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羽是連夜離開榆城的,不過旅館那邊,他並沒有退房。

夜幕下,整個天地依然是秋雨籠罩的世界。伴隨著陣陣秋寒的,是此刻方羽有些黯淡的心境。

剛才的交流中,陰陽宗的兩位宗主對他問題的淡淡回答,讓他清晰的聽到了心裡那一絲最後的僥倖被無情割裂的聲響。

「這個方榕!唉……」

即便是已走在寂靜的山道上,被雨絲淋濕了衣襟的方羽也還是忍不住又長嘆了起來。

其實在聽陳大江隱約提起方榕的過往時,方羽就已在心裡暗嘆了數聲。

一方面,他對方榕的遭遇和不得已有深深的理解和同情,同時也對韓家寨韓老的結果有過太多的慨嘆和惋惜,可最讓他不安的,卻是因此而引發在巫門六宗內部的那股隱隱的激憤。

「兩百年前,玄武宗被白雲觀夥同道門數宗連根拔起,我們保持了沉默。之後……,我們也做了最大限度的剋制。可是聊城那一夜,就在韓老和方榕用他們的血和淚證明了他們占理之後,山上的那些人連個交代都沒有,就那麼四散而去了。

佔了上風自覺有理的時候就蜂擁而至,落在下風發現虧理後就掉頭而走,莫非這道理都該是給他們拿來講的?還是他們欺定了我巫門無人?

此番六宗齊聚,也不過是想借著他們重新開壇,各派齊至的機會,讓方榕以玄武宗斷代新宗主的身份來觀禮而已,並沒有太多其它的意思。

畢竟,玄武宗當年因白雲觀而滅,此番若是能和它在北方的這一重地一起重光,當是能流傳後世的一段佳話!

小友你是背後促成此事的關鍵之一,就連蒼天都要你在這個時候來到這裡,不能不說是件玄妙的事啊!」

這番令方羽有口難開的回答,就是在陳大江那淡淡的慨嘆聲里結束。可那時的方羽心裡,卻除了嘆息之外,只剩下了一團令他哭笑不得地亂麻。

「一時的善意,竟成了重新引燃又一輪道巫之爭的導火索?」

「自己又究竟是為何會起意來這裡的?難道這冥冥之中真的會有那傳說中的天意么?」

「這個方榕!唉……」

再又一次忍不住發出的嘆息聲里,方羽甩頭拋開了纏繞在心頭的煩擾,還是決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將路走下去。

天意不可憑,世事皆人為!

修為越深,方羽就發覺潛伏在心底的這個認知就越清晰。既然這次的事自己碰上了,那就絕對沒有側身袖手的意思。

現在這事的關鍵人物方榕還沒到,自己想再多也是閑的,眼下當務之急,則是先搶時間弄明白大雷劫沖什麼妖物而來才是。

風雲即將劇烈變化的時節,能少一樣意外的因素,事發時就會省一份心力。更何況,這般規模的天劫,往往還有可能累及普通的世人!

孰輕孰重,方羽心裡自然有桿秤。

再說能引發這般規模天劫的妖物,肯定不會是個弱小的存在。以方羽的推測,至少也差不多是天妖那個級數的異端。

可是在這西北道門重地的周圍,又怎會有這般級數的妖物存在?

就算之前的白雲觀因世道變遷的緣故沉寂了多年,可應該還是有不少真正的修行者在附近隱居和守護啊,就像之前七子隱約提起的後山二老,那可是能讓陰陽宗兩位宗主在聽到的瞬間都呼吸一緊的人物。

這樣的地方,怎麼還會有妖物存在?

可奇怪的是,眼下不但有妖物存在,居然還能讓它強大到能引發天劫這麼嚴重的程度,這究竟是什麼緣故呢?

方羽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在向最先感應到妖物的巫門幽冥堂堂主欒世傑請教過詳細情況後,他決定連夜上路,自己去探尋個究竟。

也不知道具體是因為什麼,在他心裡,始終有個隱約的感覺,似乎那名傳秦川的小神醫和那所無名小道觀,跟這妖物有那麼一點的關係。

「呀!」

夜雨一直在下,山道上也泥濘無比,邊想邊走的方羽沒小心腳下一個失神,差點被摔了個跟頭。

「呵呵!」

一激靈間回神站穩,方羽忽然在夜雨中,有些自嘲的呵呵輕笑了起來。

隨即他就在笑聲還沒落地的空里,憑空消失在了夜色中。

拂曉時分,就在秋雨籠罩下的黯淡天色中,方羽修長的身形出現在了一座小山的山頂。

這是一座在秋雨的洗刷下,依然呈現出一副蒼黃顏色的濯濯童山,貧瘠的山坡上,零星只有不足半尺高的半枯野草在秋雨中瑟瑟顫抖,一派蒼涼荒蕪的景象。

可是讓站穩身形的方羽瞠目的,卻不是腳下這再也熟悉不過的西北山景,讓他愣住的,則是山腳下,填滿了整個山谷,又一直延伸到了對面蔥綠山道間,由那些花花綠綠的各色帳篷和手推車組成的壯觀長龍。

放眼望去,眼前的各色帳篷和推車足有千百之多,就連期間只佔了極少部分的大小車輛,都足有數十輛之多,而這些全都密密麻麻的擠在此時還很寂靜的山谷里,讓猛然看到這些的方羽一時間都回不過神來。

再三打量周圍的環境和不遠處奔涌的大河那永不停息的脈動之後,方羽這才確定自己並沒來錯地方。

可他那顆心,卻依然被眼前看到的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

來之前,他從欒世傑以及袁華的詳細介紹中,知道這個小神醫棲身的無名道觀坐落在一個相對荒僻的小山上,也知道近些年因為小神醫聲名的遠播,導致他落腳的那座小山附近,經常有四面八方趕來的求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