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四章

第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夜色中,方羽沿著波光粼粼的大河逆行而上,才走了不過二十分鐘左右,轉過一個大彎,遠處山巔上矗立的那座建築的身影便已進入了他的視線。

那是一座位於突然伸進大河之中的石山上的雄偉建築,高聳的石崖之下,波濤洶湧的大河正隨著山崖的切入而猛地扭了個方向,呈現出一個巨大的c形之後,又在眼前的這片開闊地擴散成了一片寬闊的河道,讓洶湧奔流的河水頓時變得平緩了起來。

而寬闊的河道下方,快臨近鎮子地方,河道中央忽然出現的好幾片並不相連的亂石灘,讓寬闊的河面在眼前又形成了水流湍急莫測的一片險灘。

「難怪這裡會有個聲名顯赫的懷西鎮,難怪那裡會修青龍廟,原來是這樣!」

幾乎在看到那高聳的石山頂上那座建築和下面河道中亂石灘的瞬間,方羽便明白了懷西鎮昔盛今衰的原因。自然,也就肯定了石山上那座建築便是青龍廟的推測。

因此,他在心頭泛起的淡淡幽思中,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很快,就出現在了那座巨大的石山之上。

曾經赫赫有名的青龍廟此刻就在他面前,朦朧的月光照耀之下,青石條為主體,飛檐雕柱為裝飾的高大門樓在方羽第一眼看到的瞬間,就把一種比山下的小鎮和古宅更為古樸和厚重的滄桑呈現在了他面前。

這令他在見到這座建築的瞬間,就已經喜歡上了這裡。

可是老天不作美,這高大古樸的門樓下,那兩扇緊閉著的厚重大門之上,兩個銅質門環之間,正被一個金屬鏈鎖緊鎖著。

「奇怪,這裡保存的這麼完好,夜裡不該沒人守著啊。該不會是有偏門吧?」

方羽失望之下,不甘心的硬是圍著青黑色的高高廟牆轉了一個大圈,除了臨河的那一面被牆擋著看不到之外,其它三面卻硬是沒找到有側門。

「居然又被拒之門外了,今晚還真是背啊!」

希望破滅後,方羽站在石崖邊上,望著下面滾滾東流的大河,再次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

其實站在這裡往下看,夜景還是非常漂亮的。

四周更是安靜的一塌糊塗,除了山腳下傳來的那片永不停息的濤聲之外,也只有山風會時不時的傳來陣陣的輕吟。

石崖的頂上,除了這座佔地頗大的青龍廟之外,其實也還有足夠的地方可供他駐足休息,反正一般在野外過夜,他也都是打坐度過的。

別的不說,光石崖右側,臨河的這一面,現在他正立足的這間八角涼亭,就足有兩丈方圓,足夠空間任他打坐歇息了。

可是今晚的連串不如意,卻讓他此刻,失去了繼續留在這裡的興緻。

倒是山腳下不遠處,路過的河道中央,那幾片裸露在水面上的亂石灘,勾起了他童年的一些回憶。

當初,就在和小姑娘柯小菊一般大的時候,他就曾多次背著父母,和小鎮上的一些夥伴偷偷涉水跑到河道中央的那兩片亂石灘上玩,有一次就差點因忽然漲水而被困在那裡了,要不是同伴們水性都好,大家齊心救助,那次他就危險了。

回家之後,他自然是被知道了這件事的老爸一通胖揍,這還致使他和那些夥伴很長時間沒敢再去大河裡嬉水。

當然,之後的歲月里,隨著他吸取教訓,奮發圖強,泳技的迅速提高,再和夥伴們偷上那裡玩時,再沒出現過任何的險情。

所以在這裡又吃了閉門羹之後,他的心思便不由自主的轉到了山下河道里,那片最大的亂石灘上。

「也罷,現在就看著你親切,今晚就在你那裡過了!」

像是自語般望著那片亂石灘一笑之後,他腳下一動,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月影爬上頭頂的時分,方羽從至深的定境中醒了過來。

耳邊是恆古不變的波濤聲,眼前是沐浴在清冷月光下的亂石灘。除了夜風顯得更冷之外,一切都和他入定前並無二致。

可是此刻,這一切在方羽的感覺里,卻和入定前,有了極大的不同。

因為剛才,他在空靈的定境之中,清晰的感應到了一種奇特的波動,而此時,這種像煞了召喚似的波動也並未因他的出定而消失,反而變得更加微妙和清晰。

緩緩閉上睜開的雙眼,盤膝坐在亂石堆中的他雙手有若飛蝶穿花般的幻出了連串的指訣和手印。

良久之後,他在唇角浮起的那一抹淡淡苦笑中重新睜開了雙眼:「難怪這幾日心神恍惚,總覺得有些不對,原來是他在搗鬼……」

就在方羽重新睜開眼的同時,遙遠的龍虎山側峰的一間小道觀內,五嶽朝天盤膝坐在床上的小道士清風也猛的睜開了雙眼,隨即便在蒼白的臉上剛剛綻開的那一抹笑容里,哇的一下,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殷紅的鮮血一出口,他便一頭栽倒在床上,昏了過去。

只是此刻,他不見絲毫血色的臉上,卻依然帶著滿足的笑意。

這奇怪的笑容和留在他面前的那張沾滿了血跡的小紙人一起,組成了一幅怪異的畫面,讓聞聲趕來的他師父愣在了門口,好久都沒醒過神來。

他吐血暈倒的霎那,遠在這邊的方羽也有所感應。

可是彼此之間的距離實在太遠,而隨著他的暈倒,可供兩人之間勉強感應的奇術也同時失去了作用。

但是他這般煞費周折,拼著受內傷也要妄用奇術聯繫自己的苦心,也讓方羽更加的困惑和重視了起來。

這次出門之後,一路上他靈覺中偶爾會出現的一些若隱若現的波動現在都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