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原來是這樣,不好!」

嘎!嘎!嘎!

驚雷和霹靂是在方羽見到這形容奇異的燦叔瞬間,再度狂劈而來的。

驟然炸響的雷聲,筆直劈下的閃電,就像突如其來的偷襲,在閃現的瞬間就把方羽給逼到了手忙腳亂的境地。

刺目的連串光華轟擊的間隙,方羽突然間捲曲萎縮的身影就像隨狂風飄蕩的樹葉,就在從悠然飄飛的外衣中褪出身形的瞬間,險之又險的飄飛在霹靂刺目眼的轟擊中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褪出的外套幾乎在離身的瞬間就已在霹靂的奪目光華中化為了飛會,而此刻,被他插在腰上的桃木郎瑟瑟的顫抖和不安的震動,也給正在連串霹靂的間隙中掙命的他平添了幾分的兇險。

此時已經全部精神高度凝結在雷擊之上的他,已顧不上再去留意那個形容古怪的燦叔了,只能在百忙之餘,希望他也有在這狂暴的雷劫之下保命的手段,否則……

和以往方羽目睹和經歷過的那幾次雷擊不同,剛剛在那奇異的灰黃世界中曾有過短暫的停頓的這雷擊,此番再度君臨之時,彷佛真有傳說中九九八十一道天雷那麼的威猛和長久。

只不過眨眼的瞬間,他周圍已經至少落下了二十道以上,一道比一道更有破壞力的筆直霹靂,就連青白色的光華之間,可供他閃展騰挪的的餘地也越來越小。

而一聲比一聲狂猛的驚雷,帶給他心神的衝擊和震顫也一聲比一聲兇猛,只不過短短的瞬間,竟已有了讓他心神不穩的跡象。

難道真的就像傳說中那麼避無可避么?我還真就不避了!

生死關頭,平素深埋於他骨血之中的那股剽悍和堅韌也再度全面爆發,就在一聲愈見清冷的低喝聲里,他宛若魅影般在刺目光華間時隱時現的身影猛地一落,竟直挺挺的站到了地上。

雙腳站穩的同時,雙手一分,猛地的就沖著已到了頭頂的霹靂迎了上去。

「嘎!」的又一聲巨響中,他立身處猛然炸起了眩目的光球,還沒等這個碩大的光球完全炸開,另一個更大的光球已再度君臨,一時間,無數個接踵而至次第炸開的璀璨光球將整個閃電驚雷的威勢全都展現的一覽無餘。

就在方羽被無數個耀眼光球湮沒的時候,驚雷霹靂的狂暴聲威中卻忽然響起了一聲淡淡的嘆息:「唉!」

隨著這聲低嘆,原本從空際不停傾瀉而下的狂雷怒電像是被一個更大的目標吸引了一般,硬生生在半空一折,全都向另一個方向劈了過去。

「啪啪…啪!」

一連串光球暴裂的巨大聲響之後,就在空氣中響起的那一片刺耳的滋滋聲里,絢爛炸開的光華中央,出現了方羽高舉雙手,屹立如山的身影。

此時他全身上下一片焦黑,而高高舉起的雙手胳膊和身體上,只纏著幾縷在余電的吸引下飄來盪去的黑漆漆絲條,深深陷入焦黑地面的兩條大腿上,也只剩下僅能遮羞的小半截黑布條,看上去狼狽非常。

可是他同樣一片焦黑的臉上,就在豎立的頭髮上還散發著裊裊的那絲裊裊青煙映襯下,他那雙圓睜的虎目,卻依然閃爍著宛若實質的精光。

此刻,這雙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在不遠處被狂雷霹靂包圍了起來的那地方,不曾有絲毫的稍離。而他高舉著的雙手,此刻卻依然沒有放下的意思。

因為那上面,還有青藍色的光芒在像一群小蛇一樣的不停伸縮和閃動,絲毫都沒有很快消失的跡象。

深吸了一口充滿了焦臭的空氣,雕塑般屹立不動的方羽在猛然吐氣開聲的同時,雙手一收一甩,將一道遠比眼前的驚天霹靂還要耀眼的璀璨光華往空中猛送了出去。

「嘎!嘎!嘎!「

又是一連串紊亂的爆響在半空中隨著刺目的光亮再度大盛起來。就在他手中甩出的這道光華攔下了七八道閃電的瞬間,全身焦黑的肌膚也被一片醒目的紅色給代替的方羽口中,終於發出了聲音:「前輩,聯手一起來!」

說著話,他的人在一閃之間,已到了霹靂光華不停下落的中心,背靠背的和形容古怪的燦叔站到了一起。

在狂雷怒電的轟擊下,燦叔還是那幅他剛看到時的那種不死不活的怪模樣。

蒼老清瘦的臉上,一紅一綠的雙眼依舊左紅右綠雙色對開的面頰上微微的眯著,而他同樣呈現出紅綠兩種不同顏色的雙手,也依然像初見時那樣的虛抱在胸前,只是此刻,虛抱如環的雙手正在不停的划出玄奧而奇異的軌跡,而筆直落至頭頂的霹靂光華,也正隨著他雙手划出的軌跡,神乎其神的轉折、變向和扭曲著險險擦身轟向大地。

這狂猛的雷擊,竟沒有給他身上那一襲灰色土布大褂上留下絲毫的痕迹。

唯一讓驚訝的方羽發現不同的,只是此刻從他同樣紅綠兩色的鬢髮間緩緩留下的汗滴和此時已些微有些清晰的喘息。

可就是這點唯一證明他應付吃力的跡象,也在方羽過來和他背貼背的瞬間,就在方羽腦海中轟然閃起的白光中,消失了蹤影。

因為這一刻,方羽的眼前腦海,全都被一片說不請感覺的強烈空白包圍著,再也容不下任何的東西。

只有那種無法言說的感覺充盈在這片巨大的空白之中,熟悉而又親切!

驚雷仍在天地間轟鳴,愈見粗大的閃電霹靂也依舊在筆直劈下,可是就在背靠上背的瞬間,形容古怪的燦叔手中的動作不變,但微眯的雙眼卻猛的睜開了。

與此同時,一聲蒼龍似的長吟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