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傍晚時分,寬敞的賓館大廳里人來人往,一派匆忙熱鬧的景象。

大廳靠窗的角落裡,一臉沉寂的杜若蘭孤單單的坐在沙發上,遠遠望去,竟有份遺世獨立般的安靜和寂寥。

周圍不遠處,有幾個衣冠楚楚的男人在頻頻的顧盼,卻沒看到誰真的過去搭訕。

方羽將這些都看在眼裡,內心瞬間翻騰起來的自責和憐惜讓他不能自己的疾步而行,轉眼就來到了她的身邊。

「方羽,你回來了。」

迎接他的是杜若蘭安詳而甜美的笑容,在燈火燦爛的大廳中,這笑臉看上去是那般的柔和與美麗。

「嗯!勝藍和一哥也來了。」方羽伸手將她拉起,轉身的同時卻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眼角餘光到處,周圍顧盼的目光頓時黯淡了下去。

笑眯眯的一哥孟勝藍這時才進入他們的實現,孟勝藍看到表姐,臉上也出現了笑容,明顯的加快了步伐,往這邊走來。

就在一哥也剛加緊了步伐的同時,他懷裡的手機忽然鳴叫了起來。

一邊示意腳下一慢的孟勝藍先過去,一哥一邊從兜里摸出了手機。這個手機在本地,幾乎沒人知道號碼,唯一的可能,就是總部有急事找他。

可是等摸出電話一看號碼,他的眉頭卻在瞬間皺了一皺。抬起頭,遠遠給望著自己的方羽苦笑著打了個招呼,他往大廳的另一個相對僻靜的角落走去。

方羽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嘴角也露出了一個含義莫名的笑意。

「方羽,問你話呢,晚上準備去那裡請我們吃飯?」

孟勝藍有些嗔意的輕推將他的注意力拉了回來,方羽發現,自從將十七號寄到她體內之後,這素來精明強幹的孟隊長似乎對自己少了些客氣,多了些明顯故意找麻煩的痕迹。

「隨便了,你也知道我對這裡不熟,你們喜歡那就去那好不?」方羽苦笑著回答,目光卻落在含笑不語的杜若蘭臉上,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勝藍剛才跟我說,吃過晚飯後,就帶我們去看青凝,所以我想還不如吃完飯了一起過去。既然這裡你不熟,那等下一哥過來聽他建議吧,不行的話我就帶你們去個地方,環境和味道都相當的不錯,價錢也不高,很適合朋友們一起坐坐。」

杜若蘭明白方羽擺出這副模樣的意思,同時心裡也隱隱猜到了孟勝藍這種變化的根由,身在局中的她很自然的和起了稀泥。

「表姐,也太護著他了吧?」

孟勝藍身為女人,自然也隱隱察覺在表姐面前,自己現在這樣似乎有些不妥,但是心底里那種有些任性的誘惑卻依然鼓動著她不願意輕易的收斂。

「呵呵,不用若蘭護著,我看這頓晚飯也要挪個時間了。」

方羽淡淡的笑著,開口打斷了她繼續的嬌嗔。只是目光深處,有一抹奇怪的東西在跌宕起伏,連帶著,連語氣都似乎有些微微的發冷。

「嗯?」幾乎在同一時間,兩個幾乎同樣敏感的女人都注意到了方羽語氣中的那一絲冷意,齊齊一愣的同時,都將目光順著方羽的視線望了過去。

幾米外。一哥正帶著一臉勉強的笑意往這邊走來,可是這邊的三個人卻幾乎都在看到他的瞬間,都讀懂了他眼眸深處的那一股陰鬱和怒意。

「一哥?」身為下屬,孟勝藍先一步迎了過去。

「緊急任務,馬上準備回去。」一哥低低的應了一聲後,苦笑著往方羽走了過去:「剛接了緊急任務,需要回去準備一下。本想今晚就陪你們一起去看青凝的,看來只能挪到明天早晨了,咳!」

話說到最後,即便是以一哥的鎮靜和自若,也不免在方羽那雙清澈的目光注視下乾咳了兩聲。

「緊急任務?呵呵,怕是餞行酒會吧?」方羽似笑非笑的看著臉色頓時一變的一哥,心裡不由得又是微微一軟:「一時戲言,一哥不必介意。身在其位,就要顧全大局,這點常識方羽還是能理解的,明天早晨我等你就是了。請吧!」

一哥目光緊盯著方羽,卻發現他那雙眼眸中除了清澈和深邃之外,再看不到任何的含義。這才在心頭暗嘆的同時,帶著一肚子說不明白的雜亂感覺告辭而去。

「方羽,怎麼了?」

無聲的看著肅立在那裡的方羽目送一哥和表妹匆匆的出了大廳,杜若蘭這才輕聲問出心裡的困惑。

因為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她似乎隱隱的感覺到了方羽和一哥之間那短暫的凝滯。而一哥和勝藍轉身之後,方羽望著他們背影的模樣似乎也有一點點說不出來的清冷和蕭索。

「哦,也沒什麼。一哥和深藍可能要去參加有關部門專門為蝴蝶夫人舉辦的餞行酒會。一哥怕我著急…,」

「方羽!」

杜若蘭有些加重了的語氣打斷了他的解釋。

方羽看著有些生氣了的杜若蘭,臉上也再度浮起了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對不起啊若蘭,我只是有些不習慣而已,怕告訴你也會惹得你不習慣,所以…,嗯要不這樣吧,你帶我去你說的那地方吃飯,讓我從頭到尾慢慢告訴你如何?漫漫長夜,秉燭夜話。似乎也是個不錯的浪漫選擇,若蘭你覺得如何?」

說到最後,方羽的雙眸中也流露出了頑皮的影子。

「快被你氣死了,還不快走?晚了連位置都沒有了呢,還想秉燭夜話,快走吧!」杜若蘭也不由得氣笑了起來。她忽然發現,面前的這個方羽越來越叫她心裡喜歡了。

「哈,怕是走不了了,這次是來找你的。」方羽卻在她的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