很是舒服,連帶著接電話的口吻也溫柔了許多。

「喂,乘風嗎?我是若蘭。嗯,我知道了,你不用過來。再稍過會我就和方羽一起回去。是啊,他也來了,是我叫他來的。嗯,好的,謝謝!我一定帶到。好的,見面再說,再見!」

很快的幾句話之後,杜若蘭收起了電話,沖著方羽露出了笑容:「你也聽到了,我告訴他你來了,他要我帶他向你問好!」

方羽笑笑:「有意思!那你也應該帶我向他問好才是,禮尚往來嘛,呵呵!」

「沒個正經,懶得和你說。」

杜若蘭最後的一絲緊張也在方羽的輕笑里消失了,不過為了保險期間,她還是特意給方羽提了醒:「老師那裡他比較熟。另外…,沒了!」

說了半截,一看方羽又用他那種似笑非笑的眼神盯著自己,杜若蘭猛地醒悟,是自己多慮了。

「放心吧,若蘭,我有分寸!」

方羽知道若蘭在擔心些什麼,也明白她突然打住不說了的心意。所以也很配合的做出了回應。

在經過入藏之行的錘鍊和生死存亡之間的明悟後,他對情感,對人和人之間的相處,已有了全新的認知,現在的他,儘管還不敢說有多麼的成熟、練達,但畢竟也不再是當初那略顯青澀的少年了。

這次來到這裡,若蘭到現在還只是在擔心自己會在救治青凝的過程中受委屈,怕自己會對她和丁乘風有誤會,會有所衝突,卻還根本沒想到自己這次來了之後,感受的到那許多東西。

這次自己在這裡要接觸的這些人,全都是她以往生活圈內比較重要的人。而她卻似乎沒意識到這一點,從頭至尾,都擺明了要自己以她男友的身份出現,來和他們接觸。而且還是在這種相對有些尷尬的情況下,展開深入的接觸。

這對她來說,可能只是源於潛意識中,對自己人品和能力的強烈信任和高度期許。但對自己來說,她的這種信任和期許,也在很大程度上意味著一個巨大的考驗和挑戰!

既然明白自己真正喜歡了一個人,就要全力的喜歡和包容她的一切,就要讓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對她的這份喜歡,這素來就是方羽對於情感的態度。

所以當年,他會不顧一切的去異鄉追尋自己的初戀,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誠意和感情。

這次也是一樣!

自從他在入藏之行的生死存亡之間明悟,發覺自己心裡對杜若蘭真正感情的瞬間,他就已經徹底走出了以往情傷帶來的陰影。

所以今天,面對著戀人貌似無意間帶給自己的考驗和挑戰,此刻的方羽已經默默的做好了全力以赴的準備。

只是,相比於把這些用嘴說來的方式,他更喜歡用行動來證明!

蒲守信一見到進來的方羽,就明白了自己和他的巨大差距。

那是一種純粹意義上的感覺,單純的來自人生的經驗和自己也說不清楚的直覺,似乎,和自己的修鍊並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他本能用來窺探的秘術,並沒有回饋給他任何異常的反應,反倒是在緊跟著方羽進來的杜若蘭身上,他感應到了很強的反應。

但是,他的注意力還是全部的被站在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給佔據。因為他從這個叫方羽的年輕人雙眼中,依稀看到了一抹記憶中最不敢忘卻的東西。

所以他臉上的表情和眼中的神情,立刻就變得非常的拘謹和卑微。

就連稱呼上,都開始不由自己的恭敬了起來:「方,方先生,請坐,快請坐!忠義,趕緊去倒茶,快去!」

蒲忠義此刻心裡納悶的要死。

因為他還從沒見過自己向來傲慢的父親這麼客氣的招呼過一個人,更加沒見過此刻在父親臉上浮現的那一種客氣到了謙卑和局促的笑容。

就算是剛才,他因又用他所謂的秘術窺探杜師姐吃了苦頭後,都不曾在嘴裡說過一句服軟的話,反而在沒事後,跳起來罵自己前面的哭求弱了他蒲家的威風。

儘管他在聽到門被杜師姐敲響的瞬間,眼神也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但臉上的表情卻依然還保持著他一貫的傲氣,甚至連站起迎客的意思都沒有。

但是一轉眼的功夫,就在看到跟在自己身後進來的這個年輕人的瞬間,他就像觸電一樣從躺倒的床上跳了起來,而且就在自己給他介紹這個年輕人名叫方羽,是杜師姐朋友的同時,就像換了個人一樣的迎了上來。

變化之大,甚至連他這個做兒子都覺得十分陌生。

「蒲先生客氣,請!」

方羽微微一笑,落座後也沒像以往對人那樣太客氣,直接開口道出了來意:「蒲先生,我聽杜老師說你救治青凝失敗,能請教一下當時的具體情形么?」

「好的,好的!沒問題。忠義,你去賣點瓜果來招呼客人,快去!」蒲守信忙不迭點頭的同時,卻想把兒子支出去。

「爹!」蒲忠義卻是一臉的不情願。

「羅嗦什麼?還不快去?」蒲守信面對兒子,卻充滿了身為父親的威風。

「蒲先生,看令郎也曾涉獵,再說和病人也關係密切,就不要勉強他了,免得他心裡上火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