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窗外的夜色中,路燈昏黃的光影里,一個踉蹌的身影正在幾個衣著怪異少年的棍棒拳腳下躲閃、掙扎。

隔著厚厚的玻璃,再加上還有好幾米的距離,本應聽不到太多的聲響,但是此刻,棍棒敲擊在人身體上的悶響卻依稀可聞,更讓杜若蘭驚訝的是,一身狼藉正在踉蹌而退的身影看上去竟有些熟悉。

「小蒲?」驚訝之下,猛地站起的杜若蘭忘了掉下的筷子。

「就是他,好像是喝醉了。這個笨小子,若蘭你稍等,我出去看看。」皺著眉頭的方羽放下筷子,很快的走了出去。

不一會,渾身是土,手上也在流血的蒲忠義灰溜溜的跟在方羽身後來到了包間,看到杜若蘭之後,他滿是青紫的臉龐上平添了一片赭色:「杜老師……」

「先去洗手間清理一下吧,我等你,傷口用凝字訣處理就可以了。」方羽回來後,逕自坐回了原位,對他說話的口吻里,也少了之前的那份客氣。

「你已經讓他清醒了?」

一直隔窗而望的杜若蘭剛才看到了方羽勸退那群少年後,拎著蒲忠義的脖領進了路邊花叢的情形,再聞到剛進來的蒲忠義渾身難聞的酒氣,就已猜到了原因。

本來她也不想問這句廢話的,可是她發現剛才的方羽對小蒲的態度有些生硬,所以想緩和一下。

「嗯!這個笨蛋,喝了那麼多酒,暈的連幾個小毛孩都對付不了,真是替老黑巫丟臉。」方羽明白戀人的心意,但就是覺得心頭一股小火難以平息。

剛才他在讓蒲忠義清醒的時候,曾聽到蒲忠義哭著傾訴,說蒙老已在著手替青凝辦理出國手續,一等青凝康復回家,就送她出去求學……

如果說剛看到一身狼藉,醉眼模糊的蒲忠義讓方羽心頭有些不快的話,他口中這幾句顛三倒四的呢喃卻讓方羽的心頭燃起了一股無名小火。

「難道,年輕人純真的感情真的就只能湮滅在世俗的這些羈絆下么?現在喝醉哭泣的小蒲和自己當年是何其相似啊!」

鬱悶之餘,連帶著對小蒲也嚴厲了起來。因為他發現,現在的自己似乎真的對似乎重演的歷史束手無策,幫不上什麼。

「小蒲好像並不算是巫門弟子哦。方羽,小蒲他到底怎麼了?」顯然杜若蘭並不是那麼容易被哄過去的。

「等他回來你問他吧,若蘭,你老師還真是……」長吸了一口氣後,方羽還是忍下衝到嘴邊的不滿。

詫異的深望了一眼低頭不語的方羽之後,杜若蘭也沒了言語。

她也知道這次的事上,老師的所作所為有太多的不妥,不過之前的方羽卻從頭到尾都未曾提過,但是現在忽然卻表現出了這麼明顯的不滿,莫非……

果然,不出她所料,將自己收拾清爽了一些的蒲忠義回來後,低聲痛苦的傾訴證明了她的猜想。

只不過令她和方羽更為意外的,是蒙老除了著手辦理青凝出國的手續之外,下午他們離開之後不久,還以青凝爺爺和醫學院官方的雙重身份,親自找蒲忠義談了一次話。

就是這番話導致了蒲忠義情感和理智上的崩潰,憤而離校買醉來麻木自己。結果才因路邊碰撞的小事而出現了之前的場面。

「方先生,杜老師,很抱歉打擾了你們用餐的興緻。我現在心裡很亂,想找地方一個人靜靜。」說完自己買醉的原因後,站起來準備告辭的蒲忠義好像忽然間變得冷靜了下來。

「靜一靜?你是準備找機會摸進醫院去看青凝吧?如果是的話,我告訴你,你的這個選擇並不好。」

方羽忍著心頭湧起的陣陣怒意,開口留住了即將轉身的蒲忠義。

「還能怎麼樣呢?最多被警方拘留,再被正好找到介面的他們開除而已,除此之外,他們還能做些什麼?」

停住了腳步的蒲忠義滿是青紫的臉龐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意,但是那雙腫成了一條縫的雙眸中,卻有一股鬼火般的東西在燃燒。

「這麼說來,你是早已做好了放棄的準備,想要破罐子破摔了?那你去吧,我不攔你!」方羽抬頭深望了他一眼後,神色淡淡的揮手叫他離去。

蒲忠義的臉上閃過一絲迷茫,隨即便在湧起的一股決然里沖著方羽深鞠了一躬後,掉頭就走。

「小蒲!」一直都在默默為老師採用的手段震驚和羞愧的杜若蘭看到這個結果,心裡大急,衝口喊了一句後,一時間卻找不到下面的說辭。

而已轉身走到門口的蒲忠義聞聲腳下一頓之後,又繼續邁開了,連頭都沒回。

「方羽!」杜若蘭心裡更急,只好沖著方羽低喝了起來。

根據她給這個年紀的青年人當老師這數年的經驗,她隱隱覺得,如果今天就這麼放小蒲出門,小蒲肯定會去做一些很可能就會改變他一生命運的的錯事,而這,則是她縮不能接受和袖手的。

「若蘭,不要攔他。就連老天都沒辦法幫這種自暴自棄的笨蛋,何況是你我?他這種為了一點個人感情上的小挫折,就不惜自毀前程讓親人擔憂蒙羞,讓愛人失望哭泣的笨蛋,不值得你我操心,來繼續吃菜吧,味道還真的不錯。」

聽到若蘭的喊聲,方羽連頭都沒抬,依然是一副明顯譏諷的口吻。這讓杜若蘭心裡又氣又急,可一時間又不好再說什麼,只好再度將目光落向了門口的小蒲。此時此刻,她心裡真的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方羽這種明顯有些過份的刺激能真的讓已失去了理智小蒲平靜下來。

「方羽,你真的有辦法?」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