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六章

第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他一切都還好吧?」

「老宗主一切安好。」

「袁華,你說的那個小神醫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沒聽過這個傳聞?看樣子兩位宗主也不太清楚的樣子。」方羽看到目地已經達到,臉上浮起淡淡笑容的同時,也順勢轉開了話題。

「那位小神醫是秦川地面送給近幾年崛起於本地的一位少年郎的尊稱。」

沒想到此時介面回答的,是已經在一邊閑了好一會的七子之首的那位老道。他看到他介面之後,方羽等人並沒介意,反倒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所以就又繼續說了起來:「據我們的接觸和調查,這位數年間在普通百姓當中樹立了極好口碑,用超絕的醫術免費治好了無數病人少年,很可能是傳說中已失傳的醫家某個隱宗的渡世傳人。

可奇怪的是我們一直無法確認他真正的師傳,因為根據他自己的說法,他得到醫術的過程有些奇怪,倒是頗似有些修行宗派傳承的方式。看他以往的經歷,也找不到任何的不妥。後來因為隨著他被越來越多的人推崇和信任,保護他和他棲身的那所小道觀的安危,也就成了我們白雲觀的一項義務。

所以才會有之前對欒施主的追蹤這個誤會,至於今晚的阻攔,則只是想問問欒施主為何會深夜施術狂奔而已,沒別的意思,因為白天,這座城裡發生了一些比較奇怪的事情。當地警方已找到了觀里要求解釋,觀里這才派我們七子過來協助警方調查。

至於欒施主所謂的妖氣,貧道幾人今晚並沒有絲毫的感應。同時也對在那所道觀附近發現妖氣也難以置信。因為當年,是後山的兩位前輩親自去見那位小神醫的,他那邊根本不可能有問題。冒昧問一句,不知道今夜間,兩位宗主和方施主可曾感應到這裡有妖氣?」

「妖氣我們都沒發覺,不過……」聽完老道的話,巫門陰陽宗的兩位宗主對視了一眼,開口說話的陳大江到了後來,卻看著方羽,神態有點猶豫。

「兩位宗主也察覺到了?不錯,應該就是傳說的那個了。而且,很可能就是為欒堂主所說的那東西而起的。」

「什麼?」

此時就連兩位宗主的臉色,都有些變了。

「方施主,你的意思是?」

七子也全都變了臉色,儘管以他們的修為和水準,還不能完全了解方羽所說的這些,可是能讓兩位巫門大宗的宗主變色的妖物,絕對不是他們可以等閑視之的。

「嗯,這方圓數百里的地面內,可能有成了氣候的妖物要應天劫。兩位宗主以及一些有心人可能就是因此而來的……」

方羽輕皺著眉,說話的同時又忍不住向漆黑的天宇望了一眼。

漆黑的天宇中,秋雨依然在連綿不斷的落下,而深邃的黑暗處,大雷劫那奇異而又詭秘的氣息也依然繼續的醞釀,不曾有絲毫的停頓。

「妖物?應天劫?」

白雲七子在臉色再度巨變得同時,也失去了再在這裡繼續逗留下去的興趣,相互做了個示意之後,七子之首的老道又施了一禮下去:「方施主,兩位宗主和兩位,事關重大,貧道等人不敢怠慢,現在就要回去觀里報訊,還請恕我等失禮。」

「道長觀里現在怕也有所準備了,不過為了穩妥期間,道長請吧!」方羽游目一顧,發現巫門的眾人神色都有些淡漠,所以只好在暗嘆中,獨自上前一步答話。

「方施主,若日後來白雲觀,貧道等將倒履相迎。告辭!」

深深又是一禮後,白雲七子在夜色中匆匆遠去。

「欒堂主可是午間在城裡施了辣手的那位?」

目送七位道人在夜雨中漸漸消失不見,方羽收回來的目光就落到了黑衣人欒世傑的身上。

這位同樣是方羽從沒聽說過的巫門中一支小宗的宗主是位四十上下的中年人,中等身材,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和雙眼的目光有些陰鷙之外,看上去和常人並沒有太多的不同。

「不錯,正是欒某小小懲戒了一下那群混蛋。哦?那兩道雷里有你放的一道?」

欒世傑並沒有絲毫的躲閃,當即就承認了中午是他在廣場下的辣手。同時方羽的詢問,也讓他猜方羽是事後放雷的人之一。

方羽一聽笑了,知道他或許在感應上有敏銳或是擅長的一面,但實際的修為,還差了面前的這兩位老宗主一段頗長的距離。

「呵呵,方羽不敢掠美,那兩道雷應該是兩位宗主的傑作吧?」

「咦?難道那聲槍響……」

也直到這時,兩位一直在默默注意這方羽的宗主才算是完全反應了過來。原本,他們心裡只有有些不信,因為在那麼多人混亂的情況下,要精確的促使一個意志堅定的警官做出那麼快的反應,就算是換了他們,也會頗覺得吃力。

不過現在既然知道那人就是這個所謂的閑人方羽,那就毫不稀奇了,不過同樣,這次偶遇也讓他們對方羽這個人的好奇也越發的濃重了起來。

「呵呵,事急妄為,讓兩位宗主見笑了。」方羽笑笑,開口打斷了金長河的詢問。

他們在這邊說的熱鬧,可是這一會卻把空門的袁華給憋了半死。

他個性和他師父一樣,平生酷愛探奇搜秘,也愛四處結交各類奇人,更愛熱鬧和說話。可是今天在這裡站著說話的,不是他師父的好友,就是像方羽這樣,身份背景令他頗多忌憚的人物,想插嘴又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一時間還真把他給急的抓耳撓腮的晃個不停。

他的這些小動作方羽他們自然全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