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八章

第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羽從正式踏進這所西式別墅似的小樓後,整個人頓時就徹底的放鬆了開來。呼吸不再像平時那般的細密綿長,腳下也不若平時那般的輕盈和靈巧。就連全身的肌肉,心脈的波動和氣血的流暢,都不但恢復到了一般人的正常水準,而且還保持的更為平和順暢。

因為就在他剛邁進小樓的瞬間,體內早已晉入入微至境的靈神那奇異的波動,就已告訴他,一種黑暗幽邃的無形力場,迴旋波動著像一個幽靈般的圈套,向門口的自己這裡套了過來。

這是一種無法給常人解釋的詭異感覺,但是在他來說,這次捲來的這股神秘力場,卻帶著一種淡淡熟悉的感覺。

這是一種介於巫術和道法之間的秘術神通,陰冷頑纏而又詭秘細微。就連以他的能力和自信,若不是事先已有了心理準備,若不是這次出遊中幾番經歷的錘鍊和積累,恐怕都會在進門的瞬間就已中招而不能自知。

因為這純粹是一種屬於精神層面的探測性法門,並不帶任何攻擊性的純靈秘術。所以一旦被窺探者在精神層面的修為稍遜,就會中招而不自知。

在方羽的記憶中,似乎自己就曾中過某人的這招而吃過小虧!難道這次這似曾相識的秘術重現,又是陰神宗紫薇宗主的大駕光臨?

所以在感應到這秘術力場的瞬間,他就將自己的氣機和靈神全都收斂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如果裡面折騰青凝的是陰神宗宗主紫薇的話,就算是自己對上,都不一定能護持住現場所有人的安全,除非採用非常的手段。

但是在另一個方面,他也對自己剛才的這個推斷心裡存疑。因為他一時之間,也確實找不到紫薇附身青凝的理由和意義。

若說是她肉身再次被毀,情急之下附身青凝準備奪靈。那麼以她的修為,根本不會過了這麼長時間還滯留著不去。再說這世間,又還能有幾個人的修為和運氣,能像上次的自己一樣,讓她只得破身馭元神而遁?

究竟是誰這麼厲害?

上次自己能夠做到,只是個意外的運氣而已。即便是換了現在的自己,若想再來那麼一次,都自知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次和宣真宗宗主太玄斗完法雙方和解之後,自己在和殷勤留客的太玄宗主數天的切磋盤桓時,也曾聽太玄宗主隱約說過,鬥法後黯然而去的陰神宗宗主紫薇,是近數十年來唯一能晉入到宗師境界的女性大家,就連千百年中,素來默默無聞的陰神宗都因她而成了各大秘門為之側目的存在。

究竟是誰這麼厲害?方羽確實想不出來。

但若說是紫薇不忿數次在自己這裡受挫,所以處心積慮的借著控制青凝來布局對付自己,別說別人,就連方羽自己都不相信。

那純粹是源於一種直覺,是修行到他們這個階層的人,對彼此之間類似尊敬的直覺。

正因為有了這些困惑,所以他很自然的選擇了隱匿自己的氣息,無非是想確定一下裡面控制著青凝的,到底是誰!

隨即就在他被這詭異力場準確圈住的瞬間,他就肯定了兩件事情,這秘術就是陰神宗那種源自道門神交和巫門窺靈兩種秘術結合的獨有法門沒錯。但裡面施術的,卻不是自己猜測中的宗主紫薇,而是一個要比她差了數倍的弱小存在。

方羽心裡一松,正準備放開了心懷直入,卻又隨即在一陣連體表毛髮都猛然炸起的危險感覺中,順勢就像面前的丁乘風一樣,渾身打了個冷顫。

接著,無形中,宛若怒潮般洶湧而來的詭異力場在和身後的杜若蘭一觸之後,又像退潮似的漫卷而去。

「居然還是個先天能力者,有意思!」

方羽臉上,就在這前後兩股詭異力場退去的瞬間,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冷峻笑意。

剛剛從後來的那種危險感覺里,他空靈恬淡的靈神,已經清晰的感應到了濃濃的血腥味,就在這濃濃的血腥味中,隱隱有數個聲音在悲號,凄厲而又悲涼!

一穿過門庭,原本走在最後的杜若蘭趕了幾步就搶到了前面。搶先一步來到客廳的茶几前,給方羽做起了介紹:「方羽,這是蒙老,我的老師!」而後緊跟著就在站起身來的蒙老探詢的目光中,開始介紹方羽:「老師,這是我男友方羽。」

「蒙老您好,我經常聽若蘭提起您,說您是她最尊敬的導師!」

方羽含笑,等杜若蘭的話剛一落地,就在屋內眾人齊刷刷向自己望來的目光中,落落大方的踏前一步,雙手握住了面前這憔悴的老人剛剛抬起的右手。

蒙老是個花白頭髮,額頭寬廣,但臉形瘦削,身材不高的老人,要不是方羽提前知道他已年過七旬,還真看不出此刻一臉憔悴的他能有那麼大的歲數。要是不知道,最多會以為他也就六十剛過的年紀。

「方羽你好。那都是若蘭在哄我這老頭子開心呢,請坐吧,不要拘束。」蒙老儘管此刻遠不在狀態,但還是在打量方羽的同時,給了他一個禮節性的笑容。

「老師你先請坐,我再介紹師母和大家給他認識。」方羽微笑,還沒來得及開口,杜若蘭就先搶著開口,同時把老師扶著坐下了。

「師母,這是方羽,我特意叫來給青凝看病的,剛下飛機就被我抓來了。」

杜若蘭的師母是個頭髮銀白,面目端莊,大約六十上下的慈祥婦人。此時氣態嫻雅的站在那裡,要不是雙眼微微有些紅腫的的話,是個非常容易給人親切感覺的老婦人。

原本一直含笑打量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