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小孟,你現在拿好這兩枚大錢,就站在這裡別動。如果等一會發現我有什麼過於危險的舉動,就馬上用力把它們撞三下,但是千萬不要踏上這層台階,記住了嗎?」

寂靜的樓梯間內,一哥凝重的聲音還在耳邊回蕩,可是他的人,卻已經在孟勝藍目光緊張的注視下,踏上了教學樓的樓頂。

此時,恰好正是數天前,蘇青青踏上樓頂的同一時刻,清晨六點零五分。

一哥的腳一踏上樓頂,整個身體就變得僵硬了起來。原本綿長的呼吸也像是被什麼給壓迫著似的,變得短促和粗重了許多。

身影在粗重急促的呼吸聲里,慢慢像是被遮在了一層不是很透明的霧氣之中,即便是以孟勝藍銳利的眼神,也看的有些模糊。起碼,此時一哥的面目,就已經變得非常朦朧了,只能大致的分辨出一個輪廓。

伴隨著他身影的模糊,整個朝陽籠罩下的樓頂之上,氣溫也似乎在急速的下降,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似乎有無數團無形的小風在旋起,帶著冷森森的氣息,迅速的在整個樓頂融合、盤旋了起來。

就在這隱約模糊的霧氣和冷風的中央,喘息聲越來越粗重,到了此時更像是巨獸般急喘出聲的一哥那裡,忽然響起了一把急促而又含混莫名的怪異聲浪。

隨著這怪異聲浪的響起,一哥模糊的身影開始走動,很慢很僵硬,一頓一頓,看上去很像是電影中殭屍或者機器人行動時,那種生硬僵直的彆扭感覺。

可是此刻,在朦朧的霧氣和森冷的氣旋中,一哥這種僵硬彆扭的動作,卻讓一直在凝神細觀的孟勝藍後脊樑上冒出了一層又一層的冷汗。此時,她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手背和面頰上的汗毛都已豎立起來了。

難道面前這就是一哥所擁有的能力之一?

現在的一哥在她眼裡,就像一個被某種東西牽扯著的傀儡人一般,雖然緩慢和僵硬,但是卻依然一步步彷彿在按照一個被編排好的流程不停的運動著。看上去是那麼的彆扭和詭異,甚至還帶著一股陰森森的氣息。

她屏住了呼吸,雙手緊緊握著手中那兩枚足有三寸大的古舊銅錢,密切注意著薄霧中殭屍般一哥的一舉一動,連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因為看到現在,就連原本對一哥究竟來這裡幹什麼都不清楚的她,心裡都有些猜到一哥現在這是在幹什麼了。

因為此時薄霧中的一哥,儘管動作僵硬依舊,但一舉一動中,已經明顯帶著一些非常女性化的特徵,特別是他那僵硬的身體,在步履緩慢的挪動之間,依然保持著女性走路時,扭腰擺臀的那種特徵,儘管看上去非常的彆扭和詭異,但也隱約提醒著在一邊毛骨悚然的孟勝藍,一哥這是在幹什麼。

如果她的猜想沒錯的話,現在的一哥正在用一種她根本不了解的秘術或能力,重現著三天前,從這裡跳下去的蘇青青來到樓頂時那一幕。現在的一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應該就是那天清晨的蘇青青!

心裡有了這個明悟後,她更是屏著呼吸,連眼都不敢眨一下了,因為按照案件卷宗中的記載,過不了一會,蘇青青就該跳下樓去了。

現在,她終於明白一哥剛才鄭重其事的將那兩個銅錢交給她的意思了。看來,一哥的這種神奇能力,也還是有缺陷的啊……

薄霧中,一哥模糊的身影一直在僵硬的,慢慢的沿著樓邊在來回走動,不大的功夫,他已經走了足足有兩個來回。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不再發出怪異聲浪的薄霧中,不時還能隱約聽到他用已經變了腔調的尖利女音發出的嚶嚶哭聲和嘆息聲,偶爾還能聽到模糊不請的自語聲。

第二圈轉完,薄霧中他僵硬的身體忽然停了下來。

樓梯間的入口,一身冷汗的孟勝藍瞪大了她已經綳的有些發酸的雙眼,兩隻緊握著銅錢的雙手,也已用足力氣擺開了相互交擊的架勢,就等著他接下來走向樓欄處的那一剎那。

短暫的停頓後,薄霧中一哥模糊僵硬的身影卻並沒有往她墜樓的那處走去,而是用比剛才快了將近一倍的速度,往孟勝藍視線之外的樓後沖了過去。

孟勝藍見裝大驚,一急之下,忘了一哥早先的吩咐,一個箭步越過那層樓梯,衝上了樓頂。

飛快的轉身,正好看到已經到了樓後欄杆處的一哥揚手作勢,像是把什麼東西猛地往樓後的空地上遠遠拋去。

孟勝藍愣住。因為這兩天她看過的調查報告里,沒有樓後空地上詳細的搜查記錄!

就這一愣的功夫,薄霧中的一哥開始轉身。孟勝藍猛地醒悟,又是一個轉身加兩個箭步,重新縮回了敞著門的樓梯間。

身子落地,她這才發現全身的冷汗已經濕透了單薄的衫衣。而全身上下,露在外面的肌膚,也在這一去一回的瞬間,像是被無數冰冷的陰針給攢射過一般,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猩紅斑點,給她帶來一陣又一陣的劇烈刺痛。

但是此時此刻,她已經顧不上理會這些,因為薄霧中,一哥的僵硬的身影已經再度以比剛才還要快上許多的速度沖向了樓邊。

而那裡,正好是調查卷宗中,註明的蘇青青墜樓處。

一咬牙,孟勝藍緊握著銅錢的兩隻手揮舞了起來,按照一哥現在的速度,兩隻銅錢撞擊三下的功夫,正好能讓他停在距離欄杆的兩步處。

「鏘!」

兩枚碩大的古錢相撞,發出了一道暗啞的金鐵交鳴聲。

薄霧中,一哥模糊僵硬的身子明顯一顫後,繼續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