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呵呵!」

方羽的笑聲在另外三人的注視下顯得很突兀。不過奇怪的是,另外的這三個人卻都沒有開口問。

袁華是對方羽有信心,所以儘管不是很明白他笑的原因,但也相信肯定有他笑的道理。

而且,他懷疑方羽的笑,很可能就是已從剛才老喇嘛的這番解釋中,發現了問題,所以才會笑的這般開心。

因此,他只是滿心期待的等著方羽的下文,並沒有開口催促的意思。

而另外兩個人的表現,相對就要複雜的多。

老喇嘛巴彥黑瘦的臉上,還是那一片一如既往的沉靜,方羽略顯突兀的笑聲並沒讓他有太大的反應,最多也只讓他望向方羽的目光中,多了一份淡淡的探詢。

倒是今晚落座後,和袁華一樣,一直都沒找到太多機會開口的金老闆,臉上倒是浮起了明顯的詫異和微微的怒意。

但是被老喇嘛掃了一眼後,他張開的嘴又閉上了。不過,望向方羽的眼神中,不滿的意思也越發的濃重。

「上師好口才,不由方羽不信。看來說你們追殺柯先生,真是個大誤會了。」

笑聲一斂之後,方羽清冷如水的目光,就迎上了巴彥的視線。

老喇嘛巴彥聞聲微一眯眼,眼神中沒見絲毫的喜色,反倒多了一份明顯的戒意。

他不開口,並不見得別人就不開口。

金老闆一聽方羽說的這話,人就徹底輕鬆了下來:「本來就是個誤會……」

「方大哥?」

袁華睜大了眼睛,卻是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不過好在他到底還是個行家,所以才疑問了一聲,就已知機的住嘴了。

面前,一臉淡定的方羽和雙眼眯起的老喇嘛巴彥之間的對視,顯然並不像自己想像的那般輕鬆。反倒是房間里的溫度,在霎那間似乎已有了略略降低的跡象。

「該不會是要開打了吧?」

儘管依然是滿頭的霧水,但袁華心裡閃過這個猜測的瞬間,人還是不可控制的興奮了起來。

「咦?」

很快,還想繼續發泄不滿的金老闆也發現了方羽和老喇嘛巴彥之間的對視和不妥,微愣之後,還是知趣的先閉起了嘴巴。

「阿彌陀佛!看來方施主到底還是察覺了,不錯,這件事的確另有隱情,只是……」

就在袁華和金老闆各懷心思的目光凝視下,老喇嘛巴彥和方羽兩人之間的目光交擊足足僵持了有十五息那麼久。最後終於還是在老喇嘛的那份佛號聲里有了一個結束。

老喇嘛首先挪開的目光並沒有閃到別處,而是徑自轉向了一臉憋悶的金老闆:「洞主,那件事瞞不過方施主的法眼,現在究竟要不要說,全憑你來作主。」

「上師?」就像是猛然被當頭打了一悶棍似的,金老闆的臉上立刻充滿了驚怒莫名的表情。

「該來的遲早要來,這一點當初老僧就曾給洞主說過。而現在方施主不肯罷休,自然要你來做個決定。」

老喇嘛巴彥從把目光轉向金老闆以後,神情之間就沒了原先那種有些木納的沉靜,而是充滿了一種奇怪的堅定。

就連他原本瘦小的身軀,此時此刻也在一直看著他們說話的袁華眼中,也忽然變得似乎高大了起來。

這是一種說不太清楚的奇怪感覺。

不過袁華在發現這種變化之後,那顆原本就有些興奮的心跳得就更歡了。

但是等他把目光轉向方羽時,他那顆將要在胸膛內雀躍了起來的心頓時又安靜了許多。

因為方羽的臉上還是一如平時的那般淡定。

他清冷而又明亮的雙眸中更是看不到有絲毫的波動,完全沒有袁華想像中將要開打時的那種變化。

「上師……」

就在這時,略帶哀求意味的一聲呼喚,又把袁華的注意力給吸引到了金老闆身上。

只不過眨眼的瞬間,剛還滿面猙獰的金老闆臉上,已呈現出了一幅痛苦莫名的黯然表情。

不過,他和老喇嘛一樣,此時此刻似乎都已忽略了方羽和自己的存在。

這讓袁華很是不解,所以不由自主的又把目光轉向了沉靜若水的方羽。

方羽還是和剛才一樣,並沒有絲毫的變化。只管靜靜的坐在那裡看著他們,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阿彌陀佛!」

這時,面對金老闆的呼喚,老喇嘛巴彥只是低聲念了一聲佛號,連回答都省掉了。

霍然回頭,在老喇嘛的佛號聲里。雙眼似乎要噴火般的金老闆恨恨的盯著方羽瞪了半晌,這才在雙眼中的怒火被一股莫名哀傷所籠罩的前夕,澀聲說道:「方羽,究竟怎樣你才肯放棄插手此事?」

「很簡單,只需要一個能讓我相信的解釋。」

「要是沒有呢?」

慢慢地,就像是一字一頓般緩緩問出這句話時,金老闆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凄厲的凶光。

這一瞬間,這一抹凄厲的凶光,竟讓賣相原本頗為圓潤和善的他看上去顯得很有些瘋狂。

「也很簡單。不過我想那種結果,肯定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方羽回答的時候還是一臉的沉靜,並沒有因金老闆的神色變幻而有所變化。

「真的?」

「不信你可以試試。」

「上師!」

方羽剛才回答時,一點都沒有變化過的表情顯然讓金老闆受了更大的刺激。這一次,他幾乎是低吼著,把目光轉向了老喇嘛巴彥。

「阿彌陀佛,老僧說過了,全憑洞主作主。」

說著話,老喇嘛同時站起了身:「方施主,咱們到外面去?」

「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