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七章全

第二十七章全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宗主?」

方羽微一愣間,便注意到了紫薇身後一閃而逝的那一抹淡淡虛影。恍惚間,那似乎是一個舊式打扮的老人模樣,淡淡的虛影猶若一縷消散的青煙,帶著模糊的笑意,正裊裊散淡遠去。

「恭送師尊!」

就在方羽訝然起身的空里,耳邊卻傳來了紫薇略帶顫音的低沉聲音。方羽扭頭,正看到紫薇翻身撲倒在地,正在用最正式的大禮對著將要散去的虛影拜了下去。

方羽見狀,心頭閃過一道明悟的同時,也趕忙肅容送了一揖。

「多謝小友!」

就在虛影消失乾淨的瞬間,還沒等方羽再開口,臉上帶著淚痕的紫薇跪在原地,一挪身又對著方羽插秧似的拜了下去。

方羽一驚,人瞬間在原地消失,再出現已到了跪著的紫薇右手邊:「宗主可是想要方羽折壽么?」說著話,他便在忽然響起的連串無形氣鳴聲里,伸手硬是扶起了紫薇。

紫薇坐下後伸手抹淚,不過波動不已的心,卻再度因方羽無意間展現的實力而漸漸歸於平靜。

通過前兩次的鬥法,以及今天見面後數次的試探和暗爭,她雖然已清楚方羽的修為已到了和太玄參差彷佛,也就是要比她自己強上一線的地步,但私心裡,卻還是堅信,若自己真的放開一切羈絆,和他搏命的話,就算方羽有兩件異寶在身,但勝負最差也就是五五開的局面。甚至從搏命的經驗上來說,她都有信心佔據上風。

但是剛才方羽的這一扶,卻徹底的打碎了她的這份信心。剛才的方羽根本沒借用任何的外力,完全憑著自身的修為,就若無其事的接下了她下墜時陰陽連變七巧勁的連續衝擊,而將她硬扶了起來。憑著她敏銳的感覺,她清楚的發現那時的方羽還留有餘力。

這已不是她認定里的那種差距所能做到的,面對著修為之間這麼大的差距,再多的技巧的也都是閑的……

「宗主不打算給方羽解惑了么?」就在紫薇恍惚間,她耳邊響起了方羽清朗的聲音。她抬頭,卻從方羽清亮的雙眸中沒看到絲毫的雜色。心裡莫名一松的同時,她臉上的神情也重新平穩了下來:「數十年鬱積心頭的塊壘一朝得消,難免一時失態,讓小友見笑了。」

方羽淡淡一笑,等她繼續給自己解開謎團。

「剛才那是我師尊八十年前坐化前傳功時留在我體內的玄靈,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那個師門限制的誓靈。」

「誓靈?」

方羽一驚的同時,便真的明白為何紫薇之前會那麼謹慎了。

就像一些傳承久遠的隱密宗派中大多都有隱訣,截脈、收功等等外人很難明白的秘密和禁制一樣,誓靈也是一種只有在這些源遠流長的大宗派之中,只有頂層的極少數人,甚至在某些宗派中只有宗主才能掌握的一種限制門下的極端密術。

而和隱訣,截脈、收功等這些秘密和禁制有所區別的是,誓靈這種密術的施展,往往需要符合極度苛刻的條件,首先是要施展者付出沉重的代價。

需要施術者肯在生命消失前,將自身凝練出的元神中,最重要的三魂六魄中的一魂一魂化為監督某個限制的守護靈,然後和這個限制一起成為被限制者不能抗拒的烙印。一直到這個限制到了預定的期限或是被正常的解開,否則施展者殘缺的魂魄將永遠的在這天地間某個幽暗的角落殘缺和沉淪下去,永世不得解脫。

而與此同時,承受這個限制和誓靈的人,也將在這個限制誓言的約束下永遠不得違背,否則就會立刻受到立誓時所說過的所有懲罰,而往往,在這麼嚴苛的條件約束下,還需要施展這種秘術來制約的限制,那麼違背這種限制和誓言的懲罰就可想而知。

反正以方羽的隱約所知,這種需要施展誓靈秘術時所需的誓言,似乎最低限度,都已違誓者本人的元神徹底消散為基礎,要比通常的那種血誓更要嚴重的多,嚴重到在他的記憶中,似乎從沒在任何典籍和傳說中聽聞過有背誓的情況發生。

實際上,真正要施展誓靈這種秘術的前提,就是施展者和承受者之間都早已做好了為此限制煙消雲散的準備,而兩者之間的關係,更是早就超出了世俗間語言所能形容的那種境界。

因為彼此託付的,不是肉體的生死存亡,而是凝練過的生命本源在這個世間的唯一烙印!

往往,只有在極少數極端的情況下,才會有誓靈這種密術的痕迹,紫薇身為陰神一脈的宗主,為何竟會背上她師尊的誓靈?而且一背就是近百年?

莫非跟自己前面說的那些瞎琢磨有關?這根本不可能啊,只不過是自己一些簡單的想法,似乎並沒有任何這麼大動干戈的價值啊……

可是看紫薇的反應和誓靈現形散去的模樣,似乎又的確有著莫大的干係,這倒是真是奇怪了……

方羽在明白過來的同時,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師尊是我陰神一脈千百年傳承中,最為傑出的幾位宗主。少年時就以絕世才情和天份被許為本宗最傑出的後起之秀,後來也成為本宗歷史上最年輕,最有作為的宗主。正是因為他在位期間數十年的努力,陰神宗才由一個不大的隱派逐漸變成了能與那些傳說中的大宗派媲美的宗門。

更難得的是他在修行上的絕世才情和卓越見識,記憶中的他,似乎根本沒有門戶之間,而是憑著他深厚的修為,對各門各派的秘術神通都有著相當深厚的見識,並且與當時各宗各派的傑出人物都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