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六章

第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其實我當時並不是詐死,而是真的死過去了。」

就在袁華正忙著給方羽解釋的時候,他耳邊忽然響起了一聲低沉的話語。

這把毫無防備的袁華給嚇了一跳,他甚至連臉色都變了:「你這麼快就醒了?」

方羽見狀淡淡一笑:「袁華,你現在最好還是先收斂下心神,否則以後肯定會有後患。」

袁華一愣,隨即恍然:「多謝方大哥提醒!」

說完,他也不管他倆就在身邊,自顧自的閉眼用功收心去了。

今晚先是受了重傷,緊接著又讓心情連續動蕩,這對他這樣的修行者來說,絕對不是好事。

方羽看到一點就通的袁華閉上了眼,這才將目光轉向了身邊的柯鵬飛。

這是個年齡介於三十至四十歲之間的男人,一頭凌亂的短髮下,有一張很端正很耐看的面孔。

可現在他的氣色非常差,整個臉上都是一片灰白的顏色。身上穿著那一身骯髒不堪的工裝模樣的衣服,也讓現在的他看上去很是狼狽和虛弱,一副衰透了樣子。

「方……方先生,是你救了我們?」

看到方羽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躺在那裡的柯鵬飛就想掙扎著欠起來身來。

可是沒等他挪動快要散架了身子,方羽的大手已經按在了他的肩頭:「你傷勢很重,最好躺著不要亂動!」

其實就在這男人,也就是小菊的父親柯鵬飛剛醒來的時候,方羽就已經知道了,只是當時在聽袁華的說話,所以沒顧上理他。

說實話,從發現這男人的身體被動過手腳,恢復力和抵抗力極度強悍之後,方羽也一直都在心裡默默的琢磨,到底是誰讓他的體質達到若此的變態。。

前面方羽給他檢查傷勢的時候,驚訝的發現面前這人的右胸骨已經全部骨折,整個胸腔都塌陷了下去。體內的脾臟也已經破碎,後腰上更是有兩個連在一起的拳大創口,創口很深,仔細點甚至都能從中看到裡面部分腸子的蠕動。

可令他都覺得訝異的是,就是受了這種程度傷害的這人居然還活著。

更奇怪的是,他不但活著,而且處於昏迷中的他體內,似乎還另有一種無形的神奇力量在不停的穿行和活動,一點點的修補著他的傷勢。

就連破碎成了一團爛肉的脾臟那裡,也有什麼東西正在以方羽能察覺到的速度不停的蠕動和融合,看那樣子,似乎有把破碎的脾臟重新長到一起的架勢。

可奇怪的是,方羽憑藉自己的醫術和對人體的了解,明明知道這肯定很不正常,卻始終都沒能在他體內找到這種能力的來源。

這無形的神奇力量就像原本就存在於他體內的血肉中一般,時時刻刻都在發揮著它強大的恢復作用,但就是找不到為何會這樣的因由。

不過,有了這麼驚人的發現之後,方羽在儘快處理他傷情時,對他身體受了這麼大損傷而沒有掛掉,甚至連內出血都沒出死他的這些異常,都給統統無視了。

在他的心目中,既然人還沒死,那就得先儘力去救。

經過他仔細感應和觀察之後,方羽發現,這傢伙體內的這種自愈能力的確非常的強悍,特別是在有了方羽探測的勁氣支撐下,這種原本就強悍無比的自愈能力更是強悍到了令人髮指的變態程度,都快要接近用肉眼就能察覺到傷口癒合的誇張程度了。

但與此同時,方羽也發現自己的氣勁消耗的速度非常的快,甚至在這高速流失的過程中,他隱隱有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流失的這種氣勁,並沒有完全被轉化為自愈之力,還有相當的一大部分,正在被傷者體內的某種東西在越來越快的瘋狂吞噬。

「罄!」

緊接著,他胸前的洪荒璽發出了一聲清越的低鳴。而傷者的全身,隨著洪荒璽的這聲清鳴,也像是幻影似的閃過了一片淡淡的紅芒。

隨即,他撫在傷者額頭,用來探測和加速傷者那種奇怪自愈力的手上,剛剛還在飛速流失的氣勁也頓時平穩了下來。再沒了剛才那種被吞噬著的奇怪感覺。

不過,被氣勁支撐和加速的自愈力還在繼續高速的修補著患者的傷勢,並沒有隨著剛才那種被吞噬的感覺的消失而消失。

方羽在洪荒璽波動之前,就已搜尋過腦海里所知的種種能給人改造身體的奇術,卻始終都沒找到擁有這麼強悍能力特徵的法門。

因此他也已開始將思路往更寬闊的領域延伸。而就在這時,洪荒璽已發出了清鳴。

這一下子就將這東西的來路給確定了下來。

以往的古老傳說中,洪荒璽是總鎮天下妖靈的至寶,而在方羽得到之後的熔煉和感悟中,也正是如此。

作為一件傳說頗具靈性的異寶,它在附近有那些非人的東西存在時,就會有一定的自發反應。一般來說,那些存在越強悍,它的反應就越明顯。

當然,這只是它最基本的作用之一,而這些,在得主方羽的操控下,隨時都可能會有新的變化。

不過剛才,方羽並沒控制洪荒璽,而它卻自發的反應了。

「呵呵,原來是自妖靈精怪的能力?有意思!」

確定了他這種能力的來路之後,方羽也並沒閑著,因為他在剛才的探測和感應中,發現傷者體內的這種自愈能力在修復皮肉內臟等這些軟組織的時候,效果好的驚人,速度也很快,但是對他塌陷的那一塊胸骨,卻基本沒什麼太明顯的進展。

所以方羽還得自己動手,幫他緊急處理了那些塌陷的胸骨。

果然,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