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喂,懶蟲,快醒醒,再睡天又要黑了,快醒醒!」迷糊中,一把略有些熟悉的聲音再度傳入了梅小磐的耳中。

「方大哥?」

一激靈,梅小磐猛地睜開眼睛翻坐了起來。眼前這含笑望著自己的,可不就是讓他牽腸掛肚的方羽么?

「呵呵,你可算醒了。快收拾梳洗一下,我在外間等你。」

在他有些激動的打量中,換了一身新衣的方羽笑意盈盈,看不出有絲毫不妥的地方。

「方大哥,你沒事了?真好!」

他目光盯在方羽身上,人卻在手忙腳亂的穿鞋。可是心情激蕩之下,一連幾次都沒能把腳伸進鞋裡。

「我沒事,你快收拾,我在外間等你。」

方羽看到他這幅模樣,臉上的笑意更濃。就連陪在方羽身邊的孤雲臉上,此時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嗯!」

梅小磐臉上微紅,低頭應了一聲後,便專心穿起了鞋子。

「道長,咱們去外間等?」方羽這時,也將目光轉向了身邊的孤雲。

「方施主,請!」

在他清亮的目光注視下,此時依然有些緊張的孤雲趕忙稽首延客。

「方大哥已經安然回來了,那燦叔呢?蒙姐姐真是討厭,硬讓人家睡到了現在……咦,蒙姐姐她人呢?」

梅小磐在方羽和孤雲他們轉身的同時,就已穿好了鞋子。不過忽然湧上心頭的困惑卻猛地的拉住了他抬起的腳步,一時間竟讓他猶豫了起來。

就在這時,外間里傳來了方羽清朗的聲音:「孤雲道長,我上山來的路上,曾看到一群病人和家屬也正在向這邊趕來。他們的情況有些狼狽,不知貴觀是否能想辦法給安置一下?」

「病人?哦,我明白了,沒問題,我現在就去找人去安頓他們,貧道先走一步,等下再來陪施主敘話。」

「多謝道長。」

緊接著,梅小磐就聽到腳步聲在一片隱約傳來的音樂聲中迅速遠去。

「小磐出來吧,現在沒別人了。」

就在腳步聲消失的同時,方羽清朗的聲音也再度從外間響起。

「方大哥,燦叔呢?」

梅小磐從裡間一出來,就問出了此刻他最關心的問題。

「燦前輩正在自我調理,他可能會晚點才過來。小磐你休息好了沒?」

方羽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臉上掛滿了淡淡的笑意。只是此時此刻,這笑容卻帶給梅小磐一種格外不同的感覺。

以他的修為和感受,他也說不好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變化,反正感覺中,就是覺得好像和昨天有了很大的不同。

「都睡了快一天一夜,能不好么?現在全身都覺得彆扭,都怪蒙姐姐,對了方大哥,蒙姐姐她人呢?」

梅小磐說話的同時,仔細的打量著面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發現自己還是無法把握住他究竟是那裡變了。

「她有事先走了,晚點可能還會過來。既然你已經休息好了,那就準備一下,等會咱們還要繼續給人瞧病呢。對了,小磐,能先回答我幾個問題么?」

方羽將他的舉動都看在眼裡,心裡明白他在困惑什麼,不過卻不想去點明。

因為此刻,就連方羽自己,都不是很明白自己的變化究竟有多大,但是他心裡卻清楚,自己體內的氣機,從那一刻起,的確有了很大的變化。

這一點,從老道孤雲見到他以後那明顯拘謹的反應,就已得到了證明,儘管從見面至今,他依然和平素一樣,緊緊收斂著自己的氣息。但是,孤雲還是本能的緊張了。

「呵呵……

現在他看到小磐也是一樣,便不由的呵呵輕笑了起來。

「先回答幾個問題?方大哥你笑什麼?我還等你給我說你怎麼找到燦叔了呢,怎麼你反倒要問起我來了?」

梅小磐這下可摸不著頭腦了。

「前面不是給你說過么,燦前輩已經沒事了。不過他還有點心事放不下,所以我自作主張,需要先問問你的打算。」

方羽說到這裡,臉上也斂起了笑意。

「哎呀方大哥,你可急死我了。這樣吧你先給我說你是怎麼找到燦叔的,燦叔有什麼心事,然後你再問我問題好不好?不然我也靜不下心來回答你啊。你先說,好不好?求你了!」

有些焦躁的梅小磐上前一步抓住方羽的胳膊,略帶懇求意味的話一出口,方羽倒還沒什麼,他自己卻先愣住了。

「我怎麼會跟他這樣子說話?這麼多年來,好像只有跟燦叔在一起時,才會有這樣親昵的舉動啊,難道……」

想到這裡,閃電般的縮回手,忽然有些僵硬的他再度用又驚又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起方羽來。

眼前的方羽看上去依然是初見時那般的自在和從容,房間內,也絲毫感覺不到有任何異樣的氣息在流動。顯然,方羽並不曾施展過手段,可自己心頭這種分外親切的感覺為何還會這麼濃郁?

難道這就是他身上那種自己感應不到的變化所致?為何會這樣?

「小磐,你跟燦前輩一起生活了這麼久,覺得他應該是個什麼樣的人?」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空里,方羽已問出了他的第一個問題。

「什麼樣的人?」這下小磐徹底愣住了。

「嗯,這點很重要,所以小磐你要仔細想想再回答。」

低頭沉吟了一會後,小磐慢慢地的抬起了頭:「方大哥你既然見過燦叔,想必也知道我是他撿來撫養大的棄兒。

所以,燦叔在我心裡,是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是父親,老師、朋友,也是母親!沒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