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這怎麼可能?」

素凈的房間內,夕陽殘照下,聽方羽說完和燦叔接觸的過程之後,瞪大了雙眼,使勁抓撓著自己頭髮的小磐愣了許久,還是忍不住再次低低的驚呼了起來。

儘管從小到大,他曾或明或暗的見識和領略過燦叔的種種神奇,也曾在這十幾年的平靜生活中,配合著燦叔應付過幾次一些人別有用心的窺探和挑釁。自然心裡也清楚,養大自己的燦叔並不是普通人。

當然,他自己也曾在心底里無數次的猜測過燦叔的過往,可他卻怎麼都沒有想到,燦叔竟會是活了數千年的古人!

難怪他會有那麼神奇的本事,也難怪他要那麼的偽裝自己,原來是這樣……

「呵呵,這個問題從早上到現在,我也曾問過自己好多次了。可惜同樣也是一個答案,這怎麼可能?或許這也是燦前輩自己要度的劫吧!」

方羽看到梅小磐驚訝之下好半天都緩不過神來,只好苦笑著開口將他的注意力又吸引了過來。

「這也是劫?」

「我也說不好,這只是我自己的猜測而已……」

苦笑著的方羽看到此時小磐臉上的驚容已稍有緩解,所以說了半截之後,稍一停頓,很快的轉了回來:「原本我來這裡之前,並不想告訴你這些,因為在我的理解中,你若是知道了,對你對燦前輩並沒好處。這也是燦前輩一直都沒告訴你的原因。

可是現在,你們存身的道觀已被雷劫擊毀,而燦前輩也因此而面臨著曝光的危險,再加上他因自身的原因而陷入的困境,這些因素都迫使他不得不再次面臨遠遁的問題。

可是這次和以往數千來的隱匿和遁走不同,因為依然陷於自身困境中的燦前輩,心裡已有了你這個牽掛……」

「所以你就來問我了?方大哥,這簡單啊,我跟著燦叔一起離開這裡就是了,我不怕吃苦,再說憑我的醫術,說不定到時候還能幫燦叔做點什麼,我……」

急急打斷了方羽的梅小磐說到這裡,還沒等方羽開口,自己卻已蒼白著臉色,打住不說了。

聰慧如他,此刻已隱約明白,自己剛才所提到的醫術,恐怕就是促使方羽來這裡的真正原因。

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醫術,自己心裡淳樸的好意,現在卻已變成了橫亘在自己和燦叔,這個世上唯一親人之間的鴻溝。

早已揪緊了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砍了一記似的,撕裂般的劇痛。而奪眶而出的淚水,也終於無聲的在他蒼白的面頰上匯成了奔涌的小溪。

「小磐,擦掉眼淚,也別太難過。好男兒都應該像雄鷹,翅膀硬了,就該離巢自己去藍天上自由的翱翔。

再說以後又不是永遠見不到燦前輩了,只要等他心結解開,這世上又有誰,又有什麼東西能奈何得了他?到那時,再相聚豈不是很容易?」

伸手輕輕撫上小磐的肩膀,此時的方羽目光中,有一種很溫暖的東西在流淌。

因為當初的他,也曾像而今的小磐一樣,在成長的路上,硬挨過這狗娘養的現實狠狠砍過來的一刀,若不是之後有天心燈出現,還不知道要疼到什麼時候……

「方大哥,你是說,我……我以後還能見到燦叔?」

伸手一把攥住方羽的胳膊,淚流滿面的梅小磐臉上此時湧起了一片紅潮。甚至就連他薄薄的嘴唇,都顫動著不能自己。

「嗯,只要你有耐心,我相信一定能,而且這時間也不會太久。」

方羽迎著小磐殷切的目光,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小磐狂喜之下,整個人都呆住了。

「唉,傻孩子……」

就在小磐呆住,方羽眉頭忽然一動的同時,一把悠悠的嘆息忽然在房間內響起。

「燦叔?」

小磐在聲音入耳的瞬間,就已瞪大眼睛跳了起來。

方羽也站起身,向著從裡間走出的那人望了過去。

「燦叔!」

微帶顫音的呼喚聲里,小磐已一頭撲進了他燦叔的懷裡,泣不成聲。

「痴兒……」

懷擁著拚命忍著哭聲的小磐,燦清瘦的臉上也是一片唏噓。

方羽的目光在老農似的燦身上一轉,隨即便在嘴角浮起的那一抹淡淡笑容里轉身,無聲無息的往門外走去。

「小友苦心,燦不勝感激!」

就在他將要踏出門口的瞬間,耳邊傳來了燦低低的傳音。

他回頭微微一笑,而後步履輕快的掉頭而去。他知道,既然燦已現身,那說明他已從自己的那些話里,找到了他自己的道。

那麼,接下來,就該是自己去面對自己的道了吧?

呵呵……

就這麼在心裡輕輕笑著,方羽索性放開氣機,任由此刻分外活潑的靈神帶著他向目的地一路走去。

「來了!」

距離這所幽靜的小跨院數百米之外的一座偏殿內,一群身穿杏黃色道袍的道人中間,來自龍虎山的大衍散人和孤雲、孤松兩位老道臉上幾乎就在方羽展開氣機的同時,齊齊變了顏色。

緊接著,被他們提醒了的幾十位老道,也先後感應到了這股浩然無匹的恬淡氣息。

眾道在感應到的同時,也都不能自己的色變。

這個即將過來的方羽,究竟是道門那一家的弟子?竟能達到如此的境地!

面面相覷之下,眾道的目光漸漸都聚焦在了身邊龍虎山七巧閣的兩位道長身上。

「各位道兄,他自己親口說只是個無門無派的閑人,其他的我們也不清楚。再說連孤雲道兄都沒法看出他的來歷和傳承,我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