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前輩幻境玄妙,術深如海,方羽本當一一候教,只是現今情勢危機,時不待我,請恕晚輩失禮了!」

方羽在抱拳朗聲說話的同時,肅容抬腳,往前踏出了一步。

看似輕輕的一腳落到地上,卻發出了讓整個谷地都在顫抖的沉悶巨響。

隨著他腳下這聲沉悶巨聲的響起,他處身的這個世界也忽然像是一個虛幻的水晶世界一般,在這巨大沉悶的聲響里一片片迸裂、破碎和坍塌。

無數股濃濃的塵煙,就像是衝破了牢籠的巨蟒,隨著整個世界的坍塌和碎裂,從四面八方帶著各種各樣怪異的獸吼聲、金屬的碰撞聲和無數人拚命的吶喊聲,雜著濃濃的腥臭味和無數種令人作嘔的怪味,一起奔涌而出,霎時間就將方羽和整個天地都吞噬在了灰朦朦的霧氣中。

霧氣瀰漫,塵煙升騰,種種怪異的聲音和中人慾熏的怪味充斥著天地,令這片灰朦朦的濃煙密霧組成的世界中,充盈著一股濃烈的殺氣和暴虐的血腥氣息,直欲吞天食地。

四周紛亂的怪音和濃煙密霧包圍中,對身邊種種怪象異景視若無睹的方羽肅容又往前踏出了一大步。

同樣是沉悶到足以震顫天地的又一聲巨響傳出,濃霧在響聲傳出的瞬間飛快的退卻、消失,將一個充滿了獸性的世界裸露在了方羽的面前。

剛剛還有些遮掩的種種怪音也隨著濃霧塵煙的忽然消散而猛地清晰和暴烈了起來。

而各種腥臭的味道和直欲侵人骨髓的殺氣、以及暴虐的血腥味,也像擇人而噬的妖魔,猛地隨著這蠻荒而紊亂的蒼涼世界撲到了方羽的面前。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荒原,正前方是一群群由各種各樣正在撲來的猙猛怪獸匯聚成的獸海,望也望不到邊際。

右邊,是一片同樣看不到盡頭的漫漫荒漠,而如密林般遮掩了大漠原本顏色的槍頭和森冷刀光中,六七種不同裝扮的古裝武士正在滾滾而起的黃沙塵煙中彼此血腥廝殺著、爭搶著,往前飛速的蜂擁而來。

殺氣騰騰的大隊人馬之後,是散落了一地的猙獰屍體和將大漠也快染成了紅色的血海,逼人的殺氣和強烈的血腥氣即便是隔了這麼遠,都能一陣陣的扑打到方羽的感覺中,讓一直平靜的他臉上也不由皺起了眉頭。

左邊,是遮天蔽日嗡嗡亂響成一片的斑斕世界,天上地下,到處都是密密麻麻有著各種各樣絢爛顏色的毒物和飛蟲,濃烈腥臭的味道在天地間響成了一片的可怖嗡嗡聲中,升騰成了遮天蔽日的五彩輕霧,像一條龐然巨龍般似緩實急的往前迅速撲來。

身後,方羽並不曾回頭,可是就連空氣都似乎燃燒了起來的高溫,以及那一股股令人窒息的硫磺味和此時已遮蔽了頭頂空際的那片黑灰色濃雲,卻已讓他明白,後面的天地,絕對已是烈焰熔漿的世界。

而頭頂上,就在遮蔽了天地的黑灰色濃雲之中,滾滾而來的沉悶雷聲伴隨著偶而穿出濃雲的青白色閃電,在此刻腳下迅速龜裂陷落的大地密切配合下,也以不容他細想的速度向他立身處飛速接近。

這一切,都在他第二步落下的瞬間出現在他的周圍,頓時將一臉肅容的他困入了絕境。

而方羽,卻在此時又抬起了他的腳,而剛還眉頭輕皺的臉上,也泛起了微帶嘲諷的淡淡笑意:「方羽見前輩在觀中只奉天地,又自繪騎牛圖,還當前輩是古老玄門最純正的先賢,卻沒想到前輩來來去去竟只憑著這點幻術遁世躲閃。

這實在是很讓誠心前來的方羽失望,更為此刻觀中提心弔膽的小磐不值!」

說著話,微一轉身的他第三步再次落下。

只是此次,隨著落下的腳步響起的,已不再是沉悶如雷的震顫聲,而是伴隨著他冷電般激射而出的身影和清朗無比的浩然長吟:「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

就在這清朗而又浩然的飄搖長吟聲中,他激電一般掠行的修長身影已闖進了右邊刀光劍影亂閃,鮮血殘肢橫飛的大漠中。

隨著他的進入,滿布大漠的無數浴血勇士在齊齊一聲吶喊中停住了內鬥,全都惡狠狠高舉著血淋淋的刀槍,呼嘯著向他奮勇撲來。

「善攝生者,陸行不避兕虎,入軍不避甲兵……」

面帶淡淡的那抹冷笑,方羽激電般飛射的身影在口裡毫不見停頓的長吟中冉冉隱現,無數雪亮刀光,森冷劍影就像急落的驟雨,紛紛帶著無邊的殺氣和尖銳的厲嘯聲砍落在他身上,卻連他身上飄飛的衣袂都未曾劃落一絲。

忽然,「嘎!」的一聲分外刺耳的驚雷聲在這奇異的世界炸響,緊接著一道道筆直筆直的青白色閃電霎那間就將這天地間變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電光火石的瞬間,方羽口中的長吟在激射的身影忽然憑空消失的同時也消失在了這可怖的天地之間。

而隨著他的身影和長吟聲一起消失的,還有猛然間轟響在驚雷霹靂之間的那聲怒嘯,隱約間,能聽出那是桃木郎蒼老暗啞的嗓音!

天劫,還是在這猝不及防的時刻,伴隨著失去方羽身影后的這奇異世界再度的破碎和崩塌,而真正君臨!

「無量天尊!施主好狠的手段!」

道觀中,就在梅小磐驚訝的目光順著蒙青凝的視線望去的同時,一片赤橙色的雨幕深處,響起了一聲蒼勁的低吟。

伴隨著這聲低吟和兩道冷電般光影激射而來的,是一前兩後,三條將雨幕分裂開來的如電身影。

就在四面翻飛的雨滴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