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九章

第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鵬飛!」

一拐過門口的古老照壁,方羽首先看到的,就是燈火暗淡的院子中驚叫著向自己撲來的女主人。

「好快的反應!」

方羽心裡微哂,臉上的笑意也已斂去。而清冷的目光已落在了緊跟在她身後的那位中年胖子身上。

此時,這位金老闆的目光也正在向方羽望來。

很快,兩人的視線便凌空撞在了一起。只是很顯然,他們兩人誰都沒有用眼光較勁的意思。於是,又幾乎同時轉向了已抱住柯鵬飛的女人。

只是方羽的眼神中微帶著審視,而那位金老闆的眼神中,卻帶著明顯的失落和神傷。

「鵬飛,鵬飛,你醒醒,我是若雨啊!」

費力的搖晃著大半身體還在方羽臂彎里的丈夫,此刻早已淚流滿面的女主人呼喚的同時,還在拚命的使勁。

她想把丈夫接到到自己的懷裡。

可是昏睡過去的柯鵬飛那沉重的身體,又怎是她一個瘦弱的小女人所能抱動的?

此時,方羽已注意到她臉上的焦灼和傷心並不似做偽,而拚命想把丈夫攬到懷裡的舉動也很符合她做妻子的身份。所以他便也將心裡剛剛泛起的疑雲暫時放到了一邊,溫言勸慰道:「柯大嫂,別擔心,他沒事,只是正在恢復,所以一時還醒不過來。你給我帶路,我送他去休息就是了。」

「他真的沒事?」

女人試了幾次,都沒辦法抱過丈夫。人這才稍微冷靜了一些。總算有空把朦朧的淚眼投向了方羽:「方先生?」

「呵呵,是我。他沒什麼大礙,我該送他去那裡?」方羽笑著點頭回應。

「這邊、這邊,方先生你腳下小心……」臉色微微一紅的同時,她轉身便牽著丈夫的胳膊向主廳碎步急行了過去。

「若雨,我找人去醫院買東西。」

自方羽他們出現後,一直都沒開口的那位金老闆在女主人路過他身邊的時候,總算開口了。

「嗯,好的,醫院在鎮子東頭,那座兩層的小二樓就是……」

女人說話的時候都沒顧上看他一眼,只管領著方羽往主廳里走。

但是她身後的方羽,卻注意到了這位金老闆此時,變得越發黯淡了的眼神和嘴角閃過的那一抹抽搐。

臨進主廳的房門的前夕,方羽又回頭往了一眼。

正好看到將要繞過照壁的金老闆也正回頭往門口望來,眼神中一片的慘淡和神傷。

兩人的視線再次短暫一觸,照壁前的男子便飛快的低下頭,繞過照壁不見了。

方羽心頭剛剛放在一邊的困惑此刻又再次湧上了心頭,他越發覺得這場景中的人都有些古怪了。

剛才,他抱著柯鵬飛一進院子,才剛剛轉過照壁,以他的反應和眼力也不過才看到院子里站著女主人和另外一個人。而隔了十多米之外的女主人就已經呼喊著撲了過來。

這反應的速度已明顯超出了一個正常人應該具有的速度。

與其把這種超常的反應歸結於什麼女人的直覺等類的原因,方羽倒是更相信這全是因為她早已知道了來人是誰的緣故。

所以才會在第一時間,就做出這麼清晰的判斷和反應。

這也正是方羽在進來發覺後,心裡不是很舒服的原因。

自己丈夫在外面被人追殺,而且已到了門外不遠的地方,而做妻子的卻在家裡和追殺自己丈夫的主謀待在一起,兩三個小時內都沒有出來看看的意思……

對她這種不正常的態度,以方羽的教養和性格,自然是無法理解和接受。

所以進來了後,他不是很想搭理撲上來的她。

可她隨後的表情和那位金老闆的反應,卻又讓方羽發現事情似乎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樣簡單。

首先,撲上來的她能讓方羽清晰的感應到她心裡對丈夫的愛意和擔心,而金老闆眼中,那種明顯失落的反應也不像是裝的。

這證明,實際情況可能並不像自己所猜想的那麼不堪。

可是還沒等方羽把這種前後並不一致的感覺整理清楚,那位金老闆和女主人的對話卻又讓他發覺了新的問題。

面對渾身沾滿血污,明顯受了嚴重外傷的丈夫,做妻子的第一反應並不是追問究竟,也不是著急送他去醫院,而是要把他安頓在家裡……

這點或許可以解釋成作為妻子,柯大嫂知道自己丈夫身體的秘密,所以不想送他去醫院招惹是非。

可令方羽奇怪的,這麼隱私的秘密,又怎會被那位連柯小菊都不認識的金老闆給知道了?

聽他倆之間的對話,顯得非常的默契,連多餘的話都沒有。甚至金老闆連該買什麼東西都沒問過柯大嫂。

更讓方羽不解的是的,好歹之前吃飯的時候,柯大嫂已經知道自己是醫生了吧?可他倆要處置病人,卻根本就沒想起來問問自己這個醫生!

更何況柯鵬飛還是自己給抱回來的呢,這也太反常了吧?

從進了院子,袁華就一直都沒說話,其實院子里的幾個人也都根本沒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

現在看到方羽抱著柯鵬飛進了主廳左側的內室,他就沒再跟進去礙事。

而是選擇留在了燈火昏暗的主廳門口,留意起了院門口那處的動靜。

從看到那位金老闆之後,袁華所有的注意力便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剛才看到他找借口走出去,要不是忌憚著那位幾年前讓自己吃過大苦頭的黑瘦老喇嘛隨時要來,袁華當時就差點沒忍住也跟了過去。

總之,今晚來到這裡後,他總覺的現在這個明顯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