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六章全

第二十六章全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轟!」

就在手指落在洪荒璽的瞬間,就像一連串狂猛的霹靂在腦海中炸響一般,一股股狂暴而又雄渾的氣勁夾雜著蒼涼而又獸性的嘶吼頓時席捲了紫薇的識海。

一幅幅詭異而又聲勢浩大的畫面就像遠古之中就曾烙印在人靈魂中的呼喚,在目睹的瞬間,就將紫薇堅若磐石的神識帶進了一個最深沉的夢境。

渾身劇烈的震顫著,已在不知不覺間騰空而起的陰神宗宗主紫薇,用道門最正統的五嶽朝天式盤坐在半米高的虛空,緊閉著雙眼的那張臉上,豆大的汗珠滾落如珠,但是整個臉上,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莊嚴和肅穆。

方羽微笑著調整呼吸,徹底的收斂起了自己所有的氣息。他知道,以紫薇的驕傲和能力,都絕對不會希望在這種時候,得到外人的任何提點和幫助。而方羽自己,自然也不會在這種時候,留下是哪怕一絲可能會影響紫薇發揮的影響。

這在某種程度上,即是一種交鋒,也是一種彼此的欣賞和信任。

天生寶物,唯有德者居之。

對修行到方羽或是紫薇這種境地的這類人而言,這個常人口中的德,對他們而言,已是另一個層面的東西,根本的理解和解釋,早已和原本的意思有著本質的區別。

只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騰空而起的紫薇臉上汗跡已徐徐收斂,而她原本結印在腹的雙手,此時卻像勃然怒放的蘭花,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美感,不停的在胸前屈伸舒張,每一次舒張,碩大的豪華廳堂中都會有奇異而又好聽的空氣輕鳴聲裊裊而鳴,前音未消,而後音又生,轉瞬間,就已組合成了一片空靈而又神秘的樂章。

而原本被她擺在手裡的洪荒璽,此時卻懸空停在她眼前半米處,散發著盤旋不定的朦朦幽光,漸漸的在幽光中失去了原本的形體。

「靈空疊音訣?」

方羽微微眯起的雙眼在看到和眼前這幅奇景的同時,猛地的圓睜了開來,若不是怕影響到了此時正在和洪荒璽相搏的紫薇,他都有了感應一番的衝動。

「到底是傳承了千年的古老宗派啊,就連天心燈內都不曾記錄的道門劍仙宗頂級秘術都修了這般的火候,方羽啊方羽,以後可不能再像這次這般自大了呀……」

心裡讚歎著,方羽在重新眯起雙眼的同時,也在心裡默默的告誡自己以後要更加的謹慎和小心。因為眼前紫薇在緊急關頭施展的秘術,進一步的讓他明白,這些傳承了千百年而薪火未絕的古老宗派,著實有著令人刮目相看的實力和家底,萬萬不可等閑識之。

方羽此時之所以有這樣的警惕,也是因為他在目睹了紫薇的實力後,才發現自己在這幾天里,由於忽然間熔煉了洪荒璽,致使他在短期內實力激增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得受到了洪荒璽內那狂暴而又滿帶原始獸性的另類氣息的影響,在不知不覺間,心境就已變得容易波動和起伏。

儘管之前他心裡也早有準備,在熔煉的過程中,也盡量的用自己體內同樣浩然無匹那股來自天心燈的純正道門氣機做了最大的融合,但畢竟因為得到的時間太短,再加上他體內還有來自老黑巫的巫門密術傳承的烙印在和同樣古老和原始的洪荒璽在相互影響和吸引。所以他在有意無意之間,還是多多少少的受到了一些影響。

儘管這些影響還不足以超出他所知所控的範圍,但也不可避免的讓他在這幾天施展異能的時候,不經意間偏向了效果更加迅捷直接的巫門秘術。同樣,在思考或是行動的時候,行為模式也相應的要比以往直接和粗糙的多,很多原本可以用更為穩妥的方式解決的問題,例如邀約陰神宗宗主紫薇這件事,他卻選擇了相對兇險的多的血鶴這種方式。

究其原因,除了對陰神宗門下所作所謂的強烈不滿之外,也不能不承認,還有對自己實力信心爆棚的因素。

這除了人性本來的根由之外,也不得不承認的確有來自洪荒璽和巫門術法那種更原始,更狂野的氣息的影響。

這對方羽這樣的人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還好他本身心裡就有準備,而現在在紫薇這裡的一切,就更加的加深了他再次熔煉洪荒璽的決心。

就在方羽神思剛一游離的短短瞬間,虛空中,盤膝而座的紫薇面前,已在幽光形成的黑洞般漩渦中忽然發出了一聲沉悶而又暗啞的爆鳴。

隨著這聲爆鳴,早已在幽光中消失了蹤影的洪荒璽就像一道耀眼的流星,帶著刺目的青色光華一閃而出,轉瞬就已消失在了方羽頭頂的虛空。

「異寶就是異寶,沒想到能在我全力施展下還能這般輕鬆的逸走歸位,方羽,老天待你如此之厚,是在是讓紫薇眼紅不已。」

隨著洪荒璽的消失,半空的紫薇也緩緩睜開了她的雙眼,此時此刻,她頭臉之間和手臂之間的肌膚上,流轉著一片晶瑩而又溫潤的流光,配合著此時她那宛若黑寶石般流光溢彩深邃無匹的雙眸,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莊嚴和神聖的感覺。

「不為形累,不為物役。宗主這些年果然是錯了。」

沒想到方羽睜開微眯的雙眼後,竟一臉正色的說出了這麼一番略帶嘆息的話來。

「錯了?」虛空中的紫薇一愣,隨即肌膚和雙眸中的光彩齊齊斂去,她竟重新閉上了她的雙眼,就像個漂浮在半空中的雕塑一般,陷入了紋絲不動的寂靜。

「是的,錯了。從宗主決定參與克隆人這件事開始,宗主就已經偏離了修行了初衷。方羽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