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一章

第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蒼茫暮色中,方羽踏進了懷西鎮的門口。

一過鎮門口的大牌坊,方羽就被瀰漫在空氣中的那種古樸而又有些寂寥的味道給深深吸引住了。

這是一所建在山坡上的古鎮。從鎮口的緩坡下向上望去,暮色中的小鎮就像籠在一層飄渺輕煙中的世外之地。

由於地勢的關係,站在入鎮口的方羽還看不到小鎮的全貌,可是山坡上,無數由石頭砌面的窯洞組成的相連院落,卻在入目的瞬間,就把一種曲徑通幽,古樸沉穩的厚重和閑雅帶到了他的面前。

收回目光,面前這條蜿蜒曲折,暮色蒼茫中顯得有些陳舊和古老的街巷裡,地面上是古老的黃河卵石鋪就街面,古舊黑灰的磚瓦構築成的房舍,飄逸著樸實厚重的民風。

街道的兩旁,無數飛檐雕柱的房屋有不少已經斑駁失修,雖然有些殘破,卻在暮色中顯得格外厚重和風骨奇峻。而寥寥無幾的行人,籠在暮色中的裊裊炊煙,也讓這古樸的小鎮中充盈著一片淡淡的蕭條和寂寥。

幾乎在看到這些的瞬間,方羽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所名聞遐邇的晉地古鎮。

而一路行來,這些日子在路途之上,他被這乾旱貧瘠,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原,還有那望也望不到頭,似乎能連到天邊的無數灰黃色山巒給一點點淤積在胸的那種蒼涼和憋悶的感覺,也在這小鎮之畔洶湧奔流的大河波濤聲,給沖刷的沒了蹤影。

這是他陪燦回了一趟家鄉小鎮後,再次踏上沿大河繼續遊歷的十多天里,第一次主動踏入的第一個城鎮。

現在儘管已是快入冬的季節,可之前的他,卻有意避開了沿途的城鎮,只是沿著滾滾的大河,穿行在蒼涼厚重的高原和寂寥的群山之間,整整在野外行走了十多天,這才在心靈有所觸動的霎那,臨時起意來到了距離最近的這所城市。

可沒想來到近前,這才從鎮口的那座大石牌坊上,發現此地竟是早已久聞大名的懷西鎮,

早在數百年前,這裡就有九曲黃河第一鎮的顯赫之名,是大河上最有名氣的水旱轉運碼頭之一,也是曾經名動一時的晉商根據地之一。

而現在,古鎮之畔滾滾東流而去的大河帶走了當年的浮華和喧囂,但留下的這座古鎮,卻依然憑著一座座保存完好,明清時期建造的那些古老宅院和建築群落,以一份不同尋常的悠然古韻,吸引著越來越多人們的注意。

方羽之所以會在看到懷西鎮的大名時,就知道了它的來歷,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

前些年,在他還在南方那座名城陪著女友時,就從一些報紙和雜誌上,見到過一些文化學者和旅行者們介紹這所古鎮的文字和圖片,當時他們也曾驚嘆於此鎮的古韻和遺風,還曾起意閑暇時要來一游,卻終未成行。

可現在,就在連方羽自己都要忘了這點因由的此刻,他卻已站到了小鎮的入口,這讓他在這暮色蒼茫的時刻,也不由的興起了一陣淡淡的幽思。

很多時候,很多地方就和人跟人一樣,是要講緣分的。

而這種所謂的緣分,在現在的方羽看來,卻另有一種不可言傳的深意。

只是此刻,他還不能分辨的很清楚就是了。

原本,這次回家陪了幾天父母后繼續出遊前,燦在送他時就曾隱約提醒過他,此番東去,要格外謹慎些。

而他自己,也在這些日子跟燦的接觸和交流中,在某些方面也有了進一步的提高,就像最近一路上,在苦行似的入定修行的過程,他自己更加平靜的心湖中也會偶爾泛起一絲絲不同尋常的東西。

那是一種就像是在有意無意之間,對將要發生的一些事類似預見般的零星感應。

本來,這類東西對他來說,並不是很意外的事情,而且不管是來自天心燈的道家法門或是來自黑巫一脈的巫門秘法中,也都有專修此類的術法存在,有些甚至更是有著非同一般的奇異效果。

但是,這次在定境或是平時偶然間回出現的零星感應,卻和以前有著很大不同,並不是很特意的那類,而更像是對於直覺和靈性的進一步自然而然的延伸。

眼下的方羽自己也說不好這是種什麼現象,如果硬要找個可以理解的方式來形容的話,方羽自己傾向於當它是自己修行時的一些副產品,而不是很多典籍或是傳聞中所說的那類無上神通。

而剛開始在定境和修行中出現這些零星東西的時候,方羽以為是自己近來涉世太深太急,帶來的一些負面影響呢,所以離家再次踏上遊歷之後,就一心一意的沿著大河的河道一路下行,試圖憑藉著穿行於山野之間的寂靜,來進一步鍛造自己的心靈。

可是走了數天之後,他就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了。因為他的心神越靜越純粹,這些東西出來的就越清晰和頻繁,但卻又根本不會影響到他。

而這些東西出現的時的現象境況,也越來越像是無數典籍和傳說中曾提過的那類絕頂的大神通,這讓他在有些意外的同時,也將這些現象的隱現和代表的意義,付之了淡淡的一笑當中。

倒是這十數天遠離塵世的獨處和修行,讓他原本因燦叔一事而略起了波瀾的心境,沉澱的更為沉穩和寧靜,一些因此而起的想法也變得更為成熟和圓融。

所以這次,當河岸邊那一片河水自然沖刷形成的壁畫映入眼帘,從而引起心靈深處的又一次觸動之時,他便很自然的來到了距離大河最近的這座小城,懷西鎮。

想在這裡稍作修整的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