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杜若蘭一來到醫院附近,就發現這裡瀰漫著一片無言的緊張。

四輛閃著頂燈的警車就停在醫院的四周,刺眼的車燈將光線全都聚焦在門口的空地上,照的那裡一片光亮。

但是,光亮處卻看不到警察的人影,四周依然被夜雨籠罩著的黑暗中,除了連成一片的雨聲,也同樣聽不到任何其它的聲音。

死一般的寂靜中,卻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緊張和壓抑在盤旋和流淌。

她把這一切都瞧在眼裡,呼吸再次開始變得急促。

「站住!」

就在她加緊了腳步,往門口衝去的前夕,一聲低喝伴隨著兩個從暗處突然閃出的人影擋在了她的面前。

她被突兀出現的人影給嚇了一跳,停步的瞬間,已沖至喉嚨的驚叫卻被燈光下閃亮的警徽給驅散。

微微後退了一步,驚魂初定的她舉高了手裡的雨傘,準備開口解釋。卻沒想到已被面前的警察給認了出來:「原來是杜老師,快請進,孟組長他們都在上面等你。」

她臉上微微擠出了個笑容,也沒顧上去尋思這陌生的警察為何會認識自己,就快步衝進了醫院的大門。

一上二樓,迎面就碰上孟勝藍和一個漂亮的有些驚人的白衣女人在四個警察的拱衛下走了過來。

她心裡突兀的一跳,張嘴剛要打招呼,卻看到孟勝藍眉頭微微一皺,很明顯的用眼色給了她一個阻止的暗示。

停住腳步的她一愣,雙眼不由自主的就落向了孟勝藍身邊的那個女人身上。

這漂亮優雅到驚人心魄的女子竟然會是罪犯?

目光落到那女人臉上瞬間,杜若蘭在心神再度被她容貌給刺激到恍惚的同時,心裡也不無遺憾的暗覺可惜。

就在此時,那女人深藍色的雙眸迎上了她的視線。

晶瑩碧藍的雙眸就像兩汪深不見底的深潭,在接觸到她視線的瞬間,就讓杜若蘭的心神不由自主的往裡陷落了下去。

耳邊,也輕輕響起了一把微帶沙啞的磁性輕笑聲,這笑聲似乎帶著一種說不清楚的魔力,在響起的瞬間,就誘惑著她的心神更加快速的往那兩汪看不到底的深潭中陷落下去……

頭腦中微微泛起的眩暈中,她驚恐的往後退了一步。幾乎就在她心裡警覺的同時,掛在她胸口的天心燈也在「磬」地一聲清鳴中,猛地熱了起來。

清越的清鳴儘管聲音不大,可是在相對寂靜的走廊里,卻顯得分外突兀和清晰。

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集中在了按住胸口的她臉上,那四位警察的雙眼中更是充滿了戒意。

孟勝藍在杜若臉上色變的同時,就已閃身上前擋住了瑪利亞的視線,就在她剛要出聲警告的瞬間,清鳴聲中響起,她驚訝的看到,幾乎就在清鳴聲響起的剎那,口中發出輕笑的瑪利亞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當胸給了一拳似的,笑聲嘎然而止,渾身猛地一抖,臉色也頓時變得一片煞白。

最初的震撼過後,杜若蘭勉強穩住心神,在眾人的注視下重新邁開腳步。而對面的眾人,也在孟勝藍的示意下開始動了起來。

「你是方羽的女人?」

幾乎就在屏住呼吸目不斜視的杜若蘭剛剛和眾人擦身而過的瞬間,微帶沙啞的低沉女聲又讓她心裡打了個突。

她站住,回頭飛快的掃了那女人一眼,暗自一咬牙,就當沒聽到一樣,轉身又繼續往前走去。

「嘿嘿!」又是兩聲讓她心跳加速的輕笑,帶著點淡淡的得意和譏諷,隨著眾人踢踏的腳步聲遠去。

「好厲害的眼睛!」聽到身後的腳步聲拐下了樓梯,此時走到了特護室門口的杜若蘭這才噓出了一直憋著的那口悶氣。

她這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接觸到方羽身後那個世界的邊沿,就已經開始讓她有了心顫不已的驚悸。

那麼以後呢?

就在這時,剛剛穩下心神的她又被特護室里隱隱傳來的那一陣急促而又流利的英語給吸引住了。

「剛才被帶走的那女人就是蝴蝶夫人瑪利亞?那她怎麼又變成需要調查的嫌犯了?」

帶著心頭濃濃的疑雲,她輕輕伸手推向了特護室的門。

方羽拉開門的時候,杜若蘭的手距離大門還有兩寸的距離。

很顯然,突然被拉開的門讓她有些吃驚,不過很快,她臉上的驚容就被眼前方羽臉上的那一抹飄忽的輕笑給染成了驚喜。

「方羽,青凝真沒事了?」

俏麗的雙眼在視線接觸到方羽的瞬間,就已經將他全身掃描完畢,發覺他形容依舊,安然無恙後,擠身進門的杜若蘭心思早已飛到了關著門的裡間。

「青凝沒事了,不過你還是等一會再進去吧,先陪我出去走走。」讓她沒想到的是,方羽卻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出去走走!現在?」她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嗯!」方羽輕輕嗯了一聲,不由她分說,就將她拽出了門口。

門被關上的瞬間,心裡驚訝莫名同時還有點淡淡惱意的杜若蘭在轉身的剎那,從門縫裡看到了丁乘風漲紅的臉和那雙往門口怒視而來的眼睛。

「看他現在的樣子,怕是以後連朋友都沒得做了吧……」

驚鴻一瞥里丁乘風那雙眼睛中閃過的怨懟和怒意讓杜若蘭的心頓時一沉,認識他這麼多年來,這還是第二次從他眼中看到這樣的清晰的怨毒。

第一次見到是數年前,他突然瘋狂前的剎那……

「究竟今晚這裡發生了些什麼?竟會讓他再度露出這樣的表情?」恍惚中,神不守舍的杜若蘭被一股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