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三十一章

三十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在回答你們的問題之前,你們能不能先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請講。如果能做到的話,我們一定會盡量安排。」

「能不能在我說出你們需要的一切之後,讓我繼續安靜的在這待上兩天?」

「安靜的待上兩天?」

「嗯,就是…,就是不要讓我家人來看我,尤其是我祖父,這兩天一定別讓他來看我。若蘭姐,方大哥,還有兩位警官,你們千萬別誤會,我只是需要點時間來調整一下心態,否則我怕我會受不了爺爺的失望和指責,我不能再讓他失望和擔心了,嗚嗚嗚……」

「啪嗒」一聲中,方羽按下了小錄音機的停止鍵,青凝細細的嗚咽聲也隨之消失在了一片死寂的書房中。

碩大的書房中,午後燦爛的陽光透窗而入,卻驅不散攤坐在書桌背後的蒙老臉上濃郁的驚訝和眼眸中的悲哀。

「蒙老,論理我作為若蘭的朋友,本不該在你多次暗示不歡迎後,還這麼厚著臉皮再來打擾你。可同樣做為若蘭的朋友,作為一個多少能理解和體諒長輩心情的,我在今晨聽完青凝所說的話之後,卻還是忍住來了。

這盤帶子是警方錄製原版的一份拷貝,其中有些地方做了適當的刪節,但基本不妨礙你和你的家人聽聽青凝的心聲。

說實在的,原本這盤帶子我想讓若蘭給你送過來的,可是若蘭卻因為要陪早晨幾度哭暈的青凝,所以硬是讓我來了。

現在帶子我已送到,告辭前,只想再多說一句話,何苦為了自己的一點痴念和固執,而將自己最在乎的寶貝,逼到如此的地步?難道,多少年前的一點怨恨,就真的沒解脫的可能?

這次算是青凝的運氣好,僥倖沒出事……」

說到這裡,神色有些黯然的方羽留意到了蒙老嘴角的蠕動,便適時的打住了。

「她現在還好吧?」

稍稍的沉默一會後,蒙老還是有些生硬的開口了。而他的目光,則一直盯著書桌上的那台錄音機,眼神中有太多太多的悲哀和迷茫。

「還好,身體方面已無大礙。我出來的時候,她已經哭累睡著了。現在若蘭正留在那裡陪她,我和小蒲就先回來了。」

方羽回答的時候,心裡一動,最後又特意提起了小蒲。

在他的心裡,這是他給蒙老的最後一個機會,如果蒙老現在如果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話,他就準備什麼話都不再多說的離開了。

「小蒲?蒲忠義?」蒙老猛地的瞪大了眼睛,視線也不再特意的避開方羽。

「沒錯,蒲忠義。早上他也特意請假去看青凝了。多虧有他的陪伴和勸慰,青凝激動的情緒才有了很大的緩解。」方羽一邊回答,一邊雙眸也毫不躲閃的迎上蒙老的瞪視。

「這麼說,你們都知道了…,那青凝呢?」蒙老再次下意識的讓開了方羽的凝視,不過隨即又迫切的迎了上來,眼眸中全是一片惶急。

「我走的時候,還沒人告訴她這些。」方羽心裡暗嘆了一聲早知如此…,淡淡的做了回應。

「那就好,那就好。」再次避開方羽的目光,蒙老臉上浮起了尷尬的線條。

而書房裡,也再度陷入了有些難堪的寂靜。

方羽等了一會,還不見怔忡的蒙老有什麼言語,心頭便逐漸被一絲絲越來越濃的失望給盤踞,琢磨著便想起身告辭。

「其實這件事,我事後心裡也很不安。」就在這時,蒙老總算艱難的開口了。

「哦?」方羽心裡一跳,故作不解的應了一句。

其實到了現在這種狀態,若是按照他以往的心性,他可能早已開口替蒙老將這份尷尬給淡淡的揭過去了,可是現在,這關係著小蒲和青凝的將來,對他自己而言,也代表著他在現實里另一種歷練的開始,所以便硬著心腸,準備讓蒙老繼續尷尬下去,直到有了相對明確的結果。

「不用哦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會在跟青凝溝通過之後,考慮是否取消送她出去的安排,至於她和小蒲的事,以後我也會盡量不去多加干涉,不過現在他們年紀還小,至於最後會發展到那個地步,則要看他們自己的努力和感情的發展。

方羽,很感謝你能不計前嫌的給我帶來了這個,多謝!回去後你讓若蘭來我這裡一趟吧,我有些話要跟她說。若你沒其它事的話,現在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有些出乎方羽的預料,艱難開口了的蒙老後面的反應是這般的老辣,幾乎是在短短几句話的功夫,便將整個局面又掌控到了他的手中。

此時此地方羽還能再說什麼?只好帶著一肚子的鬱悶和那一絲淡淡的佩服起身告辭了。原本,他還想借著這次機會,再次努力著試試和蒙老就中西醫的看法溝通一下的,結果誰知道人家還是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不過,他出門時,心裡並未完全的絕望,因為他對留下的那盤錄音帶中,青凝的那些話還抱有一點點的信心,相信即便是不足以完全解開蒙老心中的那個死結,起碼也會讓它有些鬆動。

反正,這對現在人微言輕的他來說,已經勉強算是個收穫了。

目送方羽的身影消失在了門口,一直端坐在書桌後的蒙老終於像是失去了支撐的骨架一般,癱倒在了座椅上。

而他的目光,卻從收回的那瞬間,就一直緊緊盯在書桌上的那台小錄音機上,顫抖著手指,卻久久都沒辦法按下開始鍵去。

他真的沒想到,長久以來,他自以為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疼愛,最終換來的卻是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