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蒲忠義繞過醫院值班的保安,偷偷摸進住院部特護樓二樓的時候,二樓並不太長的走廊里一片寂靜。只開了一半的走廊燈,也讓整個走廊顯得有些異樣的昏暗和慘淡。

渾身的汗毛就在他雙腳踏上二樓走廊的瞬間全都豎了起來。

一種此刻的他還不能完全理解的危險感忽然就像一條陰冷的長蛇,在呼吸的瞬間,就纏繞上了他的咽喉。

冷汗在全身一顫的同時爬滿了他的面頰和額頭,而他剛還急促的呼吸,此時也像是停頓了一般的憋住。

面色一片慘白,可他圓睜的雙眼中,除了恐懼之外,卻還有焦灼和一抹頑強的堅持!

走廊的盡頭,那間特護室和旁邊的護士值班室都亮著燈,可奇怪的是,他在走廊里卻聽不到裡面有一絲的響動。

一片看不見的陰冷,包圍著這層二樓,也盤旋在他急的快要爆炸了的心頭。

努力著,彷彿過了千百年那麼久,他終於將自己嘴裡已經麻木僵硬到快要失去控制的舌頭塞進了雙齒之間。

狠狠的咬下,腥鹹的鮮血伴隨著劇烈的刺痛迅速填滿了口腔。就借著這刺痛帶來的警醒和振作,悶吼了一聲的他像狂風一樣沖向了關著門的特護室。

丁乘風從口袋裡摸出那塊琥珀的時候,半靠在床頭的青凝也剛掙扎著緩緩睜開了眼睛。

「青凝,你看這是什麼?」

丁乘風忍著心頭的緊張,用自己最柔和的聲音,將青凝布滿紅絲的茫然目光引向了垂在她面前的琥珀。

那是一塊色澤金黃,透明度極高的寸大琥珀,淚滴狀的金色琥珀中央,一片色彩斑斕的扇狀物上,有一個像極了豎起來人眼的詭異圖案。

病床前,床頭柜上那盞檯燈柔和的光芒此時正照在這塊琥珀金黃色的表面上,讓中央那隻豎起的眼珠圖案在周圍斑斕色彩發出的朦朧光影中,顯得更為神秘和誘人。

還未完全清醒的青凝茫然的目光一落到這塊琥珀上,整個人就像呆了一樣,眼光發直了。

「看著這隻眼睛,這是只會注視著青凝的眼睛。看著這隻眼睛,青凝心裡就會覺得非常安靜,就會……」

嘴裡輕聲緩緩不停的誘導著青凝的神智,丁乘風面對著越來越進入狀態的青凝,心裡對給她施展催眠術進行治療的決定,充滿了信心。

其實他在外間第三次複查青凝的化驗和檢查單據不果後,心裡就已經有了用催眠術來試試的想法。

只是對於催眠術,國內的醫學界相對比較陌生,他怕他貿然提出來,會被性格倔強頑固的老師拒絕。再者他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畢竟自從得到這塊琥珀,學會催眠術後,他除了自我催眠過以外,並沒有在別人身上試過。

所以當時把這個念頭強壓了下去。可是自從起過這個念頭後,他每複查一次那些單據不果,想試試催眠術的這個念頭就會跳出來誘惑他一次。

一次次誘惑的結果,終於讓他在發現青凝突然不妥,將要醒來的關頭,做出了大膽地嘗試。

看上去效果的確不錯。

這讓他忽然對青凝以後的治療以及挑戰那個什麼方羽,有了很強的信心。

就在這時,異變徒生!

「嗡!」

就像是繃緊了的弓弦彈出後發出的低沉顫音一般,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切碎了房間內的寧靜。

聲音乍響的瞬間,被嚇到了的他渾身一哆嗦,手裡垂著的琥珀差點就掉到了床上。

幾乎就在他手中琥珀一落,被驚出了一身冷汗的他身子還沒來得及完全扭轉的剎那,病床上的青凝口中卻猛地響起了一聲暗啞的嘶吼。

嘶吼聲入耳的同時,他胸腹間就重重地挨了一擊。

他覺得眼前一黑,緊跟著就發覺身體被這不可抵禦的打擊給打飛了出去。

「青凝為什麼要踢我?」

身體翻飛的瞬間,他昏沉的腦海中剛閃過這個念頭,一片刺骨的冰寒就在又一聲沉悶的顫音中狠狠的砍在了他身上。

嘭!

就在耳邊響起的這聲隱約可聞的巨響聲里,他眼前的黑暗被另一道刺目的金黃色光芒給代替。

耀眼的光芒一閃即逝,身體落地的震顫還沒來及讓他體會,漆黑的深淵便再度淹沒了他所有的感知。

蒲忠義撞門而入的時候,正好看到懸空翻騰著的丁乘風將被那一抹冷電似的青藍色光影給砍中。

顧不上去想為什麼病房裡會出現這麼一道冷電般的清藍光影,也顧不上去看此時在病床上縮成了一團,口中像野獸般不停嘶吼著的青凝到底是怎麼個狀況,撞門進來的蒲忠義在雙眼一觸到那一抹彎月般的青藍色光影的瞬間,就憑著他最本能的直覺,催動全身的精氣,將嘴裡那口腥鹹的鮮血往光影上噴了過去。

冷電般一閃而至的青藍色光影幾乎在砍中丁乘風身體的瞬間,就被一蓬從丁乘風身上猛然炸起的耀眼金光所阻攔。

金光一亮即逝,瞬起瞬滅的強烈刺激霎時就讓噴出了那口鮮血的蒲忠義眼前一片金黃,其餘什麼都看不到了。

可是青凝宛若哀號的嘶吼還聲聲入耳,那一道青藍色冷電發出的沉悶顫音餘音還未散盡,此刻的他又怎能閉眼等死?

就算死也要死在青凝之前!

一切就在電光火石的瞬間開始,也在火化一閃而逝的剎那間結束。

就在閉著眼的他剛要鼓起餘勇衝過去拚命的緊要關頭,他耳邊卻響起了方羽殷雷般的沉喝聲:「停!」

殷雷般喝聲入耳的同時,一股無形的壓力就將他前撲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