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羽你昨晚給我甩了個大麻煩啊。」鬆開手,一哥話里埋怨著方羽,可他嘴角的笑容,卻充滿了懶洋洋的味道。

自從決定伸出手之後,他就已經開始不加抗拒的享受充斥在心頭的那種閑散和舒適的感覺了。

「是嗎?可我只記得昨晚給你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哦。」方羽也是一樣,嘴裡反駁著,可意態悠閑的臉上,也同樣掛著淡淡的微笑。

男人間,有些話不必明說,有些感覺也只能交匯於心。

起碼,方羽知道,從此刻起,他在一哥面前說話做事,沒必要再藏著腋著了,這種感覺與他,很喜歡。看一哥的樣子,也是如此。

否則,也不會一開口上來就興師問罪了。

「扔給我一個連基本排泄都不能自理的白痴,這也叫替我解決了大麻煩?」一哥眼睛一瞪,半真半假的惱道。

提起這個,他就一肚子小火,昨晚抓到的人他一見,就知道肯定是孟勝藍口中那來刺殺的人沒錯。因為根據之前他看過被暗影擊殺的那個追殺者的屍體和相關的資料,發現被抓住的這個傢伙和那個追殺者的穿著打扮幾乎是一模一樣。

穿的都是式樣一致,灰褐色的緊身夜行衣,胸前都掛著一串骨制的骷髏佛珠,全身上下,他們除了長相不同,腰帶上掛著的革囊里所裝的工具稍有差異之外,就只剩下脖子上那串骷髏佛珠的個數這點不同了。

被暗影擊殺的那傢伙身上的骷髏佛珠只有七顆,而昨晚被抓住的那傢伙身上的那串佛珠有八顆。

除此之外,他們之間的最大區別就是一生一死了,而且活著的這個,被抓的時候,還是個五官滲血,一身屎尿的白痴。

就為了這個人,一路上已經從孟勝藍口中大致知道了事情原委的他昨晚整夜都沒能安生。幾乎是一眼沒眨的忙到了天亮,這才在一無所得的鬱悶中,帶著同樣忙了一夜的孟勝藍來這裡試試能不能找到新的突破口。

因為根據他所掌握的資料,除了至今還昏迷不醒的蒙青凝之外,這個墜樓自殺的蘇青青應該是這所學校里被邪靈附身的第一人,而且根據調查得來的種種資料顯示,她出事的好幾天前,她就已經請了病假沒來上課了。

這也就是說,她被附身的時間,可能已經有好幾天了,但是在這期間,她卻沒有遭到追殺,也沒發現她有高燒昏迷的記錄。

種種跡象表明,這位已經自殺了的少女身上,肯定有著什麼特別的地方,要是能查清楚她這些天里的行為和蹤跡,應該對此案的進展,有著重大的幫助。

所以舊傷初愈,信心滿滿的一哥才會在忙了一夜無果後,選擇了這裡。

蘇青青租住的那間小屋他也去過,那裡因為空間太小,而出事後進出過的人又太多太雜,一哥在那裡根本感應不到她留下的那些足夠他施術的信息,所以又來到了這裡。

很多人,特別是這種生命力旺盛的年輕人,在忽然要死前的那一剎那,能在附近留下足夠強烈的個人信息。

而這,正是一哥先天稟賦的異能和後天術法修為所能充分利用的最佳契機。以往,他憑著這方面卓越的能力,破獲過不少所謂的神秘大案,抓過很多自以為布置的天衣無縫的邪惡歹徒。

因為那些罪犯和歹徒,他們千算萬算都算不到,這世上還有一哥這樣的人,他能憑藉著亡者留下的強烈怨念和信息,而讓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化身亡者,重現並體驗亡者最後的一段心路和歷程。

而且他這種先天異能和修為融合後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還能無視一些奇術密法的干擾和封殺,相比之下,要比以往傳說中存在的那類走陰人、通幽術之流,要高明上太多。

這種特異的能力加上他本身另有的一些本事,讓他相對輕鬆的躋身與現在的這個特殊部門,但也是這個能力,讓他在數年前的一樁大案中遭人暗算,雖然最終成功的擊殺了暗算他的人,但幾乎致命的舊傷卻也像不死的冤魂一樣,一直糾纏他到了現在。

這讓他幾乎成了廢人!

儘管在同伴和上級眼裡,他只是因傷而能力有所減退,並不影響他繼續作為主力存在的現狀,但是他自己心裡卻明白,受傷之後的自己,頂多只有受傷前十分之一的能力。

這對一哥這樣一個一心要好好乾事業的人來說,無疑是個最為痛苦的打擊。自然,這也成了他這幾年大多時候坐鎮本部的主要原因。

昨晚經過方羽的治療,頑疾初去他的感覺就像是重新回到了處在巔峰時期的從前,儘管他自己心裡也明白,舊傷初愈,不應該妄自出手,可是憋悶了那麼久的心,又豈能壓得住那種躍躍欲試的衝擊?

所以才出現了之前危機重重的那一暮。

若不是恰好方羽正在附近,發覺了不對並及時趕來,光靠著他交給孟勝藍的那兩枚往生錢的警醒,恐怕他可能也會像蘇青青一樣,成了樓下的一具屍體。

當然,現在的一哥要和方羽討論的不是這些,而是丟給自己的那個白痴的來歷,所謂的問罪,也只不過是他選擇的一個比較熱絡的開場白而已。

「成了連基本排泄都不能自理的白痴?」方羽也被這個消息給堵楞了。在他的感覺中,當時自己出手的力度最多會讓對方暫時出點問題而已,沒想到對方竟是這麼的不堪一擊。

「是啊,要不要親自去見識一下?」一哥一想起被抓的那傢伙一身污穢的樣子,臉上的笑容就暗淡了幾分。

「那種程度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