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三章

第三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羽心裡的怒火是在大門被踢開的瞬間陡然而起的,幾乎就在怒火一起的瞬間,他人已到了碎裂的門口,隨即就在怒喝出口的瞬間,接連兩腳就把先後搶進門裡的那兩個混蛋給踹飛了出去。

要不是緊跟其後的第三個人機警,在感覺不對的瞬間伏低了身子往後飛退,此時的方羽可是絲毫不會吝嗇給他也來上一腳的。

「破門而入,你們這群混蛋難道是劫匪不成?」

兩腳踹出之後,方羽心中陡然而起的怒火絲毫不見消褪,起碼此刻,在像個門神般堵門而立的他臉上,看不出有絲毫消褪的痕迹。

不但不見消褪,此時此刻,他那雙圓睜的虎目中此刻已有比怒意更為幽深的東西在隱隱的流淌:「趕緊表明身份,要是誰再敢不知死活的往外掏傢伙,我保證他,還有你們全都會後悔!」

森冷的目光在幽暗的小巷裡一旋之後,方羽的雙眼猛地的一瞪,飽含著撼神術的沉喝再度響徹了小巷:「還不表明來意?」

怒雷般的沉喝炸起的瞬間,小巷中竄出的數道人影全都像是被無形的巨錘猛錘了數下似的,齊刷刷全都在摔在了地上。

其中後面的數人眼耳口鼻之間,更是在摔倒的同時,還滲出了細密的血絲。

只有剛剛從半空中砸到地上,剛爬起來又倒下的那兩個黑影情況要好一些,他們只是半跪到了地上,除了全都面色慘白之外,五官內並沒有滲出血跡。

其中,相對胖大的那個人影口中,更是響起了一聲反抗似的長吟「阿彌陀佛!」

而另一個相對瘦小的黑影口中,只是低低的響起了一聲悶哼似的低音:「敕!」

倒是剛踉蹌退至門口石階之下的那個人,儘管也很快的縮到了地上,但是在方羽的眼中,卻清晰的發現他只是面色蒼白的捂耳蹲到了地上,並沒有受到太多實質性的傷害。

可剛才在院內,自己為何沒有感應到他的任何特殊氣息呢?看情形,來的這些人里,他的修為應該是最高的啊,否則也不會在自己一喝之後,還能蹲著。

現在看他的衣著打扮似乎是這群人的頭,看他臉上焦灼的神情,似乎也並不像他身後那些人那般的兇惡,莫非另有隱情?

這倒是有些意思了。

想到這裡,方羽眼中的怒意這才徐徐斂去,他輕輕踏前一步,根本不去理會不遠處那兩個剛從半跪中,掙扎而起的人身上強烈的氣機波動,而是將目光盯在了台階下的這人身上:「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別誤會,別誤會,我是這家主人的朋友。」

看到方羽宛若實質般的目光向自己臉上射來,蹲在地上的這個胖胖的中年人終於從剛才的驚恐中清醒了過來。

他在連忙擺手示意說明的同時,人也總算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朋友?破門而入的朋友?」

就在方羽剛想把這些話說出來的前夕,他卻聽到後面傳來了女主人低低的驚呼:「我的大門……耀華?怎麼是你!」

「若雨,你來的正好,快給這位先生解釋一下,剛才全是誤會,我……」

那胖胖的中年男人看到女主人,雙眼就是一亮,隨即便急急沖著女主人說了起來。

「居然真是熟人?」方羽一看這般情形,還真的愣了一下。

「耀……金老闆,怎麼是你?難道、難道是鵬飛他又出事了?」

還沒等方羽再說什麼,他身後剛出現的女主人已向著中年胖子撲了過來。

不過她口中出現的短暫猶豫以及變化也讓方羽心裡有了點想法,不過此刻,他更在乎的是小巷中那兩個剛被他踹飛的人的反應。

就在女主人撲過來的瞬間,這兩個剛還躊躇著猶豫不前的人身上,強大的氣息就猛地爆發了出來。

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猛地鎖住女人的同時,還有他們閃電一般撲來的身影。

不過還好,方羽並沒感到其中有任何明顯的殺機,所以他這次,只是在嘿的一聲冷笑中,往前邁出了一步,並未再做出過於激烈的反應。

可即便是這樣,漆黑的小巷之中還是接連響起了連串的空氣爆鳴聲,隨著這串聲響動起來的,還有兩條踉蹌著飛退而回的人影。

這一次退的更遠,足足比剛才被踢飛時遠了一倍的距離。不過還好,這次他們並沒有再躺到地上。

「阿彌陀佛!」

「嘿!」

隨著一高一低,一洪亮一暗啞的這兩聲完全不同的聲音從這兩個人影口中響起,一股令所有人都能清晰感應到的疾風猛地的就在小巷裡旋起!

「啊!」

「媽媽!」

「尊者、散人,你們給我停下!」

伴隨這這股旋風同時響起的,是三個不同的聲音,以及方羽嘴角邊淡淡的冷笑。

旋風就像來的時候那般迅速的很快就在小巷裡消失。而此時,也不過是女主人剛驚叫著在大門台階上停住腳步,而小姑娘才剛剛邁開前沖的腳步而已。

「你們都給我退到巷子口去,立刻!」

抬頭看了一眼面前面帶驚容的女主人和衝過來抱著母親的小姑娘,以及她們身側依然負手而立,面帶清冷笑意的方羽,台階下的胖胖中年人眉頭輕皺的瞬間,便擺手發出了命令。

很快,幽深的小巷內不見了那些人影。

「金老闆,鵬飛呢?他是不是又出事了?」

驚魂一定的瞬間,女主人再度撲下了台階。

「媽媽小心!」

「若雨小心!」

隨著這兩聲關切的呼喊,女主人前沖的身影已被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