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羽回自己房間時,西斜的殘陽已爬上了窗紗。

房間內,杜若蘭正靜靜的坐在窗前的沙發上看書,一杯升騰著淡淡清香的茶杯就放在身邊的茶几上,給靜謐的房間內平添了急需溫馨。

方羽推開門的瞬間,眼前這一切就像一道閃電,迅速在他空靈的心境內劃開了一股無言的悸動和悠遠,似乎,很久很久以前,眼前這靜謐而溫馨的感覺就曾無數次的在自己面前出現過。

熟悉而又有些久遠的感覺就像調皮的精靈,就在方羽凝神試圖想抓住的時候,它又像來時那般迅捷的消散了。

「回來了?事情辦的還算順利么?」

房門合上時發出的輕響顯然引起了杜若蘭的注意,她放下書微笑著站了起來。

「基本還算順利,若蘭,不好意思,又讓你…咦?」

方羽回答的同時,忽然注意到,她望向自己的眼神內一片平靜和安詳,渾不若自己預料中的那般焦灼和憂心。

「嘻嘻,你是不是覺得有些奇怪?」

似乎是早猜到了方羽的反應,杜若蘭臉上的微笑忽然變成了略帶頑皮的嘻笑,就連她眼中剛剛流露的那份平靜此時也化成了一抹靈動的慧黠。

「呵呵……」

方羽摸著鼻子呵呵輕笑,而內心的欣慰和泛起的愛意卻像一道清泉,催動著他整個人在一種無言的輕靈中就像微風一樣掠過兩人之間的距離,將戀人輕輕攬進了臂彎。

愜意的將頭輕輕的靠在身後溫暖而又厚實的肩頭,杜若蘭臉上的頑皮和嚴重慧黠重新被一抹安靜而又柔和的韻味所替代:「在等你的這幾個小時內,我前前後後的想了很多,最後還是決定不去找勝藍和一哥他們,也不上去找你,就在這裡安安靜靜的等你回來。

因為我知道,我的方羽從得到天心燈的那一瞬間開始,就已註定不能做一個普通人,而我既然愛上了你的,那就應該毫無保留的信任你,理解並支持你去做你想做的一切,只有這樣,才能讓你更出色的發揮你才智和能力,而不會再向以前那樣,讓我的擔心和牽掛成為你的羈絆。」

方羽聞言,只是緊了緊攬著她腰肢的手臂,並沒有說話。

「對了方羽,你不會怪我之前屢次的審查和任性的追問吧?」

或許是已沉浸到了自己的反省和呢喃之中,就在方羽感動的無言可對的溫馨時刻,他懷中的杜若蘭卻有些突兀的掙了兩下。

「傻瓜!」方羽在輕斥的同時,將臉龐貼到了她柔軟的秀髮之上,再也不想多說一句話。

「方羽,方羽!」

就在這時,關著的房門被人重重的敲響,與此同時,孟勝藍急促的呼喚聲也投門而入,傳進了倆人的耳畔。

「嗨!」

不約而同的,相擁著的兩人都齊聲發出了一聲有些懊惱的概嘆,隨即便在相視一笑的溫馨中一起上前開門。

「方羽?你沒事吧?」

一看到門口和表姐牽手而立的方羽,正欲繼續敲門的孟勝藍反倒愣住了。

「我能有什麼事?」方羽也被她臉上還未褪盡的焦灼和掛在額際汗珠給弄愣了。

「你真的沒事?咳!這下可闖禍了!」

銳利的目光在方羽和表姐身上轉了兩轉之後,孟勝藍在面色一松的瞬間,頓時又慌了起來。就見她跺腳甩下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之後,掉頭就往回沖了出去。

方羽從認識她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她露出這麼慌張的模樣,心下一沉的同時,浩然無匹的氣機就已像無形的閃電一般,往整個賓館的四處散去。

杜若蘭還沒從表妹如此慌張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就聽到身邊的方羽清晰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天!一哥究竟在幹什麼?」

「若蘭我先去一步,你隨後慢慢過來大廳!」還沒等心裡一緊的杜若蘭回過味來,她身邊的方羽已在微風中憑空失去了蹤影。

「天啊,還真是驚喜不斷啊!」杜若蘭呆在了原地,良久之後在關上身後的房門挪動身體的瞬間,神色淡淡的嘟囔了一句。

太多太多的這種驚喜之下,她也已逐漸習以為常了。

一哥站在電梯中,面對著敞開的電梯門,卻感到腳下像是被焊在了地板上,怎麼使勁都挪不動腳步。

「先生,十九樓已經到了!先生!先生?」

緊緊按著電梯的開關,電梯間服務小姐柔和的聲音在電梯發出的鳴叫聲里,也逐漸變得有些高亢了起來。

但是一哥卻根本聽不到這些,渾身汗出如漿的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催動全身所有的精氣,苦苦抵禦著響徹心空的那一波又一波山呼海嘯般的魔音,勉力的維持住心頭僅有的那一絲清明和神智。

呼叫器上的警報按鈕就在他的拇指下,可此刻的他卻根本沒有絲毫的能力把手指給按下去。

此時此地的他在來的時候,跟本就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連人家住的地方都還沒摸到的時候,就已被人壓制的連動一動手指的能力都沒有了。

就在心空中呼嘯的魔音越來越強勁,而他勉勵維持的清明和神智已在一陣強過一陣的眩暈和迷糊中即將失守的要命關頭,五官中已隱隱滲出血跡的他搖晃不停的身體被一隻大手輕輕扶住:「一哥,太魯莽了。」

響徹耳際腦海的咆哮魔音就在這一把清朗的聲音切入的瞬間,就像被忽然斷了電的音響一般的嘎然而止。而一股股清涼而又溫和的浩然氣勁就像瞬間穿過全身的電流,在渾身顫慄的瞬間,就已將身體內所有的不適合痛苦驅趕到了天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