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五章

第五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巫門陰陽宗陰宗宗主陳大江,陽宗宗主金長河見過方家,不知當面是那一宗的俊彥?」

就在這高瘦的老人顯出身形的同時,他精光閃爍的那雙眸子就已落在了方羽的身上。而窪地中,那老火爆此刻也再次和他一樣,肅容向方羽見禮,開口自報家門和盤詢。

「小鎮方羽,一個無門無派遊走四方的閑人,見過兩位宗主!」

方羽也同樣再次正色回禮之後,微一停頓,又向窪地中同樣向他行著注目禮那七位形容有些狼狽的道人和黑衣人也見了一禮:「方羽見過各位!」

「白雲觀白雲七子見過方施主,七巧閣的兩位前輩和清風師弟曾提起過施主。」

窪地中,原本形容狼狽神色慘淡的白雲七子之首,那位年邁的老道稽首的同時,也明顯的精神一振,原來面前這意態洒脫的少年竟就是幾位嘉賓口中反覆提起過的閑人方羽!這下,總算可以喘口氣了。

「巫門幽冥堂、欒世傑。」

同樣身在窪地中的中年黑衣人卻面色陰沉,甚為桀驁的隨手回了一禮,連目光都沒向方羽這邊斜一下,只管狠狠的窺視著身邊的陽宗宗主金長河,顯然心裡還有些不服氣。

「難怪自陰小鬼歸山後幽冥堂會淪落成三流的小宗,原來宗門竟是交給了你這不知死活的小輩。看什麼看,不服氣么?當年就算是陰小鬼見了本宗,也要尊稱一聲師叔,你還在這瞪眼,莫非是想讓本宗替你師父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死活的蠢材?」

陽宗宗主金長河將這些都看在眼裡,此時也忍不住將火發了出來。因為和此刻冷眼旁觀的陰宗宗主陳大江不同,他早年跟這幽冥堂的前堂主頗有些淵源,所以才會在黑衣人動手施展出幽冥堂獨門迷術煉魂十八拍之後,不忍這狂妄無知的傢伙因一時衝動而闖下大禍,所以這才開口和現身。

現在一看這傢伙在明顯弱勢的情況下還這麼不遜,不免就動了真怒。

說話的同時,他順手拍出的一掌已到了欒世傑的胸前。

黑衣人欒世傑早有防備,也同樣一掌全力的推出。

眨眼間,兩人的雙掌交擊到了一起。

非常奇怪的是,竟沒有絲毫的聲響傳出,而雙掌交擊的瞬間,黑衣人欒世傑的身軀就以一個怪異的姿勢從金長河的頭頂上摔飛了出去。

但是以方羽的眼力,還是看出金長河在雙掌交擊的瞬間,還是留了幾分情面,並沒將力道完全吐實,可即便是這樣,半空中就吐出了一口污血的欒世傑還是在落地後又踉蹌退出去好幾步,這才在神色大變中站穩了腳跟。

不過一等腳跟站穩,他便以巫門中參見師門長輩的大禮恭恭敬敬的就在泥地上拜了下去:「世傑該死,不知道師叔祖當面,還請師叔祖責罰!」

剛才那同出一脈,但修為更是深厚到遠出他意外的一掌,徹底的將他打醒了。原來他口中尸居餘氣的五宗之一,陰陽宗陽宗宗主竟還是他師門的長輩……

以巫門相對嚴苛的法統和規矩,即便是狂妄如他,也不敢有絲毫的輕視。要知道,剛才那樣的情形,說嚴重點以可算是已沾到欺師滅祖這一條重罪的範疇了。

金長河瞪著跪伏在地的欒世傑,面色變了數變,這才在長嘆聲里重新開了口:「不知者不罪,起來吧。唉,我本以為陰小鬼突然辭世後,幽冥堂已斷了內里的傳承,沒想到竟還留了你這一脈,不過你可知道,這些年幽冥堂門下利用術法神通,在俗世間招搖撞騙的那些勾當?你這個堂主是怎麼當的?」

說到後來,他的神色又趨於嚴厲,眉眼間更是一片怒意。這模樣,倒讓本想提醒他還有方羽他們這些人在場的陰宗宗主陳大江不好再示意了。

「世傑自師尊臨終時得掌宗堂之後,這十多年間一直都在閉關苦修,數日前才剛剛出關……」

「還要狡辯?」

「世傑不敢,回頭我會儘快整頓堂務!」

「嗯,這樣才對,起來說話吧。」金長河的臉色這才恢復了一些。上前伸手將欒世傑拉起後,又問道:「世傑,為何會在這裡忽然和白雲觀的這些人動上手?我聽之前你們的交談,好像他們並沒什麼惡意啊。」

「師叔祖不知,世傑前兩天路過這裡的時候,在離白雲觀百多里外的一座無名小道觀附近發現了很濃的妖氣,可是等我追過去細查的時候,卻又消失的無影無蹤,找不到絲毫的痕迹。

隨後我又留在那裡搜索了兩天,結果還是一無所得,可沒想到我今天來到這裡後,又在子夜行功時感應到了一縷很淡的妖氣。

誰知道我一路追到這裡,他們幾個就又出來礙手礙腳的搗亂。前兩天我在那所小道觀附近搜索的時候,他們幾個就曾追蹤過我。當時我也顧忌著道巫之間的平靜,所以沒驚動他們就悄悄的退走了,沒想到這次他們又來搗亂。難道真以為我巫門中人怕了他們不成?我也是一時忍不下這口氣,所以就動起手來了。」

「妖氣?」

幾乎是同一時間的,所有聽到他話的人都露出了關注的神色。只是程度有些稍稍的不同。

白雲七子的反應最為明顯,在驚訝和不信的同時,七子之首的那位老道也開了口:「欒施主,飯可以亂吃,可話不能亂講。你知道之前曾被你多次進出騷擾的那所小道觀里住著什麼人么?那裡怎麼可能會有妖氣?真是……」

輕輕的搖著頭,這位老道和他身後那六位中年道人的臉上都充滿了不信和淡淡的不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