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不是啊方大哥,燦叔現在就在道觀里,如果你能破開那些禁制的話,一定來的及,只是我也不知道現在的他能否幫得上忙,所以一直都不想告訴你……」

看到方羽平靜淡然的模樣,再看看頭頂詭異的天空,梅小磐此時都快要哭出來了。

長這麼大,他還從沒見過像此刻這般詭異的天象,而這似乎還只是大雷劫爆發前的預兆…,若不是自己多疑,情勢又怎會嚴重到這般境地?

「哦,燦叔他就在道觀里?」

聽了這話,就連方羽的雙眼也瞪大了。這是何等了得的修為和神通?竟能在咫尺之間,讓自己平素自以為傲的靈神一無所獲,察覺不到他任何的氣息!

「嗯,應該就是在道觀里,因為數月前他進了廂房後就再也沒出現過,而我也答應過他,在他不出來之前,絕不擅闖他那邊的廂房,因為燦叔說過,他在那邊布了極厲害的禁制,如果擅闖的話,就算大羅金仙來了,也只能有去無回。」

「進了廂房再沒出來?下了禁制!」

方羽聽了這話,眉頭一皺的瞬間,發覺蒙青凝也皺著眉頭向自己望來,眼神中同樣充滿了濃濃的驚疑。

難怪自己靈神感應不到他的氣息,原來是下了禁制。可是眼下這種時候,自己要不要冒著更大的危險,去闖一闖他這個居然敢誇口說連大羅金仙都有去無回的禁制?

如果能順利闖過去那自然一切都好,要是闖不過去的話,屆時天劫再至,只怕連自己都要交代在這裡,更何況還會牽連到這裡和附近的很多人……

可內心深處,那種想要一闖的念頭此時卻為何如此的強烈?莫非自己就應該冒險去闖一闖才是最好的選擇?

一時間,方羽木里在那裡沉吟了再三,最後還是在心中忽然湧現的那種強烈感覺的刺激下,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小磐,等我拿了桃木郎,帶我去你燦叔的廂房!」

「方兄!……」蒙青凝忽然有些激動的喊了一聲後,卻在方羽目光中那片平靜里沒了後話可說。

最後,只是慢慢的點了頭,不再吭聲了。

「吱呀呀……」

從外面緊鎖著的房門被小磐打開時,兩扇門後的廂房內簡單的陳設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方羽他們的面前。

這是和小磐的那邊幾乎一摸一樣的布置的房間,唯一和小磐那邊明顯不同的,是作為供桌的牆柜上方的牆壁上,掛著的東西不是畫,還是近乎佔據了整個頁面的狂草的「天地」兩個大字!

這海碗大的兩個狂草乍看上去筆力非常雄渾,感覺中氣勢也非常足,但是卻絲毫沒給門一開,就將靈神緊鎖在其上的方羽帶來任何的異樣感覺,甚至連條幅的質地,都只是普通的宣紙,而不是小磐房內那幅畫那樣老舊的麻布。

梅小磐一打開門,抬腳就想進去電燈,卻被閃身而進的方羽擋住:「小磐,你和蒙宗主回大殿去,等一下天變得時候,記得要聽蒙宗主的安排。這裡我自己進去就行了!」

說著話,他就在轉身給蒙青凝點頭的同時,身形一動,就進了廂房之內,而敞開的大門,也在他進入的瞬間,啪的一聲里飛快的合上了。

「方大哥!」

梅小磐被他這突然的行動弄得一愣,就在愣怔中他本能的上去猛推房門,卻發現剛剛還輕鬆推開的房門此時卻像是生鐵所鑄,他這麼大力的推上去,根本連動都沒動一下。

「小磐,回大殿吧,這類禁制一旦被觸發,除非擅闖的人能順利破關,又或是被禁制的主人援手,否則只能在一種情況下能出來,那就是已死在禁制里,魂飛魄散之後,這禁制才會重開。

現在,咱們只能耐心的等待方兄能順利破關,找到你燦叔了。」

就在驚異莫名的小磐打算再試試的時候,他耳邊響起了蒙青凝有些幽幽的聲音。

他一愣,回頭正準備細問的前夕,卻看到原本有些消沉模樣的蒙青凝此時卻雙目中神光一凝,一聲清冷的低喝已隨著她雙手間忽然飛出的兩道光影同時向遠處飛去:「什麼人鬼鬼祟祟的夜窺本觀?」

方羽一踏進廂房,眼前就暴起了一片刺目欲眩的白光。

隨著刺目白光的暴起,各種雜亂的怪異聲響就像潮水一般湧進了耳際,更令人難以忍受到,是搶在這些聲電光影之前,閃電般席捲了腦海中神意的那種錯亂和空虛。

那是一種從萬丈高樓一腳踏空後天旋地轉的墜落感,更是一種在眩目的白光閃爍之中,被猛丟入漆黑的無低深淵時,那種翻天覆地的強烈恐懼感!

一波波夾雜在各種古怪音浪中的種種負面感覺,就像一浪高過一浪的怒潮,無情的襲卷著猝不及防的方羽,試圖在最短的時間內,就摧毀他堅凝如鐵的心防。

方羽圓睜著精光大盛的雙眼,緊盯著面前就像怒放的煙花般,不停炸出一蓬蓬奪目光華的光眩,體內,來自天心燈的無匹氣勁就像一股電射往複的溫熱清流,眨眼間就已經將來自外界的各種幻象驅出了他的識海。

而此刻,在他胸前如穿花蝴蝶般飛舞糾結的雙手,則變化出無法法訣,就在剎那間以太極手印做結的同時,他口中也響起了一聲抑揚頓挫的勁喝:「無、為、而、安,天、清、地、寧!

隨著他一字一頓的八個字出口,他眼前不停暴起的刺目眩光便在每一個字出口的瞬間黯淡上幾分,而他耳中紛亂的噪音,識海中怒潮般不停侵襲的種種強烈的負面感覺,也隨著他口中這八個字的逐一出口而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