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章

第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巴彥上師,要不要進來喝杯熱茶?」

就在此時,清冷的月光下,小巷的夜空中忽然傳來了一把清朗的聲音。

「阿彌佗佛,既然是天心燈得主方施主殷殷相邀,噶瑪噶舉派巴彥敢不從命?」

深吸了口氣,精神一振後,碧眼中恢復了平靜的巴彥大喇嘛口中說著話,兩步就跨上了面前這個讓他剛剛還舉步維艱的台階。

巷子口,只剩下四個喇嘛和金耀華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金洞主,請吧!」

就在這時,將要踏進門洞的老喇嘛巴彥卻停住腳步,回頭招呼了一聲。

「你們四個繼續守在這裡,不要再讓任何人進來。」

金老闆應了一聲,匆匆留下這句話後,一溜小跑的跟著巴彥進了院門。

身後,現在只剩下了目送著他的四個喇嘛。

「金洞主,進去後看我眼色小心說話。」

金耀華剛追到老喇嘛背後,耳邊就傳來了巴彥喇嘛細若蚊吶般的聲音,連語氣都似乎有些急促。

他一愣,正要追問,卻只看到老喇嘛匆匆行進的背影。

「剛才不是贏了么?難道……」

他張了張嘴,卻最終什麼都沒再多說,只是快步跟了上去。

方羽是在老喇嘛那一聲天心燈的得主里猛地站起的,他還真沒想到,這個還沒見過面的老喇嘛居然會知道他的來路和底細。

難道是熟人的熟人人?

可自己之前在藏域接觸過的那幾位上師都不是噶舉派的大德啊,難道是今晚才查出來的?如果是那樣的,這就更有意思了。

居然這短時間裡就能查到自己的底細和隱私,有意思!

就在方羽尋思的時候,主廳左側的門帘一挑,女主人柯大嫂探出了身子:「方先生,是不是金老闆回來了?」

方羽一扭頭剛要回答,卻正好看到金耀華和一位身著白色僧袍,面容黑瘦乾枯的老僧踏進了房門。

「若雨,東西買來了!」

很顯然,剛進屋的金老闆也聽到了女主人的詢問,他在說話的同時,直接就奔著內室快步走了過去。

方羽沖老僧歉然一笑,扭頭問道:「柯大嫂要不要幫忙?我學過給病人扎針。」

「不用了方先生,我自己能行,耀華你幫我陪陪方先生,我自己來。」

接過金老闆手裡的那一大堆瓶瓶罐罐之後,女主人在歉然一笑中,又很快消失在了門帘之後。

剛才外面那麼大的動靜,竟沒能讓她問上一問!

方羽看到女主人這般模樣,便知道其中必有隱情。不過既然人家的意思是想讓他在這裡解決問題,那方羽也就不再客氣。

「上師好靈通的訊息,請坐!」

微微一沉吟後,一張口,他就準備直奔主題。

老喇嘛借剛才他們說話的功夫已經仔細打量過方羽。

但是現在的方羽身上,除了那雙眼睛顯得分外清亮之外,巴彥竟不能從他身上再發現任何其他的信息。

氣場的感應到了他身體周圍,就像是融入了空氣般的忽然失去了往日的靈動和敏銳,人明明就站在眼前,可感應的氣場卻傳來的是大相徑庭的結果。

那裡沒有人!

這讓他在聞聲合十見禮的瞬間,也由衷的嘆了起來:「方施主好深厚的修為,老僧拜服。請!金洞主,你先請!」

「上師你先坐,我來給你們添茶。」

女主人離開後,金耀華有些鬱悶的發現,此時此刻,他竟找不到可以插嘴的機會。所以只好悶悶的當起了茶小二。

方羽坐下後,並沒有再說什麼,只管靜靜的看著他忙和。

而老喇嘛巴彥坐下之後,也眯起了他的老眼,入定一般的沒有再多發一語。

寬敞的主廳中,氣氛很快就沉靜了下來。

而金老闆正在添茶的手,也不由自主的隨著氣氛一起沉重了起來。不過還好,此時他馬上就要添完茶了。

「金老闆,你準備如何處置柯鵬飛?」

方羽等他一坐下,也沒給他喘氣的機會,就直接開門見山的奔了主題。

「怎麼處置?還能怎麼處置,你不是都看到了么?儘快找到他,然後負擔他所有後續的生活和醫療費用,並支付相應的賠償金,等他傷養好了,要是還願意繼續來我這工作,就再重新給他安排個輕鬆點的位置。基本上就是這樣了。」

「就這麼簡單?那為何要一路從礦上追殺他到了這裡,而且還要帶人來家裡追捕?難道這也是你剛說的這番善後處理的內容之一?」

「誰說我派人追他是追殺他了?方先生你真是太,太冤枉人了!」

對話展開之後,金老闆明顯的鬆弛了許多,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開始變得生動了起來。

此時,綳大了雙眼的他看著方羽,擺出了一臉委屈和詫異以及憤怒融合在一起的複雜表情。

「哦?我親眼看到的,難道那不是追殺?」

此時此刻,方羽的臉上一片清冷,雙眼更是一瞬不瞬的盯著面前的中年胖子,語氣很是不善。

「方先生,你可能真是誤會了。唉,上師,這件事你叫我如何給方先生來解釋呢?真是……」

帶著一臉恍然後更深的委屈和為難,金耀華把頭轉向了一言不發的老喇嘛。

「阿彌陀佛!方施主,可否容老僧來做個解釋?」

老喇嘛很配合的睜開了眼,把他那雙碧色的眼眸轉向了身邊的方羽。

方羽一看,這也能有解釋?不由就被他們一唱一和的配合給氣笑了:「好,等我叫個人來一起聽你說!」

說完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