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放掉了?」

方羽一見到一哥,就從他陰沉而疲倦的模樣上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還沒,不過也快了。還要等外事部門的人過來做個交接,估計他們也很快就到了。」

「交接?」方羽一愣之後,注意到了一哥臉上愈發鬱悶和無奈的神色,心裡頓時有些恍然了。

「那還叫我來幹什麼?」

隨著似嘆的低語,一縷淡淡的冷笑浮上了方羽的唇角。此刻他已失去了繼續問下去的興趣。甚至,都有了轉身離開的念頭。

「方羽,別這樣,一哥也是迫不得已的,因為我們的確拿不出可以服人的證據,而且還要注意到外交關係和國際影響。沒想到那鬼女人的另一個身份,竟然是某國王室成員的遺孀。所以……」

自進門後一直悄悄站在一邊的孟勝藍此刻卻攔住了他的去路。微紅的臉上這時也充滿了無奈和一絲絲的激憤。

方羽心裡又暗嘆了口氣,停住了腳步,回頭往一哥的臉上望去。

一哥此時的臉色已經是一片紫漲,但雙目中更多的卻是無奈和倦意。有些時候,有些事,即便是他們這些權力頗大的特殊部門成員,也不得不選擇妥協。之前的經歷中,也有過類似的妥協和讓步,但是卻從沒像這次一樣,讓素來冷靜理智的他感覺到這般的無奈和窩囊,特別是在面對著方羽的時候,這種窩囊里夾雜著幾分愧疚的複雜感覺更是堵得他心裡極度的。

可是,身為本次事件的負責人,該他擔當的他必須擔當起來。而且,他請方羽過來的目的中,也不無再做努力的打算。

此刻看到方羽停住了腳步向自己望來,他便咬牙做出了最後的決定:「方羽,真的沒辦法么?只要沒外傷,人不死就可以!」

這句話,他幾乎是一字一頓的咬牙說出來的。

「一哥!」

聽到他的這句話,孟勝藍原本微紅的面頰上血色頓時褪盡,就連身體都猛地退後兩步。望向一哥的雙眸中更是充滿了震驚和不相信。

因為即便是新加入這個特殊部門不久,但是身為一個資深的紀律部隊成員,多年來的職業生涯中必須格守的第一鐵律、服從命令,幾乎早就成了他們這些人生命中的一部分。進入這個特殊部門之後,這個鐵律更是被深深烙印到了所有部門成員的骨血中,成了絕不允許碰觸的最高準則。

因為擁有了多大的權力,就必須承擔多大的責任和遵守相應的紀律。這一點是孟勝藍初進部門時,被部門內的老人無數提醒過的,其中也包括了面前這一向笑眯眯的一哥。

可是現在,他卻在接受命令之後,忽然又產生了這麼大膽的想法,這豈不是……

「小孟你不用擔心,所有後果都有我來承擔,不要多說了,這是命令!」

一哥深看了一眼孟勝藍煞白的臉色和惶急的神情後,迎向方羽的雙眼中神色卻更加的毅然。

方羽在心裡暗嘆的同時,臉上微帶冷意笑容卻也消散了開去:「真的沒辦法,否則昨晚我也不會鬱悶到回去休息了。不過一哥也不用這麼勉強自己,為了那種人做出這麼大犧牲,不值。再說走了也不見的全是壞事,以後不讓她回來就是了。」

「是啊一哥,那種人不值得讓你那麼犧牲!」孟勝藍聽到這裡,一想到昨夜審訊那個蝴蝶夫人時她那種隱含著傲慢的做派,心裡又泛起一陣本能的厭惡。所以也開口試圖能勸住一哥做傻事。

可是一哥聽了方羽的一席話之後,眼前一亮,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方羽的最後一句話上了,根本就沒注意到她的努力:「以後不讓她回來?」緊接著他的臉色又陰沉了下來:「以我的許可權和她身份的特殊,這恐怕很難。」

「她不止一種身份吧?」方羽淡淡的應了一句後,轉身準備回去,此時此刻,他已經找不到繼續留著這裡的意義了。

再說他跟著從昏睡中醒過來的孟勝藍來這裡時,根本就沒叫醒也已睡了過去的杜若蘭,若是在這裡耽擱的久了,被她醒來發現自己失信,恐怕又要被她半真半假的埋怨和審查。

若是換個時間,自己自然也會很享受她的這種痴纏和關心,但是眼下,卻似乎並沒有這種心境。

再一想到自己昨夜已經發出的血鶴,方羽的心裡就更加的不願意將時間再浪費到這裡。畢竟,這類地方本就不該是他這種人頻繁進出的。

「不止一個身份?」一哥聽到方羽的這句話後,明顯的一愣,隨即雙眼中精光一盛:「方羽,你還有什麼事瞞著我們?」

情急之下,他已忘了自己面對的是誰。

「瞞著你們?」方羽停步轉身,一抹似笑非笑的異樣表情蕩漾上了他的面容:「瞞與不瞞有區別么?」

「你……」一哥被他的這句話噎的一窒,隨即便強壓著怒意和激動喘起了粗氣。

「方羽!」

孟勝藍站在一邊就著了急,她沒想到素來謙和洒脫的方羽竟會這麼和一哥說話。所以一聲低喝之後,焦急和煩躁之下,一時反倒不知道下面該說些什麼了。

「你舊傷初愈,昨晚又冒險出了大力,再生氣怕是真的會沒了機會。有生氣的功夫,還不如幫幫孟隊長,你想要的都在她那裡,越早讓她掌握,就對你們越有利。還有,明天若蘭會先來這裡探望青凝,希望你們到時候能幫我把她留在這裡。我明天有點事,不方便讓她知道。」

方羽那句話出口後,心裡也頓時有些後悔,其實他昨晚和蝴蝶夫人瑪麗亞遭遇後不久,就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