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小花道,幫個忙,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哦?好啊,你可忍住了!」

清冷的月光照耀下,站在袁華背後清風竊笑著狠狠下手。

這樣的好機會可不會常有,若不是怕太重了讓這傢伙叫嚷起來,他剛才這一下肯定會讓這傢伙記上好幾天。

而現在,最多會讓他記上一夜而已,哼哼!

可令他奇怪的是,挨掐的袁華卻只是哆嗦了一下,根本沒有回頭。

「難道就是這裡面有動靜?」

清風心裡咯噔一下,趕忙轉身拉住袁華:「就是這裡面有古怪?」

沒想到袁華只管伏在門縫上往裡窺視,還是沒有搭理他。

他有些急了,嘴裡發出了低低的威脅:「死猴子,你要是再不出聲我就跟你絕交,快說,裡面到底怎麼了?」

這次,袁華終於有了回應,可是他的聲音此刻聽起來卻分外的沙啞和乾澀:「裡面……好像有一棵……樹。」

「裡面有棵樹?」

站在他身後的清風當下就是一愣,先是下意識的重複了一句,隨後便急了:「死猴子你該不會是真的眼花了吧,大殿裡面怎會有樹長出來?讓開我看看!」

此時的清風自己都沒注意,他說剛才這些話的時候聲音也在微微的打顫。

剛才,袁華最後的冒險一試,出乎預料的進入了藥王宮。

之後,兩人已小心翼翼的搜索過這裡除了大殿之外的所有院落和建築,可令他倆越搜越不安的是,這一所前後五進,佔地面積頗大的別院內,竟沒發現任何人的蹤影。

甚至連平日應該留在這裡打理一切雜物的那些道人也全都不見了。

更奇怪的是,這裡做為玄真壇的壇址,本該被五色幡罩蓋住的大殿和大殿之前的空地上,此時也空蕩蕩的一片,沒留下任何可供推敲的痕迹。

只有那座在這片建築物里顯得最雄偉的藥王宮,還在清冷的月光之下,靜悄悄的矗立在那裡,似乎在繼續嘲笑著他們的膽怯。

其實出乎預料的闖進來之後,心裡越發不安,小心翼翼展開搜索的清風和袁華都下意識的避開了最為醒目,也最該被列為第一目標的這座門窗緊閉的主殿。

可其中的原因連他們自己都說不清楚,可就是偏偏都不約而同的把對主殿的搜索放到了最後。

要不是清風和袁華兩人的閱歷都還算豐富,在驚愕之餘還能想到這邊這麼大的變化,在此時此刻的白雲觀中,應該只有他們自己才能做到,而不可能有其它別的狀況的話,兩人都可能在發現這裡四處無人的那時,就已高呼示警了。

他倆身為白雲觀的客人,雖然今晚有些不守規矩的溜了出來,可畢竟沒有任何的惡意,若是真發現了明顯不對的地方,自然不會視若無睹的袖手。

現在他倆發現的情形雖然有些不同尋常,但也非常有可能是人家白雲觀內部自己的一些安排和私隱,不然在這麼多道門高士齊聚的情況下,不可能會出現這麼大的變故而觀內還這麼安靜的情形。

所以剛才,搜索無果的兩人面對這所令他們都無緣無故頗有顧忌的大殿,還很是猶豫了一會。

可最後還是好奇心佔了上風,這才在袁華的提議下,準備只從門外窺視一下,若真是白雲觀內部在做什麼的話,兩人轉身就原路返回,事後絕口不提。

就這麼著,兩人商量了一番後,決定由袁華去窺視,由清風來把風。

可是等袁華小心翼翼的摸上大殿的台階,這才發覺大殿內好像並沒有人,可大殿內卻有一絲相當奇怪的微弱光芒。

這讓袁華在鬆了口氣,揮手示意身後的清風跟上來的同時,也越發的好奇了起來,因為從門縫中隱約泄出的光線來看,那光似乎是廟堂中很少見的碧色。

可是等他將眼睛對準門縫,凝神向裡面望去的霎那,他整個人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樣的呆住了。

於是在隨後放心跟來的清風催促下,發生了方才的一幕。

不過就算此刻已把位置讓給了清風,但袁華自己卻依然還沒能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天,那裡真的有棵樹,它還在不停的長!」

幾乎就在清風剛湊到門縫的瞬間,夜色中就響起了他低低的呼聲。

幽深晦暗的大殿內,藥王的丈八金身座下右側兩丈之外,大殿靠里的那個角落裡,此時正有一株茶杯粗細,兩米多高的樹木正裹在一團碧蒙蒙的柔和光暈中伸展枝葉。

柔和的光暈也在隨著無數枝葉的伸展擺動而微微的伸縮和晃動,挺拔的樹冠,青翠的枝葉,就像是在那團碧色的柔和光影中搖曳的精靈,分不清到底是碧色的光暈為它渲染了生命的顏色,還是它為這幽深晦暗的大殿內平添了幾許異樣的風情。

幾乎是在觸目的瞬間,清風的所有注意力都全被它給吸引。

就連他身後被他的低呼驚動了的袁華急促的詢問,都無法拉回他的心神。

因為他已發現,就在那團柔和的光暈包裹下,那棵通體青綠的小樹還在不停的生長。

不,不完全是生長,而應該是還在不停的按照某一種奇怪的韻律在變化。

碧綠色的光暈每伸縮六次,就會有一次相對強烈的漲大和一次更明顯些的收縮,而每一次這樣的漲大和伸縮的同時,被這團光暈包裹著的小樹也會因此而往下一縮。

然後又會繼續伸展枝葉,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再往上長一點。

六次之後,樹榦會再度往地里縮上一點,而每一次的收縮,都會讓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