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耀華,求求你了,就聽我一次,你趕緊回去吧。」

「若雨你別推我,我不走,我……」

「上師,趕快帶耀華離開吧,求你了……」

主廳里,靜靜坐著的方羽和袁華能清晰的聽到院子中女主人帶著哭腔的低低聲音。

方羽的臉色還像之前那般的平靜,這一刻,他似乎已成了局外人。

而袁華,幾次想要張口詢問的袁華,最後還是在院子中傳來的哭泣聲里閉緊了自己的嘴巴。

「謝謝!」

就在這難言的沉默持續了一會後,就在院中的那幾個人腳步遠去的霎那,方羽忽然開口打破了主廳內的沉悶。

「方大哥?」袁華倒是被他這句忽然的謝謝給弄的有些不解了。

「謝謝你的信任。」

方羽微微皺了下眉,這一下子就讓他臉上一直保持的若水沉靜泛起了別樣的漣漪。

「哦,方大哥你太客氣。」

袁華現在算是有些明白了,不過他還是不很明白方羽為何會為了這點小事,而這麼鄭重其事的道謝。

「剛才,其實我心裡一直都在猶豫,你的信任讓我找到了答案。這對我很重要。」

方羽說話的同時,微皺的眉頭也緩緩展開,而他的臉上,也再度浮起了淡淡的笑容。

只是這一刻,他臉上的這一抹笑容要比之前出現的那些笑容,要顯得更為生動和真實。

「猶豫?答案?」

耳中傾聽著遠處越來越遠的腳步聲,袁華的大半注意力卻依然還是被方羽的話給吸引住了。

「嗯,一個很大的猶豫,因為我剛才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不過現在已經不是問題了,呵呵。」

方羽笑了笑了後,顯然不準備再就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別擔心,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廟。再說距離又不遠,你還怕我們沒時間么?」

「方大哥,你的意思是?」

袁華從方羽淡淡的語氣中聽到了更多的東西,人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原本,跟方羽的邂逅以及事件的突發性,讓他一門心思的就想著在這裡解決問題,因為那樣要省事的多,所以一直都在希望方羽馬上出手。

而方羽忽然間有些奇怪的沉靜,也讓他在竭力讓自己繼續信任和等待的同時,也不可避免的有了一絲淡淡的失落和疑心。

那位金老闆,除了身邊有老喇嘛巴彥這樣高明的修行人保護之外,更令人忌憚的,是他在當地雄厚的實力和影響。而袁華他們可以依仗的,卻只不過是自己的修為和一點點的堅持,所以他自己也很清楚,若是今晚就這麼輕易的放走這些人,以後再想找到這麼好的下手機會,那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可他也沒辦法太催方羽。

因為原本,他這次和清風背後算計方羽這事就做的有些不講究,可以說方羽是硬生生被他們給拖進這個麻煩里來的。所以他難免有些不自信。

而方羽剛才那陣子忽然的沉靜,以及剛剛這麼輕易的放走目標,更加深了他的這種不自信。

不過還好,方羽剛才的這句話一下子就把從他從剛才的那種失落和不自信中給解放了出來。

因為他聽的出,方羽剛才這話的意思,竟有直接去對方老巢清算的意思。

哈哈哈,如果是這樣的話,又焉能不讓他興奮和激動呢?因為這樣的結果,大大的超出了他原本的預期啊。

「先聽柯大嫂的解釋,如果她也解釋不清楚的話,咱們就直接去礦山自己查。」

果然,方羽的回答驗證了他的猜想。不過也同樣引起了他新的疑慮:「去礦山自己查?這恐怕很難,估計那些知情的當事人早就被他們給遣散了,咱們自己去查……」

「呵呵,虧你還是修行人。難道沒人就真的查不出來么?」方羽淡淡一笑,也不去管袁華瞪大了的雙眼,而是直接從兜里摸出了手機,開始撥號。

手機很快就接通了,很快就傳來了一個男人有些驚訝的聲音:「方羽,你怎會這麼晚打我的電話?難道……」

袁華在傍邊聽的很清楚,他能很輕易的就分辨出來,電話那頭的男人語氣上明顯變化。

他躊躇了一下,站起身準備避到院子里去。

「一哥你還沒休息?

方羽說話的同時,示意他不用出去。於是他又坐下繼續等方羽打打電話。

他不是很清楚方羽究竟在給誰打電話,但是心裡隱約的猜到,可能和自己這件事有關。

而此時,送金老闆他們離開的那位女主人還沒有回來的跡象。

「剛準備睡呢,不過接到你這個電話之後,我是一點睡意都沒了。別繞圈子,直接說吧。不要讓我心驚膽顫的在這裡瞎猜。」

方羽拿著手機,聽到電話那頭的一哥說的這般直接,也就不再客套:「一哥,如果方便的話,儘快趕來懷西鎮,我需要幫助。」

「你需要幫助?」

驚訝之後是短暫的沉默,方羽也不催,就靜靜的在那裡等著他回話。

之前,他異樣沉靜那會,的確是在心裡猶豫。猶豫該不該給一哥打這個電話。

實際上,遭遇了今晚這件事,並且決定了不再迴避之後,方羽心裡一直都在琢磨,如果查實,最後自己該如何處理才最合適。

出來經過這麼多事之後,他的見識早已成熟了許多。和一心想要暴力伺候的袁華不同,他首先想到的,是不是可以儘可能的避免暴力來解決此事。起碼,避免用自己私人的暴力來解決此事。

否則,就算是有了一個看起來痛快的結果,但實質上