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大哥,咱們幹嗎不直接過去?」

空無一人的河岸邊,緊隨著方羽的袁華一落地,就發現還在野外,並沒有像他想像的那樣,直接出現在柯鵬飛的家裡。

白天的亡命奔逃之後,受了傷的他即便是已被方羽治療和調理過,卻依然還不能,也不敢在這種幾乎燈枯油盡的情況下施用遁法。

剛才,已能自行站立走動的他是抓著方羽的胳膊被方羽帶過來的。而依然昏睡不醒的柯鵬飛,此時正被方羽小心的抱在手上,繼續著他的沉睡。

抱著柯鵬飛的方羽邊走邊對他淡淡說道:「直接去太過驚世駭俗,再說你的故事還沒給我說完。」說到這裡,方羽扭頭看了眼腳下忽然一慢的袁華:「另外,我也想順便看看他們還有什麼手段。」

聽了方羽的最後這句話,剛在袁華臉上泛起的怒意頓時淡了許多,可他心裡的彆扭卻依然不曾完全消失。

他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方羽居然還對他說的那些存有疑慮。

「可憐自己剛才還熱血沸騰的一心要和他一起去迎敵……」

心情失落之下,他一時間也懶得再說話,只管跟在方羽身邊默默的往前行進。

「袁華,其實咱們到現在為止,並不是很熟。現在還要跟你一起去面對不測之局,我要知道事件的全貌不算過分吧?」

剛走了沒幾步,他耳邊又響起了方羽淡淡的聲音。

這話說的讓他一愣。是啊,這個要求一點都不過分。自己剛剛卻為何會覺得這麼鬱悶呢?

困惑之下,他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方羽把他的這一切反應都看在眼裡,乘機又點了他一句:「性天常靜雲歸洞,定海無波月滿窟。」

「方大哥,我……」

淡淡的兩句法訣就像暮鼓晨鐘,頓時讓袁華在渾身的一個激靈中醒悟了過來。

不過這江山易改,本性難易。

他叫出這句方大哥的時候,還是有些激動了。

「習慣的性子猛地要改是很難,以後自己多注意點就是了。現在應該可以繼續你沒說完的故事了吧?」

方羽看到他領悟了,心裡也很欣慰,就連口氣都變得輕鬆了起來。

其實自今晚見到被人追殺,幾近燈枯油盡的袁華以來,方羽就發現他就和自己當日在青城山初見的清風一樣,卡在了一個瓶頸,並已隱隱出現了走岔的徵兆。

要不然,以袁華現在的修為,也不至於在今晚這短短的一兩個時辰內,情緒數次的跌宕起伏了。

而方羽點他的這兩句,則正是解決他現在瓶頸的癥結所在。

「那是自然!」

袁華此刻,心裡依然很是激動,恨不能馬上拜謝方羽。可方羽淡定的目光卻讓又他深深明白,方羽並不在乎這個。

而他自己也以為,像這種點撥對他,對任何修行人來說,都不是簡單的拜謝所能回應的。

不是有句話叫大恩不言謝么?自己心裡記住也就是了!

所以他馬上開始整理心情和思路,準備盡量簡單明確的把自己過去一兩年的所有發現都告訴方羽。而多餘的話,一句都不想再多說。

方羽心裡暗暗點頭的同時,也放緩了腳步準備細聽他說的。因為這對現在的他來說,很重要!

剛才,在亂石灘上考慮如何安置柯鵬飛的那時,他想來想去想了很久,都沒法在避開自己心裡那個不好推測的前提下,給柯鵬飛找到一個好去處。

時間一長,想的他素來空靈的心境甚至都隱隱的焦躁了起來。

這讓他頓時警惕了起來。

因為他明白,這其實就自己心裡有了不願面對的東西而造成的。這個問題如果不儘快解決,對現在的他來說將是一個很危險的信息。

修行修到他這個層面,基本上時時處處,大都集中在心性上面下功夫。而心境的空靈,不滯於物則是他這個階段最基本的要求。而現在,連這個最基本的要求都……

「多歷世事,讓滾滾紅塵來鍛煉自己的心性,這難道不是你這次出來遊歷的目地么?方羽啊方羽,前些天勸燦叔的時候你說的不是很明白么?怎麼事到自己頭上,反倒迷糊起來了?」

警惕之餘,他的有些茫然的目光在又一次掃過腳下滾滾而去的大河時,忽然心中一凜,想起了當初踏破而來的燦叔,也想起了自己勸過燦叔的那些話,心裡一下子便在微微的悵然若失中,變的越來越敞亮了起來,最後,化成了一片明悟後的空明和圓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老莊有道,可那畢竟都是屬於他們自己的道,燦叔這些年來是否因他們,而從不曾找尋過屬於自己的道?

水無常形,世無常態。道若是,人心、世道又何嘗不若是?焉能以自己的善噁心和期望,而奢求世事人心皆順己意?來者不拒,去者不留,順其自然就好,燦叔你屢次險些入魔,便是苛求執著的緣故了吧……」

以上就是他當初在大河邊和燦叔交流時說過的話,當時他說的很輕鬆,但是燦叔的反應卻很難形容。

焉能以自己的善噁心和期望而奢求世事人心皆順己意?

嘿嘿,而今他才算是真正明白了燦叔當時的心情。

這大約就是人生路上,成長過程中必須付出的代價吧,這種痛並快樂著的複雜心情。

所以袁華一回醒,就聽到了方羽斟酌過的上中下三策,緊跟著就有了現在這好似送上門去的反常行徑。

這標誌著,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就在這一刻,方羽終於真正的覺醒,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