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八章

第八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乳白色的濃密霧氣在方羽身影掠起的同時忽然炸起!

沒錯,就是炸起。就像清冷的月光照耀下,半空忽然炸起了一個煙霧彈一樣,眨眼的瞬間,霧氣就已籠罩住了整個前方的天地。

而四周的氣溫,也像是忽然被這些霧氣給蒸騰了起來一般,正在迅速以常人無法理解的速度急劇升高。

伴隨著這一蓬霧氣炸開的,還有一陣陣若有若無的低沉聲浪。

飄忽不定的聲浪很淡,卻很綿長。就像天上地下,有無數個不用換氣的甜美嗓音揉合在一起吟唱著一般,混雜在這散發出淡淡甜香的溫熱霧氣里,籠罩住了這片天地。

方羽風一般的身影一進入這片迷霧,就發現了這其中所有的古怪。

先是原本靈動飄逸的身形像是被無數無形的絲線給糾纏住了一般,凝滯和緩慢了起來。緊跟著就在甜香入鼻,迷音入耳的瞬間,他發覺就像一下子跌進了雲淡風輕的白雲窩一樣,連整個靈神和六識也都出現了些微的動蕩和鬆懈。

這些說來話長,其實只不過是在方羽撲進這片乳白色迷霧的霎那,他神識中電閃而過的種種感覺。

當然,這種只有入門級別的東西自然不會給他行動帶來任何的影響,但是卻給他很的心裡。帶來了一份淡淡的好奇。

因為自他出道以來,各種霧氣和埋伏也算是見識過不少,但似乎全都明顯帶著攻擊傾向和種種暴力的特徵,還從沒遇到過這種類似迷惑性的霧陣。

「難道是另有企圖?有意思!」

方羽在心念一轉的瞬間,就已將風一般飛掠的身形凌空定在了白茫茫的霧氣中,而他早已籠罩四野的龐大靈神也全都收斂了起來,只留幾抹淡淡的神意鎖定在了那兩個施法人和身後的袁華那裡。

他一方面是想看看對方能玩出什麼新花樣來。另一方面,也是想借著這點功夫,仔細想想等下應該如何對付那位金老闆。

說起來,怎麼處置那位金老闆,才是他現在最頭疼的事情。至於他身邊這些修行人擺出的敵意和陣勢,對現在的方羽而言,還真沒放在眼裡。

自從近來得到洪荒璽,將它熔煉完成之後,這世上大多的修行人和一些特異的存在,早已脫離能給方羽做對手的範疇。

早先,光憑著天心燈,他就已經能和如老黑巫,太玄,紫薇宗主等那類傳說中的頂尖存在從容爭鋒,何況現在又得到了洪荒璽,還見識過燦和所謂大雷劫之後的現在?

所以眼前這少見的霧陣和隱於其中的施法者儘管敵意重重,可也還不至於讓他拋下袁華和昏迷的柯鵬飛來專門應付。

之所以過來,主要就是為了借這個機會,來好好想想怎麼對付將要面對的那位金老闆。

因為即便是他已經決定了插手的現在,一直以來比較困擾他的一個問題依然不曾完全解決。

特別是在面對對手可能是普通人時,這問題就顯得更加的困擾和難以解決。

那就是,以他的身份,他究竟憑什麼,要按照自己的標準去審判別人的對於錯和生與死?

對於那些做了惡事而又負隅頑抗的修行人或是一些異類,必要時候辣手施為,他自然沒什麼問題。

但是當面對一個普通人,或是一個就像之前的蝴蝶夫人那般,乾脆放棄抵抗的無賴修行人時,方羽不用對方提這個問題,自己就首先會在心裡為難和自問起來。

因為方羽心裡清楚的知道,這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已隱隱涉及到了一個很本質的問題。如果他不能很清楚的弄明白這個問題,不用說別的,首先他自己就無法安心。

俠以武犯禁,那只是個借口,並不是真正的理由。

如果光憑自己的實力和修為,或是普通意義上個人以為的善惡來處置別人的話,那他自己又和那些作惡的人又有何區別?

他其實心裡也明白,這樣死究這個問題,會很容易讓他遇事時陷入兩難的尷尬境地。

可他是修行人,這趟出來就是為了修鍊心性,如果連這問題都解決不好的話,那不如就老老實實的回家去好了,還修行遊歷什麼?

面對蝴蝶夫人的質問,他儘管不是很舒服,但還能找到理由和對付的辦法,但是面對上這個金老闆該怎麼辦呢?

方羽在等待對方施為的空里,心裡電轉,發覺想來想去,似乎只有交給官方這一條是最合適的正途。

可是交給官方的話,就能很快很順利的解決所有問題么?有了蝴蝶夫人這個先例之後,他也不無顧慮。

最後,他只能在隱於霧氣中那兩人的攻擊開始前的霎那,匆匆在心裡做出了個模糊的決定:「還是等證實袁華說的那一切之後再說吧,總之一切要是真的話,這次絕不能這麼輕易放手就是!」

「唰!唰唰!」

心念電轉間,幾乎就在這個決定剛閃過他心頭的同時,隨著霧氣中那兩個人手中接連飛出的那幾面三角小旗帶出的破空聲,原本白茫茫一片的霧氣中頓時就亮起血一般猩紅的無數道奇光。

隨著這無數道猩紅光芒而起的,是一片炎熱中夾雜著濃烈腥香的奇怪味道,與此相伴的,還有無數道猩紅光芒中響起的刺耳嘶鳴。

一眨眼的功夫,鋪天蓋地的猩紅色光芒帶著種種奇異的聲音和奇香就向停在霧氣中的方羽飛射了過來。

這一瞬間,連整個白蒙蒙的霧氣都已變成了一片炫目的赤紅天地。

「血獄赤幅?這種東西他們也會煉?」

方羽在這片猩紅色光芒乍現的瞬間,就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