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啪啪啪!」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臉上傳來的刺痛和耳際隱約可聞的快速拍擊聲將袁華從黑色的深淵中拉回了這可怖的人世。

睜開眼,就在那依舊讓人目眩的青白色世界裡,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個快速擺動著的巨大手掌,而自己有些麻木的臉,也在這手掌的擺動中發出陣陣的刺痛。

「混蛋!你在幹什麼?」

幾乎是怒吼著一般,他干啞裂痛的咽喉里終於擠出了一絲低低的哀鳴。

而他試圖擋開那只可惡手掌的胳膊,卻只是無力的抽動了一下後,又沒動靜了。

不過還好,他睜開的眼帘和口中發出的那絲低吼,總算是讓這大巴掌的主人察覺了他的回醒。

就在那隻手撫上腦丁,傳來一股溫熱勁氣的同時,他被雷聲震成一片嗡嗡的耳際,也傳來一個細若蚊吶的聲音:「死猴子,你敢跑到這裡來,不要命了?」

熟悉的聲音入耳,再加上勁氣的安撫下,已能正常視物的眼前出現的那張髒兮兮的笑臉,袁華在心頭一松的瞬間,也本能的無力反擊了過去:「小花道,你不也不知死活的跑來了嗎?」

小道士清風髒兮兮的臉上燦爛一笑,正要繼續打擊他的瞬間,面色猛地一白,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我操!」袁華見狀,也不再藉機偷懶,面色同樣一白的空里,勉力將彷佛不是自己身體的身子翻坐了起來。

劇烈的喘息著,他再一使勁,也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依舊轟響著連串怒雷聲的青白色世界裡,忽然又遠遠傳來了一連串更暴烈的雷聲,而眼前青白色的世界,也在猛然一亮中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腳下的整個山崗都在這一串雷聲中劇烈的顫動著,就像要坍塌一般的震顫差點就讓剛站穩的他又一交栽倒。

而體內和胸口中那一陣更加劇烈的憋悶和痙攣,也讓緊閉著眼的他眼前出現了無數的金星。

竭力催動神意讓體內差不多已渙散殆盡的勁氣急速流轉了數圈之後,他才小心翼翼的重新睜開了眼睛。

卻看到眼前清風那張髒兮兮同樣面無人色的面孔,也正睜著驚恐不定的雙眼,獃獃的望向自己。

天地繼續在驚雷霹靂的聲威里震顫,可是腳下剛剛還像是要坍塌了一般的山崗,此時傳來的震顫卻已有了些微減弱的痕迹。

這些微的變化很快讓這兩個業已膽寒的傢伙給注意到了,就在他倆面面相覷正準備再確認一下的空里,轟響在天地間的狂暴雷雨聲中,忽然響起了一聲充滿了獸性的雄渾長吟,隨著這把驚雷都不能壓下的長吟聲的響起,一個赤紅色的光影就像一道比霹靂還要耀眼奪目的流星,眨眼的瞬間就已划過被一道道刺目的驚雷霹靂籠罩著空際,就在穿越密密麻麻的霹靂組成的青白色天網中,一頭扎向了遠方的地面。

而那裡,此刻正是天宇中無數驚雷和霹靂傾瀉而下的中心!

「你還能動嗎?」

青白色的山崗上,兩個膽大妄為的年輕人目睹這驚人的一幕,又在驚訝中相互用目光詢問。

可結果卻讓他們非常的鬱悶,因為此刻,僥倖在這雷劫中留的一命的兩人,誰都沒了再動一下的能力。不過還好,兩人都發現,彼此略帶遺憾的目光中,那一絲勇氣猶存!

可就連這一絲勇氣,也都在他們穩住心神往山對面望去的瞬間,變成了深深的震撼和畏懼。而冷汗,也在已被暴雨澆成了落湯雞的他們頭臉之間,隨著如小溪般滾滾而下的雨水不停的落下。

山對面,傳說中曾經綠樹成林,林中掩映著一座小道觀的那座小山處,此刻只裸露著一個足有近百丈大小的天坑,即便是站在這邊的山上,都看不到深陷於地面的那個巨大坑洞究竟有多深,以他們比常人敏銳了數倍的眼力,此刻也只能看到從四面八方,有無數的積水像是瀑布一般的狂湧進一片焦黑的坑口。

四周看不到任何的樹木或是綠色的痕迹,只有距離這巨大天坑數十米外的山谷中,有一條五六丈寬,漆黑筆直的窪道一直延伸到了遠方,那窪道的盡頭,正是之前那道赤紅色流星落下的地方,也就是此刻,滿天的驚雷霹靂正在狂轟亂炸著的所在。

那裡究竟有什麼古怪?莫非眼前給大地留下如此結果的驚雷還不曾消滅目標?

面無人色的兩人在心膽皆寒的瞬間,再一次面面相覷著說不出話來。

只是,目光中漸漸有一絲好奇的火星在逐漸的燃起。

就在這時,一聲蒼龍般的長吟猛然在那驚雷霹靂的狂暴聲中衝上了雲霄,而與此同時,另一聲清越的嘯聲也帶著勃勃生機穿雲而出,和天際的驚雷聲一起傳遍了大地。

就在這兩聲吟嘯還未停歇的霎那,早先那一把充滿了獸性的嘶吼又在一把同樣有些蒼涼和原始的怒吼伴隨下,從驚雷霹靂狂瀉的中央搖曳而起,響徹了天地。

白茫茫一片的天空中,無數驚雷霹靂也隨著這些吟嘯嘶吼聲的響起而有了驚人的變化。

就像是被嚇著了似的,驚雷狂猛的轟響聲在電光霹靂猛然一黯的瞬間也同時收斂,霎那間的一頓後,更為驚天動地的雷暴聲伴隨著空中陡然凝結成了一體,比之前任何一道電光都要粗大數十倍的璀璨電光,再度筆直的狂劈了下來。

天地在這瞬間一片慘白的顏色中顫抖,狂烈的雷暴聲也同時壓下了天上地下所有的聲音,整個世界,彷佛只有無休無止的驚雷聲伴隨著那一聲比驚雷更為沉悶響亮的爆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