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大哥,你剛說外面的那些人是道門現存最厲害的幾個人?」

目送燦叔進入裡間後,小磐有些神秘的拉著方羽來到門口,這才指著外面的夜空低聲問了起來。

「是啊,其中一位我認識,而其餘的那幾位給我的感覺和他都在伯仲之間。小磐怎會忽然對這些感興趣了?」

方羽被他的小心翼翼的模樣弄得有些不解,所以也很配合的放低了聲音。

「方大哥,你所說的道門是指整個道教嗎?」

小磐此時的神情已隱隱有些興奮。一雙滿含期待的目光更是一瞬不瞬的盯在方羽臉上,就這麼眼巴巴的等著他的回答。

「差不多,但也不僅限於道教。小磐你到底怎麼了?有話就跟大哥直說,現在我們可是兄弟了哦。」

方羽此時心裡已隱約有些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更想把氣氛給調整的輕鬆一些,因為他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回答肯定會讓小磐失望。

這一天多時間裡,還是個半大孩子的小磐實在遭受了太多的衝擊和劇變,這讓方羽心裡都很不是滋味。

原本,按照傳統意義上的說法,像小磐這樣救人無數的好孩子,是不該遭遇這麼多磨難的,可是現在……

雖然方羽自己也早就明白,天地不仁!

天道也根本就不是好人一定有好報這樣的說法就能概括和總結的,不過受了這麼多年這種論調的教育,很多時候他還是本能的期望,這樣的巧合能更多的出現在像小磐這樣善良淳樸的人身上。

就為了這點執著和信念,他這次在燦叔,特別是在小磐以後的安排上費了不少心力。甚至都不惜當著那麼多道人的面,一再的曝光自己的實力。

用意,無非就是想讓小磐以後在治病和生活上,能得到更多的關懷和照顧。當然,另一方面,某種程度上來說,方羽也是為了自己求個心安。

否則,事後他自己都不會安心。

因為他親眼目睹過小磐給病人看病時的場景,那麼大強度,那麼拚命的看病救人,而且數年來一直都在免費,甚至個別時候都是在用自己的健康來換取和延續患者的生命。

這樣的仁心醫者,就連身為醫者世家子弟的方羽,都覺得自愧不如。

這樣的人,方羽若沒碰上便罷了,若碰上後還不能為他進一份心力的話,方羽根本就無法面對自己的良心和愧疚,更不用說這醫者是

小磐,而他現在還不過是個沒完全成年的半大孩子這一事實了。

所以方羽今天面對著小磐的時候,一直都在有意無意的照看著他的情緒,儘可能的在他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內,不讓小磐受到更多的刺激和委屈。

這也是現在的他僅能再給於小磐的一點點心意。

「這麼說他們都已經非常厲害了,可是就連他們這樣的一群人,燦叔都給攔在門外,這說明燦叔要比他們所有人都厲害的多,為什麼燦叔還會怕他們發現?

方大哥,之前你說燦叔必須要走的時候,我還以為燦叔沒他們厲害,害怕他們來騷擾。

可是現在他明明這麼厲害,為什麼還非要丟下小磐躲起來?你能不能幫我勸勸燦叔,別讓他走啊?最多我們換個地方不留在這裡就是了!」

果然,小磐在得到他的回答之後,變得非常激動了,就連說話的速度,都快的像是在打機關槍。一口氣就把他的疑問都傾瀉了出來。

「小磐,燦叔要離開,其實並不全是怕秘密被曝光的原因,更多顧忌的,是他自己自身的問題。」

方羽心裡暗嘆了一聲,張口解釋了兩句之後,看到小磐依然不能接受的那副模樣,只好一咬牙,決定乾脆把能告訴他的全都告訴他,否則,這對小磐來說,的確不是很公平。

「小磐你也知道,燦叔這些年經常都會把自己關在禁制里,很長時間都不出來。

最後的這次,更是關了自己有數月之久,就連桃木郎成精,大雷劫降臨這麼大的事都無暇顧及,這全是因為他自身出了問題。

你可能還沒見過燦叔出問題時候的模樣。那時候,他整個身體,甚至包括頭髮和眼珠,都會呈現出左紅右綠兩種非常詭異的顏色,至於體內的氣機,那就更不用說了,隨時隨地都處在爆發和入魔的邊緣。

所以燦叔只能靠著他自己在大河底布下的層層禁制和大河水底的冰寒,來壓制和緩解自己的狀態,否則一旦入魔,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小磐,你現在也知道了,燦叔是奇蹟般活了那麼多年的古人,長久的生命歷程中,苦苦追尋大道而不果的他經歷過很多我們根本想像不到的風霜和雪雨。

所以今時今日的他並不怕死,甚至按他的話來說,這數千年來,他好幾次都在應劫的時候,完全放棄了抵抗,希望天劫能將他帶出這個長生不死的困境。

可是每一次,在給周圍帶來毀滅性的破壞之後,本該應劫而去的他卻依然還能帶著一身的重創爬起來。用不了多久,身體又會自動的恢復原狀。

而更可怖的是,每一次恢復,都會給他在修為上帶來更大的收穫,可就是始終突不破那最後一步。

漫長的歲月中,無數次的努力,可收穫的卻只是一次次的失望。而與此同時,他也只能像天地間唯一的孤兒一般,一個人默默的看著悠長的歲月慢慢的流逝,自己熟悉的事物和時代一步步的消失和變遷,那種摧心裂肺的孤獨和無人可以訴說的迷茫,若不是他還有心中的目標可以作為憑依,恐怕早就已經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