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袁華是被尿意從睡夢中憋醒的。

睜眼的時候,他發覺屋內一片漆黑,就連窗戶那邊,也在這分外的寂靜中黑成了一片。

「沒動靜,難道煉魂儀搞完了?那這一覺豈不是又睡了好幾個時辰?」

翻身坐起納悶了一下後,他便要挪身下地。可是腳剛垂下床沿,他卻又猛地愣住了。

「我不是有傷在身嗎?怎會這麼快就沒事了?」

迷惑之下,他凝神默察體內,這才真的確定體內原本頗重的內傷竟已好了七八成,起碼現在一般的行動,那是肯定沒啥問題了。

「怎麼會這樣?莫非是睡過去之前聽到的那些吟唱的緣故?」帶著滿腹疑惑,去門後解完了手的袁華終於找到了最可能的答案。

「肯定就是那番吟唱的效果了,否則再沒有其它解釋,不然自己也不會在那吟唱中昏睡了過去。」

想到這裡,他往對面的床上望去。

天太黑,看不到清風此時的樣子,不過就憑聽他悠長的呼吸聲,袁華也能確定,那傢伙的傷勢也已有了明顯的改善,甚至要是光聽呼吸的話,都察覺不出他有受過傷的痕迹。

「那人到底的是什麼人?竟有這麼大的本……」

既然已經清醒,身上的傷也不再礙事,幾乎躺了一天多時間的袁華自然就睡不住了。

可現在又是深夜的,無可消磨的他只能開始瞎琢磨了。

因為之前方榕到來後引起的騷亂,儘管並沒波及到專門給他們安排養傷的這個僻靜院落,但是那悲涼的楚歌,以及之後發生一些動靜,還是被他和清風靠著傳來的聲響給察覺了一些。

而且和一無所知的清風不同,袁華原本就預先知道巫門會來這裡拜山。

所以凄婉的楚歌一現,他就已經猜到了大致情形,只是可惜他那時已受傷在身起不了床,否則以他的性格,一定要慫恿清風跟他一起溜出去見識見識。

可隨後響起的奇怪吟唱聲很快就讓他打消了這些雜念,陷入了深沉的睡眠,硬生生就讓他錯過了這場大戲……

忽然,就在黑暗中抓耳撓腮的他惋惜不已的時候,空氣中傳來的一絲波動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身為空門中傑出的掌門大弟子,他儘管內在的修為可能還比不上清風這樣的名門子弟,但是論耳目之靈,遁法的精妙,卻絲毫不輸於他們,甚至比起很多名門大宗的老一輩,也不遑多讓。

否則,他之前也就不會有膽量在巫門兩位宗主面前以遁法獻醜了。

所以空氣中傳來的這一絲波動儘管轉瞬即逝,也輕微的似乎並不曾留下任何的痕迹,可還是被他給捕捉到了。

「奇怪,這麼晚了,誰還會在觀內施術?」

他不解之下,重新下地就想跟過去看看。可是剛走了兩步,卻又轉身往清風的床邊走了過去。

「這是他們道門的地頭,還是拉上他一起去更適合一些,嘿嘿!」

心裡這麼盤算著,他伸手推醒了清風:「小花道,噤聲,是我猴子!」

清風一醒來,就聽到了面前的黑影發出的熟悉聲音,緊繃的身體一軟的同時,也開始了不滿的嘮叨:「深更半夜的你不躺著亂動什麼?咦,你能下地了?」

一驚之後,他這才算是完全清醒了。緊跟著,他也發覺了自己體內的變化:「咦,我好像也沒事了,這……」

「古怪吧?還有更古怪的呢,我剛剛還發現有人在觀內用遁法,想不想一起去悄悄看看?」

「這時候在觀內用遁法?」一愣之後,清風也翻坐了起來。

「小聲點,好像就在附近,我想跟過去看看,你去不去?說不定又有熱鬧可以看。」黑暗中,袁華壓低了聲音,繼續在那裡蠱惑。

「死猴子,你他娘的又來這套,這次別想我再上當!」儘管心裡也很好奇和驚訝,但此時的清風心裡更多的卻是戒意。

「沒膽去就繼續躺你的,好像非要拉你去似的,真是!那我自己去了,你別跟來啊,回頭休想再從我嘴裡問到任何消息。哼!」

不滿的哼了一聲後,袁華轉身就往門口慢慢摸去。

「死猴子,誰怕了?去就去,不過這次你要是再害我,以後休想再跟我論交情!喂,等我!」

袁華沒走兩步,身後果然傳來了清風的嘟囔和下地的聲音。他偷偷一樂:「就知道你這騷包忍不住,咱們還是悄悄從窗里出去吧,不然會驚動外邊的人。我怕你師父他們為了就近照料你,會住在隔壁。」

「嗯!」

清風很不開心的應了一聲,他覺得這次,自己好像又落進這傢伙的套了,所以心裡暗暗有些不爽:「要走就快點,別羅嗦。」

兩人悄悄從窗戶溜出房間,繞到院中,這才發現他們養傷的這地方是一個緊靠著山根的小後院。兩人小心翼翼的出了院門,連過了兩個小院落和拱門,這才摸到了這所跨院的正門。

此時高遠的空際,月影已經西斜。夜風中也已帶著淡淡的濕潤霧氣,看情形,天色已近拂曉時分,整個白雲觀內,更是一片幽深的寂靜。

「跟我來!」

抬頭打量了一下四周後,袁華放棄了開門溜出去的念頭,而是在低聲招呼清風的同時,徑自從大門另一側的院牆上翻了出去。

「到哪兒都脫不了做賊的臭毛病……」

心裡嘟囔著,清風也不敢怠慢,緊跟著無聲無息的躍了出去。

「唰!」

他才一落地,就發現袁華瘦小的身影就像一道輕煙似的,快速往不遠處的另一所建築掠去,根本就沒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