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啊!」

幾乎在清醒過來的瞬間,凌亂的病房裡就響起了它尖利的吼聲。

隨著這聲尖利到刺耳生疼的吼聲,病床上青凝的身體就在它的控制下,像一隻野貓般的飛竄而起,惡狠狠地往沙發這邊疾撲而來。

面對著半空中嬌俏少女那通紅的雙眸中惡毒的眼神,還有她那已經褪盡了血色的手掌上暴起的一根根青筋和咬牙切齒的猙獰面孔,跌坐在沙發傍的蝴蝶夫人瑪麗亞臉上,再也沒有絲毫的血色和從容。

電光火石的要命關頭,她驚恐的雙眸求助似的掃向了方羽。但是她的嘴,卻在她內心驕傲的堅持下,硬是沒吐出一句求助的話來。

方羽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裡暗贊的同時,他進身揮掌一撥,輕巧的將半空中的少女毫髮無傷的送回了病床::「你冷靜點,別忘了這不是你的身體!」

誰知道他話音還沒落地,剛落回病床的少女又再度在又一聲厲吼聲中,像瘋獸一樣的撲了過來。

這次厲吼聲一入耳,方羽臉色就猛地沉了下來。因為在這聲厲吼中,他清晰的感應到了一股冰冷而又邪惡的氣息。

「你冷靜點!再這麼衝動會毀了自己和你宿主的!」方羽在感應到這股氣息的瞬間,也再度揮掌將半空中的少女送回了病床。

不過這次,方羽不等她再度彈起身形,就已經伸掌抹上了她的腦頂。

少女姣好的面容上怨毒的猙獰依舊。可是剛還充斥了她整個面頰和肌膚上的那片潮紅,卻在方羽手掌撫上她頭頂的瞬間,就像烈日融雪般的迅速消退了下去。

與此同時,它也基本失去了對這個身體大部分的控制。

刻骨的怨毒和狂暴的怒意就像燃燒的火焰,讓它那雙紅的似乎要滴出血來的雙眸里充斥著一片令方羽皺眉的瘋狂,它毫不掩飾的怒視和敵意也讓皺眉的方羽心裡暗嘆起仇恨的可怖來。

這是怎樣刻骨的仇恨和怨毒才能讓一個這麼脆弱的殘靈達到如此瘋狂的地步?居然能讓它在眼下這麼脆弱的時候,都悍然選擇了再度妄用秘術侵襲。

難道它不明白以它現在的狀態,妄用裂魄魔音這樣的法門很可能就會讓它殘存的元神魂飛魄散么?

「現在滿意了?」方羽在心裡暗嘆的同時,忍不住回頭瞪了面色慘白的蝴蝶夫人一眼。

這次,身後這漂亮狡猾的女人主動放棄了和他視線接觸的機會,嘴也緊緊地閉著,沒有回應。

「你冷靜點,殺戮解決不了問題。難道你就沒想過我們可以通過她來順藤摸瓜,找到製造你們的那個巢穴,來為你那些苦命的同伴們盡一份心力么?」

方羽看到身後的蝴蝶夫人低下了頭,便又轉回頭迎上了少女那雙血紅的雙眸。此時此刻,他清朗的聲音中流淌著無比的柔和與真誠。

面前這雙血紅的雙眸中瘋狂依舊,怨毒更濃,絲毫沒有被打動的痕迹。

方羽的心裡一沉,可他臉上眼中的誠意更濃:「我知道你受了太多苦,所以一時間難以放下仇恨。可是你不妨換個角度想一想,那些因你奪舍而死的少女,她們的怨恨和仇恨又該找誰來報?難不成她們就天生該死不成?」

血紅雙眸中的那一片瘋狂和怨毒隨著方羽逐漸轉冷的口吻而少少有些鬆動,就在方羽心裡剛一放鬆,準備繼續勸它時,身後卻忽然響起了嗤嗤的低笑聲。

方羽猛回頭,眼神中已是一片森然:「很好笑么?」隨著他的這聲低喝,一抹從他身上勃然散出的森冷殺意第一次讓整個房間都開始急劇降溫。

「是很可笑。特別是你企圖打動她放棄仇恨的那個理由,幼稚的可笑!」

慘白著臉,竭力控制著不讓自己的心神崩潰在方羽散出的森冷殺意里,勉強繼續保持著譏笑模樣的瑪麗亞開始再次想辦法為自己掙命。

「哦?」

方羽眉頭一皺,在繼續保持著對她強大威壓的同時,還是忍不住扭頭掃了病床上的它一眼。

因為在蝴蝶夫人瑪麗亞說話的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了它猛然加劇的掙扎。

通紅的雙眸在慌亂的躲避他的視線,但是它明顯劇烈了起來的掙扎,卻絲毫沒有停歇。「它這是在緊張什麼?」

「如果它是那種肯為同伴和別人著想的人,它就不會在基地成長的這些年裡,為了確保自身的安全和掩飾它的那點秘密而先後害了六個同伴。更不會在僥倖逃出基地後,為了快速增強實力而將聞訊趕來,企圖和它接觸的那幾個特殊的國際刑警給吸成了人干……」

「你在撒謊,我要殺了你這這個惡毒的老巫婆!」

一聲突兀的尖利吼聲伴隨著房間內猛然暴起的那股狂猛異力,猛地就在方羽的腦後炸起。

心裡巨震的方羽霍然回首,看到的卻是身軀怪異的扭成了一個詭異姿勢,正將兩隻已變成了青灰色的雙手飛快的點擊在自己軀體各處要穴上的蒙青凝。

之所以讓方羽認定她是蒙情凝而不是它,原因就是面前這少女的臉上,充斥著一種明顯的驚慌和痛楚的神情,而那雙剛剛還血紅瘋狂的雙眸,此時也換成了被奔涌的淚水而模糊了的黑色眼眸。

但是她那雙已經完全變成了青灰色的雙手,卻依舊像是兩隻翻飛的蝴蝶,越來越快的重重點擊在她自己的身體各處。

隨著她手指的每一下點擊,她臉上的驚恐和痛楚就越發的濃了幾份,而她詭異扭曲著的身體周圍,那種冰冷而又狂暴無形氣旋的威勢,也就更狂暴了幾分。

也只不過是方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