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五章全

第二十五章全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時,客廳里沉默不語的眾人就像是忽然找到了活動的理由似的,都紛紛下意識的往自己的手機摸去。

只有方羽,靜靜的坐在杜若蘭的身邊,沒有任何行動。

杜若蘭的手也在抓住包的瞬間停住了,她並沒有絲毫掩飾的苦笑了一聲:「看我糊塗的,這不是我手機的鈴音。」

她的話似乎提醒了屋內的眾人,以蒙老為首的蒙家人也都神態各異的停住了各自的舉動,一時間,他們又和蒙老一樣,成了低頭無語的泥胎。

杜若蘭忍不住心裡一陣嘆息,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方羽。現在別說方羽了,就連她都失去了再在蒙家做客的興緻。

來這裡之前,她和方羽都沒想到,身為學界泰斗的蒙老會是這麼的頑固和僵硬,看到自己和方羽進來,竟然連一句熱情點的話都沒有,更別說有任何向方羽道謝的舉動了。身子連帶著,對她這個原本十分親近的弟子,都沒給什麼好臉色。

幸好還有師母和青凝的父母在其間含羞帶愧的熱情張羅,這才不至於使得場面繼續尷尬下去。可誰知道還沒等坐下的他們找到和蒙老溝通的機會,丁乘風卻又帶著蝴蝶夫人被禮送回來的消息闖了進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反正他在給蒙老他們說蝴蝶夫人被放回來的消息時,雙眼卻一直盯著方羽,有些炫耀似的使勁形容著警方和外事部門道歉的狼狽,並且喋喋不休的抨擊著國內的制度和警方的素質。

結果說多了之後,還沒見方羽清朗的面容上有什麼反應,反倒讓原本比較願意和他說話的蒙老煩了心。又把臉沉下了。

至於杜若蘭那就更不用說了,要不是顧忌方羽還在身邊,而自己跟他的友誼也已有了明顯得裂痕,她都想把這個變得有些陌生的傢伙給攆出去了。

而方羽儘管臉上並沒變色,但是從心底里,已經徹底的將他徹底的無視了。因為以方羽所受的教育和他的性格,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把這種忘本的人放進眼眶裡去的。

而整個房間內的氣氛夜因為這傢伙的忘形而變得愈加沉悶和枯燥。幸好沒過多久,這傢伙就察覺到了眾人眼裡的味道,還算知趣的訕訕住口。

就在這時,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響了,這才有了前面的那一幕。

而此時的方羽早就沒了再留下來的興趣,因為他也根本沒想到,身為醫學界的泰斗,一個能教出若蘭這般出色弟子的長者,竟會在中醫這個問題上這麼偏執和沒有涵養。這還是在自己救了青凝的前提下比較克制的態度,如果換了平時……

想到這些,方羽也就對跟他溝通死了心。因為身為醫者世家的子弟,他對自己所學所用的中醫有著發自內心的自豪和信心,當然,還有一點點源自傳承的驕傲,這些都讓他深信,即便是這世上還有蒙老這樣的所謂泰斗、或是其它類似的各種人物對這傳承了數千年的古老學科不信任或是充滿了敵意,但他們都無法阻擋這古老文明的結晶繼續在這個世上傳承和延續。

起碼,這世上還有許多人和父親以及自己一樣,對這古老的學科有著堅定不移的信心和深刻的研究,他更相信,能傳承發揚了數千年的東西,也絕非一個蒙老或是一小撮像他那樣的人所能阻擋和打擊的了的。

所以方羽一看到若蘭也有了起身的意思,便在微微點頭的空里順勢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剛才響了鈴聲的手機主人丁乘風卻一臉怪異的開口攔住了方羽:「方羽,找你的電話。」

「我的?」方羽也被這個電話給弄得愣住了,接電話的空里,不由扭頭看了一眼杜若蘭。卻發現她也是一臉的納悶。

「方羽,是我。」

一接到電話,就連以方羽的鎮靜,眉頭也不由得抖了兩抖。電話里的說話的人,竟然是陰神宗宗主紫薇!

一直留意這方羽的杜若蘭在看到方羽眉頭抖動的瞬間,發覺自己的心也猛的顫了兩顫,儘管不知道打電話的是誰,但是她卻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種發自骨子裡的恐懼和寒意!

十五分鐘之後,方羽他們租住的賓館頂層十九樓,方羽敲響了右邊豪華套房的門。

整個十九樓,就被一左一右兩個豪華套房給佔據著,據賓館的服務員說,兩個套房都被國際友人給包了,電話里紫薇也只說了個十九樓。但是方羽上來後,卻還是依著一種奇怪的自覺敲響了右手邊的房門。

門幾乎在被敲響的同時拉開。當門而立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女郎,身穿著一套可體的名牌休閑裝,人長的不算太漂亮,但是五官卻非常端正,甚至眉眼之間還帶著點尋常只會出現在男人臉上的那種英氣,致使她看上去別有一番誘人的味道。

面對著陌生的年輕女郎,方羽的臉上卻出現了淡淡的笑意:「宗主來的好快啊!」說話的同時,他雙手當胸先見了一禮。

「見了天心燈得主方羽的血鶴,紫薇哪敢怠慢?咦?」

嘴角同樣浮起笑意的女郎側退一步,口齒間還招的同時,也同樣彎身回禮,面對著數次交鋒過的方羽,即便她是一派之主,在未徹底翻臉前,也不願失了禮數。

可是她還是被感應中忽然發現的那一抹奇異的氣息給弄亂了心思,心頭震撼之下,竟咦了出來。

方羽微微一笑,同樣側退了一步。這種時候,他也不願意失了禮數。雖然平時他一向都自認為是個無門無派的閑人,但是一遇到這種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