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餐桌上的氣氛一直很融洽。

整個晚餐過程中,像是在遵守著一個約定似的,相談甚歡的三個人都避開了那個容易敏感的話題。

一直到方羽剛要結賬時,杜若蘭的離去。

她去衛生間,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沒問孟勝藍要不要同去。

「那女孩三天後真的會沒事?」孟勝藍注視著表姐離開的背影,臉面上的笑容淡了下來。

「嗯,應該會沒事。」方羽回答的時候,臉上的微笑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她得的不是什麼急性綜合症對吧?」說話的同時,孟勝藍的目光移到了方羽的臉上。

「嗯。」方羽臉上淡淡的微笑,並不因她專註的眼神而有什麼變化。

「奪舍?」孟勝藍低聲問出這兩個字的時候,眼神里明顯掠過了一片猶豫。

「嗯,基本沒錯。」

「真是奪舍?」孟勝藍心裡一沉,私心裡對方羽處境的擔憂猛的一下爆發了起來:「方羽!你…咦?」她剛要衝口而出的話卻在目光重新落到方羽臉上時,變成了一聲驚咦。

因為此刻,方羽臉上淡淡的笑容依然未變,不過眼眸深處,卻有些陌生的冷意。

「方羽?」心念電轉的瞬間,她並不掩飾自己的驚疑。

「她是試驗品。」

勉強維持著臉上笑容的方羽淡淡說出這句話後,已沒了繼續和她說此事的興趣。一扭身,沖著身後不遠處的服務員示意:「姑娘,買單。」

孟勝藍愕然一愣,隨即臉上變了顏色,她猛地往前一湊,抓住了方羽的胳膊:「什麼試驗品?方羽你給我說清楚!」

扭頭示意的方羽沒想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扭回頭一看,發現此刻,她臉上已氣得沒了血色。而她那雙漂亮而又銳利的丹鳳眼,也正狠狠的盯著自己。充滿了驚疑和怒意的眼眸深處,隱隱的,還彷彿浮動著一抹傷痛。

「傷痛?」方羽心裡一愣,莫非是自己誤會她了?應該不會吧?除了……

就在這時,杜若蘭的聲音打破他倆之間的僵持:「呀!你倆這是…?」

孟勝藍心裡的驚疑和怒火在方羽扭頭一愣的瞬間,就已在他那雙清涼的雙眼注視下消散了大半,倒是心裡剛剛只是一閃而過的傷心,卻猛地在聽到表姐聲音的瞬間化成了一片的委屈。

「表姐!他欺負我!」在這股突如其來的委屈促使下,素來堅強鎮靜的她在鬆開方羽胳膊的同時,小孩子般的拽過杜若蘭的胳膊告起狀來。

杜若蘭在看到她半真半假的這幅模樣的瞬間,心裡就不由輕輕一抽,不過臉上,卻同樣半真半假的出現了嗔意:「方羽!」

方羽聞聲眼神微微一凝,隨即又在嘴角浮起的苦笑里無奈的投降了:「勝藍,你是怎麼知道的?」

喊過方羽名字後,若有所思的杜若蘭並沒注意到方羽眼中的那微微一凝,但是孟勝藍卻在心頭猛地一顫中,清晰的感覺到了那一凝里包含的東西。所以她一看方羽開口,便馬上認真了起來:「推理!一哥根據以往數宗離奇案件和本案的蛛絲馬跡綜合推測出的結論。」

這一刻,她忘記了她的職業保秘條例。當然,支持她這麼做的,主要還源自一直留在她心裡的一個認知:「方羽不是壞人,他更不是普通人。」

「數宗離奇案件?」方羽目光又是一凝。此時,他已隱隱醒悟,自己這次好像是搞誤會了。

「嗯,之前數月,我另一位同伴一直在追查數宗奇案,現在懷疑和本案有聯繫。」看到方羽像是在琢磨什麼,怕再起什麼誤會的孟勝藍不由多解釋了兩句。

「原來是這樣!」已經想明白了的方羽心裡頓時尷尬了起來,自己最近還真是不適合推斷什麼啊……

「勝藍,對不起!剛才是我誤會了,請見諒!」淡淡的苦笑著,發現誤會了的方羽很認真的低頭認錯。

到了這一刻,孟勝藍的心才算完全放了下來。不過放鬆下來後,她的職業本能又抬起了頭:「誤會沒什麼,只要你給我個合理的解釋!」

「要不要我再去一趟衛生間?」擺手示意剛走過來的服務員先下去後,已經明白面前兩人為何鬧誤會的杜若蘭忽然插話進來。

方羽看了眼似笑非笑的她之後,又把目光投向了此刻佔據了上風的孟勝藍。

孟勝藍給他還了個白眼,這才對杜若蘭笑道:「表姐,不是有意想瞞你什麼,只是接下來內容暫時不太適合讓你知道。還是等這案破了之後,再讓方羽慢慢講給你聽好嗎?」

「知道了,你們慢慢聊,不過不許再鬧彆扭哦。」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的杜若蘭笑著離開了。

「表姐都知道了?」孟勝藍卻被她臨走時的笑容弄的心裡有些不安,心裡一動的瞬間,目光再度落在了方羽身上。

方羽點點頭,卻沒再說話。

孟勝藍又給他了個白眼,緊接著,認真了起來:「之前數月內,沿海地區接連發生了數宗焚屍案。死者都是年輕女性,死亡前一段時間內,都曾不明原因的離奇昏迷過,根據她們當時的醫療報告顯示,癥狀和之前的蒙青凝非常相似,全都是不明原因的高燒和昏迷。

這些人高燒和昏迷的時間長短不一,最短兩天,最長五天。報告顯示醫院的治療根本不起作用,但她們全都在數天後自己回醒……

因此,我們懷疑前幾天跳樓自殺的蘇青青和你現在的病人蒙青凝,都是和她們一樣的受害者。而這一系列真正的元兇,就是你說的那個試驗品。」

一口氣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